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的政治投机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 薛涌
去年底,韩寒以《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博文大噪媒体,似乎要引起二十一世纪中国一场空前的思想论战。追捧韩寒的人,当然也对赞誉之词毫不吝惜,频频称这位年轻的赛车手登高一呼、足以让整个中国思想界汗颜,甚至有把韩寒和鲁迅相提并论者。可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韩三篇”已经鲜有人提起。占据网络的,是关于“人造韩寒”的争议。这一争议在春节期间达到高潮。韩寒向法院提出诉讼,以自己的原稿为证,要求不断写文章指称他的文章可能由他人代写的方舟子当庭对质,索赔10万。后来立案一天即撤诉,一个多月的戏剧也许暂告一段落。
对于那些期盼着一个新思想家诞生的人,大概我本人也包括在内,这样喜剧性的发展未免有些扫兴。韩寒本来是位大众明星、青年偶像,近年来的文字多有些社会批判。深浅不说,这似乎显示着他正在向思想领域转型。“韩三篇”也立刻引起震撼,每篇在韩寒博客上的点击就超过百万。虽然“韩三篇”没有原创性思想,但至少引起了激烈的辩论。如果韩寒是个认真、爱思考的人,本应该就这些辩论中对他的批评一一作答。但是,他选择了用自己的全部精力去和“人造韩寒说”这么一个娱乐性的主题去搏斗。
如今韩寒宣布对“人造韩寒说”不再答复,官司似乎也要不了了之。这场网络娱乐也许即将结束。但是,“人造韩寒说”直指的两个问题则是思想界必须面对的:韩寒是否诚实?韩寒是否是造神的结果?这些在“韩三篇”中都有所体现。这里不妨逐一分析。
“韩三篇”开明综义讲述了写作的缘起:“最近翻看了很多问题”、“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虽然文章本身的语言闪烁模糊,但大意还是很清楚的:中国不能有“革命”,以当下中国人的素质,也不适合什么民主。再查日期,第一篇发表在2011年12月23日凌晨6点。众所周知,当时大家关心的是乌坎。这也是当时公众意识中最大的“群体事件”。12月23日正好是局面转危为安的关键时刻。可以说,韩寒写作当然在此之前,乌坎的前景依然模糊不清。他的文字,即使对乌坎这样的“群体事件”没有旗帜鲜明地反对,至少也是风言风语、很是不屑。想不到,“韩三篇”刚一贴出,乌坎事件和平解决,村民在整个过程中体现出来的理性和“素质”,受到广泛的赞誉。乌坎对于解决中国的社会冲突提供了可贵的模式。这对韩寒来说,似乎是个“站错队”的尴尬。
根据我的记忆,韩寒事后很快出来若无其事地说,“韩三篇”早已写就,因故推迟到年底。言下之意,这并非针对乌坎事件。但许多评论家指出,韩三篇中拿哈维尔大做文章,和年底哈维尔去世的大新闻有关。其辩护者则称:事先写好的文章贴出前也可以改嘛?可惜,这三篇是以“最近翻看了很多问题”开始。如果根据时事的发展加入那么多内容,举手之劳地说明一下本是作者的义务。事先不说明,事后却赶上来解释,这就使人对韩寒的思想诚实大有疑惑。
其实,“韩三篇”并非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一些自由派人士出来骂韩寒“五毛”等等,确实也很过分。韩寒还年轻,过去一直专心于赛车、写小说、或唱歌等等,刚开始思考民主等等大问题,偶尔判断失当有情可原。然而,在韩粉们看来,韩寒就是尊神,怎么可能有错误?!通俗文化的偶像,受到这样的大众崇拜本是常情。可哀的是,中国思想界知识界的许多人,也都争先恐后地投入了这种造神追星的运动中。我看了“韩三篇”后,觉得其其思想太陈旧,甚至还有所谓捷克没有普选这类的硬伤,于是在微薄上“多了句嘴”,劝韩寒“多读书”。刹那间就被韩粉的唾液所淹没:“你怎么知道韩寒读的书没有你多?”
这就把偶像逻辑演绎到了极致:就算我读书比韩寒少,难道不能劝他多读书吗?难道捷克有没有普选,不是稍微多读点书就能解决的问题吗?我一向以“反智”自许,当然不觉得读书人一定有什么高人一等的智慧。民主不是“书主”,并非一定读书才能谈。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谈一些通过书本知识才能知道的事情,是否应该事先读读相关的书呢?韩寒对待这样的问题,似乎和他脏话连篇的粉丝并不拉开距离。以下居然就是他写下的文字:“正如同刘瑜老师所说,才读了几本书的人通常是最喜欢叫嚷和笑话别人读书少的,而真的读了很多书,便能会学会谦卑和宽容。”“ 他们看不起我,我不是那么正派的读书人,搞学术研究的,所以没资格谈民主自由。理论上我看的书肯定要比普通老百姓多,你既然看不起我,那肯定就更看不起老百姓,但是又要拉老百姓过来做后盾。所以说,他们本质上是很矛盾的。”
人家劝你多读读书,怎么就成了“笑话”你、“看不起你”?如果你真诚地想探讨真理,别人指出你因为没有读有关的书而犯下的很基本的错误,改正就完了,再有好奇心的话就探问一下该读什么。我们不都是这么提高的吗?顺便说一句,我们这些读完博士的书呆子,写博士论文时经常有教授有批语:这个问题讨论得太肤浅,阅读不够,某某的某某著作需要看一下,等等。这是很例行的学术讨论,你如果求同学来阅读提意见,人家也可能这么说。这里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更没有摆自己比你读书多的架子,不过是就事论事帮助你而已。但是,韩寒没有一点承认错误的意思。似乎他关心的不是对错,而是自己算老几。其实,搞明白“直选”、“普选”这种概念, 只需上网查查即可,或公开在博客上向网友请教,几个小时后就会有答案。难道韩寒对上百万人阅读的文字中这样的细节硬伤也觉得不值得搞清楚或者更正一下?难道这不比别人是否看得起自己更重要。
“人造韩寒说”是娱乐界的事情。“韩三篇”则闯入了思想界。在思想界的问题被娱乐界的轰动效应压倒的氛围中,我觉得有必要再检讨一下“韩三篇”。“韩三篇”在思想上的陈腐和幼稚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我们每个人都写过许多陈腐幼稚的文章。思想的进步,往往是通过回应别人的批评而不断对自己的陈腐幼稚进行更正的结果。可惜,思想界的许多人已经不自觉地变成了追星族,成了韩粉。韩寒也似乎觉得自己不能认错,觉得自己的包装、面子比自己思想的内容和思想的提高更重要,乃至试图通过“修改”文章写作的日期来掩盖自己的错误。这种政治投机心态不改,我们很难看到韩寒的进步。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天益专题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061.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