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2年4月7日讯)惊悉方励之先生在美不幸谢世,万分悲痛,特致以深切悼念,并祈先生的夫人李淑娴女士及家人节哀保重。    
    我与方先生生前虽未谋面,但同在中国国内高校任教,早知先生是上世纪80年代一位杰出的启蒙大师。在中国极权制度下,先生的言论和主张在知识界相传甚广,启示了中国老、中、青三代人,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进程。
    
    即使先生在“六四”后被迫去国,他也始终关注着“六四”遇难者及天安门母亲的命运,尤其在我本人多次遭到秘密关押之后,先生不仅参与营救,而且在我重获自由后又多次来电慰问。我们曾相约,日后相见于北京,我至今一直惦念着那次的约定。我与方先生同岁,想不到他先我而去了。
    
    抚今追昔,不胜痛惜。 唯有更加努力,以酬先生未竟之志。
    
     2012年4月7日于无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