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2
5月19日 大风波第三十三天

这天凌晨4点50分,苦等了一夜的阳君没能得到矮凳儿改变军管的意见,他知道此事已无法挽回,只能做最后一搏,希望靠共生们扭转。当时陪同阳君一起去的是时任大明朝廷办公厅主任宝哥,他神情严肃的站在阳君身后。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wp-admin/post.php?post=225883&action=edit&message=9

阳君含着眼泪对贡生说:“贡生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贡生们。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着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的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我已经老了,无所谓了……”说完,阳君向贡生鞠躬,贡生则热烈鼓掌,并纷纷索取签名。这是阳君最后一次露面,此后一直被软禁,直到05年去世。

上午十点,李大鸟、姚一林、乔老爷、云长老、念长老、杨六郎、杨七郎、刘老将军被矮凳儿招到家中开会。这次会上,矮凳儿怒气冲天。他先讲了他这些天看到的情况,很生气,实际上就是因为广场贡生把矛头直接对准他。第一是,在机场举行欢迎戈尔巴乔夫的欢迎仪式上,周围有人高举大标语一幅是“向民主大使致敬”,另一幅则问:“苏联有戈尔巴乔夫,中国有谁?”接着讲了刚刚收到的情报。这日上午,美国军舰蓝岭号开进黄浦江,对中国进行访问。美国特地安排这个时候访问,是想淡化中苏会晤的气氛,让全世界也知道中美的军事交流也在。可当美国大使李洁明在蓝岭号上讲话时,下面有人打出大标语“美国民主万岁”,这些标语深深的刺痛了矮凳儿,他认为如果纵容下去,大明危险。第三说了一些香港媒体的事情。

接着宣布了几件事情。第一件是对阳君的处理,建议阳君不适合担任总书记一职,既然提出辞职,建议朝廷批准,李大鸟乐不可支。第二宣布戡乱。矮凳儿再次提出要减少损失,但要准备流点血,并且告诫朝廷,对外宣布戡乱的时候不能承诺“绝对不用杀伤性武器”,因为那样等于捆住自己的手脚。第三件事,提出经云长老和念长老推荐,矮凳儿同意,建议水工任二十八画总书记,兜头给了李大鸟一盆冷水,大鸟本以为这个位置是他的。

这一天,李大鸟代表朝廷向全国宣布戡乱令:鉴于北京市已经发生了严重的DONG乱,破坏了安定团结,破坏了人民正常的生活和社会秩序,为了坚决制止动乱,维护北京市的社会安宁,保障公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保障公共财产不受侵犯,保障中央国家机关和北京市政府正常执行公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地89条地16项的规定,国务院决定,自1989年5月20日10时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JIE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JIE严措施。

北京市长耳东帮主根据戡乱令分别签署了北京市实施JIE严令的一号令、二号令、三号令,确定了JIE严范围,过定了一些具体内容。当晚10点,由乔老爷主持召开朝廷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阳君拒绝参加,于是乔老爷特别宣布“阳君身体不适,已经请假”。

JIE严令的颁布并没有引起贡生多大的震惊,因为在两天前,阳君的秘书鲍彤便把这个消息通过严家其等传到了广场。当天JIE严令一颁布,北高联也及时的拿到了当晚丘八的进京路线,因而很从容的超开会议。会议决定由贡生组织宣传发动黔首到各个路口堵截军车。当晚在贡生的带领下,十余万黔首分别堵在丰台、六里桥、呼家楼、沙子口,他们手牵手排成人墙。而后由贡生开始对丘八进行劝解,让他们放下屠刀,站在贡生一边。而丘八们没有接到任何命令,只是默不作声。期间有黔首朝丘八们扔东西,丘八们则是站成一排,高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打不还口骂不还手”,没有引起冲突,但是进驻广场被严重阻碍。因为北京地铁工人关闭电闸,更有很多人就躺在坦克和汽车的轮子下,阻止丘八进入。

当日夜,西方报纸开始大量刊载这些消息,大部分都是转载美国的报纸。因为此前美国一个外交官私自偷运转载设备,并且在大使馆内和美国国务院私接了热线电话,同时在大明各大城市建立了自己的新闻中心。这件事后曝光,中美严重交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