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在王立军事件爆发后,忙中抽闲到云南视察属于成都军区的第14集团军军军史陈列室,一时轰传海内外,成为薄熙来要搞兵变割据的一大罪证。且不说与军队素无渊源的薄熙来是否能调动部队,也不说14军这支早已被降格为乙种部队的集团军就算听命于薄熙来,能起多大作用,这里就说说14军到底是支什么样的部队。

 14军的前身是山西新军的部队,这支部队的主要创始人就是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1937年8月1日,在山西太原国民师范学校成立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1总队(即山西新军),同年10月,扩编为决死第1纵队,鲁应麟任纵队长,薄一波任政治委员。1939年晋西事变后,薄一波和牺牲同盟会把新军全部交给了八路军,属八路军总部建制,后来又被编入八路军太岳纵队。解放战争期间,成为陈赓、谢富治指挥的陈谢兵团的一部分。淮海战役结束后,又被合编为第14军,其番号沿用至今。

 14军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并不算特别出彩的部队,比起那些井冈山苏区起家的老资格,其抗战才诞生的历史也不算悠久。但是自从1950年进军云南之后,长期在滇西边境剿匪作战,1959年入藏平叛,1960-1970年期间参加抗美援越,是解放后少有的一直在打仗的部队,尤其是1979年对越作战,14军得其云南地利,作战时间最长,因战功卓著而涌现出来的高级将领颇多。

 除了现任总后勤部长廖锡龙上将,还有曾任北京军区司令的朱启上将,现任沈阳军区司令张又侠,前成都军区副司令兼西藏军区司令蒙进喜,前广州军区副司令兼驻港部队司令王继堂等都是14军成长起来的。应该说14集团军在现今的解放军里算是个颇有实力的山头。这当然和邓小平,薄一波和江泽民的长期支持分不开。

 由于14军的多是山地丛林部队,适合边境小规模作战,不便于重装,因此在军队转型中被降格为乙种军。其同样隶属成都军区且驻扎重庆的兄弟部队第13集团军则是成都军区唯一的一支重装甲种集团军。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薄熙来真要搞政变搞割据,他要拉拢的该是重庆的主力第13军,而不会舍近求远到云南去找属于弱旅的第14军,这个逻辑上说不通。

 不过,文革时,由于14军地处偏远,又在边疆,受文革波动较小,因此一干军队大佬纷纷把子女送去参军。因此,当时的14军一度“公子”成群,其中最著名的号称“四大公子”,他们是:大将陈赓的儿子陈知建;开国中将唐天际的儿子唐双津;谭甫仁中将的儿子谭半兵;和张宗逊上将的儿子张又侠。其中,唐双津战死在平息云南回民叛乱的战斗中;谭半兵早早退役;陈知建2003年在重庆警备区副司令任上退休,只有张又侠因对越战争的军功在军内获提升,现官拜沈阳军区司令,是当今中共陆军中最著名的猛将,被认为是下任总参谋长或国防部长的人选之一。

 薄熙来在那个关口去14军参观,大概当时也未能预计到自己政治失败会落得这么惨,政治对手搞下他的决心这么大,因此,未能主动避讳瓜田李下的嫌疑,这只能说明其“”的经验不成熟。此外,参观自己老父一手缔造的老部队,是否是想唤起党内大佬们对历史的记忆和同情,保自己过关?这也可作为一种解释,只是,若真这样想,薄公子也太天真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