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外传(二十六)关于许佳屯

2011-10-16
许佳屯:1916年生。江苏如皋人。193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8月后历任福建省福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第一任市长),市委书记,福建省委工业部副部长。1954年任南京市委书记。1975年任江苏省委书记,第一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

实话实说,许佳屯在江苏的工作还是做得不错的。许佳屯和吴学谦的私人关系特别好,特别是1978年吴学谦升任中联部副部长以后,关系更加密切。许佳屯本是个很会做人的人,在政治上很会投机,懂得见机行事。帮君的步步高升使他敏锐的感觉到这是个极大的靠山,只可以他靠不上。但他知道吴学谦是帮君的亲信的亲信,于是他就攀上了吴学谦。从1978年到1982年多次进京拜访吴学谦,至于有什么“献礼”无从考证,但至少吴学谦欠人家一个人情。

1982年,吴学谦在帮君的亲自提拔下,一跃转为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党组书记,仅仅半年就被提拔为外交部长。而这个时期,许佳屯和吴学谦走得更近了。机会终于来了,1983年,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王匡离休退下,北京高层讨论继任者,叶剑英提名外交部的柯华,柯华是叶的老部下,当然要照顾。叶剑英的这个提议大家都同意,毕竟柯华有着多年的外交经验,很合适。这个提议报道外交部,就等吴学谦表态。可吴学谦则认为这是一个报答许佳屯的机会。于是火速拟电给帮君,大力推荐许佳屯,而且电文中有挑唆叶剑英不把帮君这个总书记放在眼里的意思。而当时帮君也深知矮凳儿与叶剑英的紧张关系,仗着矮凳儿的庇护,加上自己得利亲信的推荐,所以帮君二话没说就在飞机上拟电报指名许佳屯出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否决对柯华的提名。叶剑英当时虽在党内仍是一言九鼎,但已辞去人大常委员长一职,感叹在心,又不知如何为妥。他深知帮君的背后就是矮凳儿,因而也就没有在这个议题上再和胡这位新的总书记再研商,由他去也,因为他知道,商量也没用。中央这个决定一下来,当时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们都对胡的作法感到吃惊与无奈。因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职务非同小可,相当一国大使,而胡却用了没有任何对外工作经验的许佳屯。要知道,那个时候的许佳屯已经不是江苏第一书记了,已经退了,闲赋在家。

许佳屯到了香港以后,仗着上面有人,所以很多权利都一人独霸,和那些副社长关系搞得都不好。但他和香港的富豪们都处得相当好,特别是包玉刚。中英联合声明发表以后,香港人都知道要回归了,他们有很多担心。香港人的意见都反映到富豪哪里,而后由他们反映给许佳屯,再由许佳屯上报中央。但这期间,中央不了解香港情况,所以许佳屯的上报意见中,他本人的意见就极为重要,很多事情大都是按照他的意见办。但有一次是例外,那就是大亚湾核电站建设的问题。

香港人和香港媒体,对大亚湾核电站建设的问题很关心,担心将来一旦发生像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那样的事故,会造成灾难,纷纷签名要求北京不要在大亚湾建这个核电站项目。他们不是反对核电,是不同意这个地点,希望建到离香港远一点的广东山区。而这个意见到了徐家屯那里,许佳屯则站在香港人一面,极力说服中央迁址。但这个问题比较重大,因而中央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个主意。后来是许佳屯给香港人出主意,于是香港人发动了签名声援,据说签名高达50万。上报中央以后,中央报告给了矮凳儿,矮凳儿火了,公开讲了坚决不摆香港人,让他们闹。同时也对许佳屯做了批评。

87年,帮君出事了,阳君当上了总书记,于是许佳屯这一次直接傍上了阳君,关系走得特别近。阳君刚上任,当然需要马仔为自己出力,香港这么重要的地方,有个积极投靠的当然不会拒绝。后来,许佳屯认为中资可以在香港做生意,于是就和阳君要钱,张嘴就是2亿美金。于是阳君就找到了姚依林,他是管国务院财政的。姚依林不同意,理由是没钱,但后来再阳君的坚持下,中央拿出五千万美金,而后让香港中资银行给许佳屯贷款五千万美金,凑了一个亿。

许佳屯拿到这一个亿美金后,只是开了几家酒楼,但生意一直不好。而在海南岛高的一个小电厂,见效缓慢,于是手里大量的钱没地方投资。正好内地要搞沪杭沪宁高速,于是许佳屯马上找到李嘉诚、包玉刚,让他们入股公司,共筹资五亿美金。而后又许佳屯出面,找到了当时江苏省长顾秀莲、浙江省长薛驹以及上海市长水工,亲自出面带着香港富豪公关。而在公关的过程中,许佳屯以老上级自居,很多问题都是命令式,特别对水工,就像指使小孩子,这引起水工的极大不满。当时这两条高速都是上海为主,所以其他两省省长没啥意见。与是许佳屯以为手到擒来,叫水工写报告给中央批。可水工根本不摆他,就是不写,许佳屯催了几次也不写,最后这件事不但没做成,而且水工特恨许佳屯。

大风波发生期间,阳君访问朝鲜回来后,马上打电话给许佳屯,要他回北京。89年5月1日,许佳屯回到北京,和阳君秘密会谈两个小时。阳君交给他两个重大任务:第一要他去找杨六郎,就说香港对大风波事件反应敏感,舆论纷纷支持贡生,要中央有所考虑。如果镇YA,可能会影响香港的回归。第二天,许佳屯见到了杨尚昆,按照阳君的吩咐,用香港来威胁,杨尚昆当时没针对这件事情表态,只是告诉他会把这个意见转达给矮凳儿,同时要他捎话给阳君,让他适可而止。第二件重大任务就是要许佳屯回到香港,组织香港的一些报纸,为阳君“鸣不平”,当月17日、18日香港《快报》等发表了《倒邓倒李不倒赵》的文章,矛头直接指向矮凳儿,这些激进的报纸以及文章的内容都是有许佳屯一手操纵的。而且对于香港人因为大风波而进行的大暴走,许佳屯是公开支持的,对于香港人凑款也是如此。8平方以后,文汇报开天窗就是许佳屯一手策划的。这样,在大风波的态度上,许佳屯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经过大风波之后,香港人对北京、对中共、对“”的信心受到很大的挫折。这个时候,在英国的提一下,想通过香港租借阻止香港的回归。于是由包玉刚的女婿苏海文出面,亲自到新华社香港分社找到许佳屯,拿出9个香港知名人士的签名意见书。意见书的内容是拿出几十亿港币向中国政府租借香港,由他们自治十年。而许佳屯不但没有便是反对,而且还帮助出谋划策。认为钱太少,要香港人追加到100亿港币。而后有许佳屯书面向中央汇报,内容中陈述了港人自治的好处,而且还威胁中央政府如果不答应,恐怕香港会出大乱子。而这件事情因为当时水工还没有正式上任,所以这个报告被压了下来。

不久,许佳屯到北京去参加十三届四中全会,就是水工正式就任总书记的会议,那一次,水工应许佳屯的要求接见了他,许佳屯谈了这件事。而水工当时的意思是根本不行,怎么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许佳屯回到香港就删做主张,公开说这件事不是不可以的,是可以研究的。这个情况传到中央,水工报告了矮凳儿,矮凳儿大发雷霆,公开反驳,说许佳屯说话不代表中央,并且命令水工调查许佳屯,严肃处理。

水工正式上台以后,就开始就就大风波事件组织各部门检讨,而许佳屯以香港有事为名,提前跑回香港。后来交上了检讨,这个检讨令水工李大鸟很不满意。而后就决定由周南换下许佳屯,而后把许佳屯叫道北京,李大鸟亲自宣布这一决定,但是许佳屯要求要把基本法草案弄完,一个月即可,于是中央同意他回去。一个月后,再叫他回来,他就以各种名义推脱,赖着不走。后来周南到了香港,接任了他的工作,并收回了他的红皮护照。于是许佳屯就开始回到内地,首先他又到签证处办了一个护照,而后他在深圳把老婆骗走了,跟他老婆讲,车票定好了,我今天晚上送你去车站,你先回南京,行李也带去。我还要跟香港两个客人谈话,一两天之后我也回去。接着,许佳屯就单琴(许的小老婆)连夜出逃。后一直在美国,出卖了一些机密。所以连夜出逃,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回到北京,水工就要给他拿下。

这里有几个问题要说明一下,我看了周南的回忆录,里面说许佳屯办公司安排亲信、中饱私囊,根本是欲加之罪。许佳屯的钱根本不是从哪里来的,虽然中央投资的一亿美金最后差不多都亏了,但没有证据证明许佳屯贪污。许佳屯也不在乎那点钱,他作为香港富豪的代言人,作为英国的间接代言人,他不会没钱的,他也不是傻子,无利不起早。只不过没有证据而已。至于说许佳屯卖国,我综合很多资料,我不这么看,许佳屯没有故意卖国的动机,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就他还没有什么政治高度,一个迷恋钱财的人做不了什么大事。而至于他自己回忆录的所有辩护也谎言甚多,关于租借香港的问题,他的回忆录说是水工默许,这根本就是扯淡。虽说水工不是什么好鸟,但真相还是需要尊重的。本来他这事情就是个政治站队的问题,但朝廷和他本人都在回避这个问题。

总的说来,许佳屯这个人能力有限,在错误的时机做了错误的工作,这中间帮君、阳君难辞其咎。许佳屯的悲哀就在于最后的站队错误,如果他不是跟着阳君,也许也不会有今天。当然也许他不跟着阳君也不会有当时。

后注:帮君下台以后,吴学谦并没有受到牵连,这是因为矮凳儿的原因,他也不希望把帮君的人一网打尽。但后来未曾想,吴学谦的儿子成了大明的死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