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我爸是李刚”已经风靡神州大地,广大热血青年纷起效尤,先有“我认识季叔,谁也动不了我,信不信我整死你”,继有“我爸是黑社会”,再有邯郸宝马车撞人后车主宣称邯郸市公安局局长李桂洪“是我叔”。、李桂洪都还有一个姓李的爸,估计更是个狠角色,没准就是李德胜、李莲英之类。

作者:庞佐

日前上网,忽然在郑渊洁博客中读到一段“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式的显摆家世的文字:

我的外祖父刘润甫是中医。祖籍中国浙江绍兴。其父因医术高明被皇帝钦点举家迁京。清朝终结后,医术传给儿子,在民间行医。我读小学二年级时,一次外祖父对我说他给胡适看过病。我问胡适是谁。他压低声音说是原先的北大校长。文革中,外祖父被批斗致死。

令我心生无限感慨的是老太医之子、一个老江湖郎中的自豪感。按说父亲是御医,纵使流落民间,即便不如张悟本、李一般红火,但是,过手几个权势熏天的达官贵人那是一定的,可是,老人家发自内心的骄傲,还是“给胡适看过病”,——给“北大校长”的胡适看过病!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自豪?

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一代代,很难想象“我的朋友胡适之”这句话中蕴含着什么了。但是,我们有幸,能够亲身体会、领悟“我爸是李刚”这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宣言的战斗性、革命性力量。

——但凡有点语言感悟能力的人都能体会出,万恶的旧社会最显摆的“我的朋友胡适之”这句话是何等假惺惺的温文尔雅,而“我爸是李刚”这种革命群众最喜闻乐见的语言是多么斩钉截铁、立场鲜明,多么具有张力!

据新浪网友“吴伟津”说,胡适的思想领先同时代人50年,领先当下100年。庞佐看到他的这个谬论就笑了——这帐怎么算的?要是领先同时代人五十年,那么,至少领先当下111年了。60花甲,61年过去了,可历史并没有给我们来个简单的轮回,三根光棍“1”,胡适还是独一无二。

有人说,21世纪将是胡适的世纪,可是,我说扯淡,“胡适之”早在一个干支轮回前就已经注定了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曾经属于他和他那个时代的荣耀的“我的朋友胡适之 ”,已经在新中国得到了革命性的转换。首先是句式上的进化,清晰明确取代了含混暧昧;其次是对血浓于水的亲情的张扬,对“孝道”的发扬光大,对“胡朋”狗友的断然舍弃,立场坚定,界限分明。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取代“胡适之”的,就是那纵横燕赵大地的名捕“李刚”!

据说,“我爸是李刚”已经风靡神州大地,广大热血青年纷起效尤,先有“我认识季叔,谁也动不了我,信不信我整死你”,继有“我爸是黑社会”,再有邯郸宝马车撞人后车主宣称邯郸市公安局局长李桂洪“是我叔”。李刚、李桂洪都还有一个姓李的爸,估计更是个狠角色,没准就是李德胜、李莲英之类。

——真无聊!其实,只看标题,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还在这儿想着什么鬼修辞,还想着什么反讽,多余!

我嗜痂成癖么?天性逐臭么?

谨以几段网上摘抄文字“忆苦思甜”,纪念当今这个伟大的时代——

我现在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他虽已长眠地下,但是他那典型的“我的朋友”式的笑容,仍宛然在目。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个笑容,却已是50年前的事了

……

我同适之先生,虽然学术辈分不同,社会地位悬殊,想来接触是不会太多的。但是,实际上却不然,我们见面的机会非常多。他那一间在孑民堂前东屋里的狭窄简陋的校长办公室,我几乎是常客。作为系主任,我要向校长请示汇报工作,他主编报纸上的一个学术副刊,我又是撰稿者,所以免不了也常谈学术问题,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待人亲切和蔼,见什么人都是笑容满面,对教授是这样,对职员是这样,对学生是这样,对工友也是这样,从来没见他摆当时颇为流行的名人架子、教授架子。此外,在教授会上,在北大文科研究所的导师会上,在北京图书馆的评议会上,我们也时常有见面的机会。我作为一个年轻的后辈,在他面前,决没有什么局促之感,经常如坐春风中。(季羡林《站在胡适之墓前》)

以下摘自《百度词条》——

红歌:《我爸是李刚》(改编自《我叫小沈阳》):横行路中央,轿车轻飞扬,黄土地养育了咱那霸道的爹娘……我爸叫李刚,大名鼎鼎的李刚,李是李世民的李啊,刚是金刚的刚……

诗词、灶具:

天生我材必有用,因为我爸是李刚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见女友把命催,醉驾撞人咱不怕,李刚就是我老爸。

武松过酒庄,三碗不过岗。小二劝不住,连喝十八缸。执意过岗去,掌柜心慌慌。途中遇白虎,血盆大口张。无奈退三步,两眼泪汪汪。手无利兵器,四周没人帮。冲虎大声喊:我爸是李刚。老虎方寸乱,落荒而逃亡!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李刚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不知道我爸是李刚

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我爸是李刚

床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

老夫聊发少年狂,我爸爸,是李刚

试问卷帘人,却道我爸是李刚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我爸是李刚

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我爸是李刚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我爸是李刚……

我爸是李刚,你值得拥有。

我爸是李刚,洗洗更健康。

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不是所有爸爸都叫李刚!!!!

借问老爸何处有,牧童遥指是李刚。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五个字:“我爸是李刚”。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是否有我爸李刚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不知我爸是李刚。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我爸是李刚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是李刚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我爸李刚。

人间正道是沧桑,我的爸爸是李刚。

春风又绿江南岸,我爸何时是李刚

卿本佳人,爸是李刚!

横行路中央,轿车轻飞扬,黄土地里养育着他那霸道的爹娘!可怜草民女,花魂散校场,天塌下来有人扛,因为他爸叫李刚!

有一种忧伤,叫做李刚,在朦胧的夜里,我听见那声呼喊,我爸爸是李刚还有那呼啸而过的马达,凝结在空气中的微凉血,触目惊心的血,一个生命在他身后飘散然而,他,只留下了那个名字,我爸爸是李刚…… 不要问他为什么这么猖狂他绝尘而去的身影,说明了一切的原由他的爸爸,叫做李刚……而那花季的生命,将如何面对上苍?如何向神,解说她的凄凉?只因为他的爸爸……是李刚?神说,孩子,这是你注定的冤孽因为他的爸爸是李刚。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豺狼,

野茫茫,天苍苍,有只豺狼叫李刚,

副局长,势力强,家中就有五套房,

有亲属,在朝堂,眼中百姓是牛羊,

父跋扈,儿猖狂,开车好似马由缰,

撞人死,致人伤,河大肇事去扬长,

禁言令,出院方,学子正义不能张,

校长助,权媒帮,背后交易很肮脏,

万人讨,始心慌,流下鳄鱼泪两行,

伪道歉,假断肠,受害家属更悲凉,

世风下,少贤良,人间处处有李刚,

幸网友,有敢当,杀声阵阵打豺狼!

我爸是李刚

老子副局长,儿子更嚣张。

飞车一百迈,横行路中央。

艺低人胆大,一死一重伤,

入学仅三月,尸骨今还乡!

肇事欲逃跑,众怒围不慌,

只惜车撞坏,不提死与伤。

闻听众皆怒,言激志更猖:

老子副局长,北市区李刚。

尔等奈我何,自幼霸一方。

学校欲封杀,警方控现场。

学子实无奈,求助于网上。

网友皆转载,舆论压力强。

人渣何日灭,正气得伸张。

人死不瞑目,亲人皆断肠。

【江城子·我爸是李刚】

公子聊发少年狂,喝美酒,会女郎。迈腾飞驰,校园任我闯。铁骑横扫两姑娘,一惨死,一重伤。

屁民性命似草芥,只可惜,车剐伤。扬长而去,竟有人拦挡。莫非尔等眼无珠?我爸爸,是李刚!

【古龙版·我爸是李刚】

上弦月

燕地微寒

这样的日子本不适合杀人。事实上小李也没打算杀人。

但你绝不能低估小李杀人的能力。衙内团每一个杀手都不能低估。

衙内团,近年来江湖上最令人胆战心惊的一个杀手组织。自胡斌在临安闪毙谭卓之后,杀手团便声名鹊起。

那一战,胡斌仅仅用了七十码就为谭卓画出了一个美丽的弧线。这道弧线后来被百晓生描摹下来后分别送给李寻欢和西门吹雪,这两个杀手都反应居然惊人的一致:沉吟半晌,然后一声长叹,分别毁掉了刀和剑。

百晓生于是毫不犹豫的在兵器谱的第一名摆上了,车。

小李自然也有车,车在脚下,冀Fwe420今晚注定要创造历史。哪怕小李并不是刻意去创造,这就是衙内团的可怕之处,他们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杀人于无形。

事实上小李今晚只想找姑娘,最好的姑娘,最迷人的笑声自然只有校园里才有。

小李的车当然也在校园,车在脚下,笑声已在心中荡漾。

再过几分钟,笑声便可在身边荡漾。

忽然,小李皱了一下眉头。车窗前面出现两幅滑板,上面是两个姑娘。都是花季,却不是小李心中的姑娘。

小李瞥了一下嘴,驱动油门,八十码。

两幅滑板飞了出去,一样的弧线,一样的几十米的距离。不同的是小李比小胡更加辣手,因为小李的后轮毫不犹豫的压过了弧线的尽头。

小李心中依然是自己的姑娘,几分钟后自己的姑娘已在身侧。

只是有几个不识相的保安拦在车头。

保安?小李轻声笑了笑,按下车窗,只说了一句话:“我爸爸是李刚”。

李刚,保定府六扇门捕头!

【古龙版】2

夜,很冷。

灯,很暗。

带血的车轮,从人群的侧边滑过,没有停下。

一个同学,也只有一个同学,发现了它。

他纵身扑了上去——好快的身法。

只有愤怒的人,才有这样快的身法。

但滑过的速腾更快,快得同学的手,只能敲打到后备箱。

车没有停下,也许它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停下。

——它无所畏惧。

门口。

保卫扑了上来。

准确,快速。

速腾没有躲闪,也许它根本就无须躲闪。

因为对死人是不需要躲闪的。

保卫左脚踏在汽杠上,纵身飞起。

但速腾的前面,是关了的校门。

铁的校门是不会对汽车躲闪的。

速腾停了下来。

门打开。李启铭走了出来。

他像他的车一样无所畏惧的站着,用他浑浊的眼睛,轻蔑的看着涌来的同学们。

他喝了酒,但这不是个一般的酒鬼。

他没有武器,但他本人似乎就是江湖上最历害的武器。

他那么镇静,映着清冷的灯光,仿佛那是一片夕阳。

同学渐渐靠近。

他还是没有出手。

一个同学终于纵身上前。

李启铭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犀利。

质问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好静,死一般的寂静。

他依然没有拔刀,因为根本就不需要拔刀。

死静中,只见他冷冷的说道。

我爸是李刚。

——好冷的声音,好霸道的李刚。

同学猛的退后,倒在地下。

好快的李刚老爸,快得像闪电。

没人看到同学是怎么受伤的,也许能看到这个李刚老爸杀人的人,在江湖上都已经死亡了。

——灯光依旧亮着,照在同学们脸上,像抹着一层死亡的残血。

没有人能知道他们还有谁能活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