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来源:2010年11月25日 《南方人物周刊》

上一次扔过来的是一把轻飘飘的五毛纸币,它仅具象征意义,对于一个人的身体来说,是无所谓的。而这一次飞向伍皓的,则是一只实实在在的瓷器质材的“杯具”,不是纸杯。上一次,是在京城的公共演讲场合。在文明政治概念里,演讲是政治人物面对公众的正常方式。就如同他们被人扔去象征不满的东西,或者献上象征赞赏的鲜花,同样正常。而这一次,却是在他做官的地盘,在一个私人场合,杯具飞向了他。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却是在看上去并不过分紧张的气氛下发生的,而且是事先张扬的。知名网友五岳散人提前两天在微博上向伍皓公开发招,说他要到伍皓那里来参加一个网络活动,“你戴上头盔吧,老子一定拿顺手的玩意砸你脑袋上,不开了你丫瓢儿誓不罢休。让你这傻逼跟我牛逼。”

这个网络活动跟官方没有关系。作为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原本没必要去。他也是跟五岳散人同时接到主持人通知,问去不去。伍皓则在微博上回应五岳散人道,一定去,因为“不能重色轻敌”。此话联系到上一次的“扔五毛事件”,伍皓在微博上写道:“曾以扔五毛纸币向我示爱”的某女士,邀请去上海召开“中文网志年会”,时间也正好是这两天,他已先期答应了。

晚上,网友们正在茶聚的时候,伍皓赴约,由他的夫人开车护送。夫人对熟人示意,她“带了菜刀”,要在“脑袋开瓢会”上保护老公。伍皓叫夫人坐在大门外的车里等他。他当然不以为这是一次决斗。但后来掷向他的,确实是一只扎扎实实的杯子。对此,伍皓在微博上写道,“杯具”的是,杯具一点都没有伤着他。并调侃五岳散人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指“扔五毛示爱”的女网友),由此消解这个场面“能指”的意义。

现场的情况是,伍皓到来,就近坐下,有掌声,总的属于任何一个朋友到来都应该得到的礼节。看起来,被网络成功训化过的人们,对政治权威确实看得比较淡然。网络舆情专家祝华新先生认为,云南的官员和网民关系的“先进性”居全国第一。不言而喻,这是伍皓致力营造的小气候。

主持人向伍皓介绍网友,轮到五岳散人,说,这是你的“敌人”某某某某。大家一笑。伍皓讲话,语调平缓。他刚讲完,突然一个异动,即杯子掠过空气和接触到另外的物体的声音。伍皓稳稳地坐着,没作表示。空气在短暂的凝固之后恢复过来,是五岳散人发话,挥动和指点的手势,间以“他妈”的话把。大约一两分钟以后,笔者瞄了一眼伍皓,觉得他脸上的颜色,应该解释为强烈克制着某种激动而少血。

五岳散人先生以压倒性的凌厉语气对伍皓说话。这不是平等的“对话”。而伍皓默默地听着,然后耐心而低调地解释,其中把自己大学开始的过往,都简略地交待了一遍。五岳散人最后说,他这也只是一种表示,不是想把伍皓丢翻。但可以设想的是,杯子要是碰着头,后果仍然是严重的。对于这样的担心,有人哈哈大笑:你要相信伍皓个子小,身子灵活,一定躲得过。真令人晕倒!现场有人认为,杯子并不是落落空,而是落在伍皓的肩膀上的。诚如此,那伍皓就更叫“稳得起”了。

对于这些跟伍皓同年代出生的,或者更年少的在网络上呼吸的一代青年来说,你作为一个官员既然把自己亮出来,我们就按诚实的一般标准要求你!他们把所有关于体制的追问,都集中到这位有机会坐在一起的官员面前。

无论杯具是否扔得准确,都是一个杯具。根据人之常情,伍皓应该为这样的遭遇感到难堪。但这却是他自己找来的!他可以不采取这样的公共姿态。他任何时候改换姿态都来得及。而全国众多跟他同样级别的、做同样工作的官员,不能说是否严厉管制媒体与网络,如果不无端打击和训斥记者,就算比较不错了,哪有耐心和可能在网上去挨板砖,在网下接杯具。而他们似乎都过得比伍皓更自得其乐。

在扔“五毛”事件后,笔者评论道,这不失为一种“文明的扔法”,而扔出一种可以在瞬间产生剧烈冲击气浪、并携带比重很大的固体物体,才是“杯具”。那么,扔“杯具”以后,又扔什么呢?

从政治发展的趋势来说,未来的官员必须更加普遍地直接面对公众。伍皓只不过在春江水暖之前试了一下水。这确实令人尴尬。那么,当直面公众开始在中国成为官员的必修课的时期,他们是否会经历更加严峻的考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