今天,11月2日早上突然传出,还处在立案侦查阶段、备受媒体和广大网民关注的河大“飙车案”,目前已遭到中宣部封杀,禁止中国国内媒体再报导;受害人亲属的代理律师张凯被要求中止对此案的代理。陈晓凤家人今天则被告知:重新检验尸体,案子走民事赔偿方向。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微博透露:河大“飙车案”相关内幕,10月28日许多中国媒体收到如下通知:“请各媒体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强内部管理,严格执行宣传纪律,规范新闻资讯来源,确保不再炒作河北大学交通肇事案、凤凰少女跳楼、副市长玩弄京城女记者、所谓‘血房地图’等负面和虚假新闻。请认真遵照执行。”

当局向代理律师及受害人亲属施压

受害人亲属的代理律师张凯,在接受海外记者采访时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他现在还不想接受采访,他怕接受采访会激化矛盾。他说:“律师所主任要求我停止代理这个案子,目前我会继续代理。”

他还表示,对目前交警提供的车速鉴定书有疑问,他马上要申请重新鉴定。他说:“它是谁鉴定的,怎么鉴定的,鉴定的程式是什么?这些都不知道,只有一个结论。”

陈晓凤的哥哥陈林也说到:“张凯律师还没有说解除代理。现在这种环境下,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至少我们还在坚持。但是受到的压力确实很大,包括律师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据了解,昨天陈林的住处,来了保定和望都县的两位交警,告诉他们说肇事方要求解剖尸体,查清死因。要他们立即答覆,同意还是不同意。陈林说:“我们不同意,他们就提出赔偿数额,说让我们不要错过机会。今天那两人来了就说尸体重新检验,没有再提解剖尸体。”

张凯律师说,车速没有鉴定出来之前,就进行解剖尸体,是不利于车速鉴定的。他说:“因为它会破坏尸体,尸体被破坏了,车速还能不能鉴定出来呢?会不会影响到这个鉴定呢?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律师呼吁:破除封杀 不合作

北京律师金光鸿对中宣部的禁令有两点分析:“一方面,对新闻封锁、舆论导向,他们一贯就是这样,认为一切会危及到他们政权的新闻事件,他们都会封杀;另一方面,有关河大‘飙车案’尽管封杀了,但也可以看出中宣部这个体制内的一些官员,是官官相护的,任何会挑动他们领导地位、权力的,都要封杀。”

他说,其实这样做很愚蠢。你越封杀,老百姓越有兴趣,还不如放开新闻管制,让言论自由有个管道通畅,是真是假让老百姓自己去辨别。他指出:“‘’这个事件,它实际上是体现在老百姓对中国权力章程的霸道和傲慢相当的不满,权力肆无忌惮,(老百姓)不满没有制约。”

广州唐荆陵律师也指出,群众真正关心的一些问题,特别是涉及到人权这方面,涉及到贫富之间的冲突或者权贵与民众之间的冲突,他们都是刻意的去掩盖的,这是喉舌媒体的一贯做法。

他表示,现在主要是体制内的一些记者、编辑也开始不合作了。他说:“在这种不合法的、损害人民权利的禁令下,会有比较勇敢的记者、编辑不合作,他会把这个事情报导出来,这样我们比较容易看到这个非法权力的运作,是如何蒙蔽人民的眼睛的,可以看到这个过程。”

他呼吁,要继续扩大这种不合作的力度,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坚持去传播真相,坚持向人民去传播这个社会资讯,让大家知道这个真相,并且要更进一步的去了解更多披露出来的资讯,才会对这个事情有帮助。

事件回顾

10月16日晚21时40分许,河北传媒学院08级播音主持专业学生李启铭,开车在河北大学校区某超市门口撞倒两名女学生后,不但没有停车,反而逃离现场,继续开车去接女友,返回途中被学生和保安拦下。

李启铭下车后没有丝毫的歉意,却口出狂言:“看吧,我车刮的!我爸是李刚。”后经证实,肇事者爸爸李刚是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

第二天事件中,一名叫李晓凤的女生经抢救无效死亡。网友称这事件为“李刚门”,也叫河大“飙车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