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安危存亡

胡锦涛所谓“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又或者习近平所谓“举什么旗、走什么路”,通过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峰教授之口有了一个名词解释:“所谓封闭僵化的老路就是指改革开放前的传统社会主义路子,当然也包括苏联模式社会主义的路子。改旗易帜的邪路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完全放弃社会主义的旗帜,走资本主义的路子。还有一个也是指我们不能照搬现在在一些西方由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发达国家所主张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因为这不适合我们中国国情。我们只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党和人民经过长期实践探索出来的正确道路”。

这份对“老路”和“邪路”的定义,是上周五通过人民网在线交流的方式予以公开,并一举成为各大门户重点推荐论述。在此之前,显然是右派更失望一些,那些向往普世价值和西式民主的民间意见领袖不满于“不走邪路”,同时认定中共现在事实上处于“不走路”的状态。在对手悲观情绪的映衬下,期待文革重来的左派主将张宏良扬眉吐气,微博欢呼:“十八大之前,围绕三个问题是否写入报告形成激烈交锋:一是共产主义,二是公有制为主体,三是共同富裕。在九月爱国运动之前,右派占据优势,坚决反对写入报告。现在全部写入了报告,没有向右派妥协一个字……今年他们曾经几次欢呼‘中央伟大决定’。30年来右派第一次沉默……人民改变了左右之间的攻守态势,人民在最后关头挽救了国家!”

再加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王伟光在十八大新闻中心同日答问宣称“毛泽东思想永远是党的指导思想,党章中已经确定了它的历史地位”,那些曾经听信“毛泽东思想将在十八大党章修订中被修改或者被删除”之说的人们更感沮丧。

“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坚定信念,是对当今世界格局、人类社会发展史的准确把握”——人民日报由“钟声”署名,在《独具魅力的中国气派》里再行阐释。文章引述外媒对中国“不会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的分析,批评一些西方国家“推行其所谓的普世价值,对他国政治体制乱贴标签”:“环顾世界,一些国家盲目照搬西方政治体制,水土不服,破而不立。经济停滞、民生凋敝、社会动荡,不仅损耗国家实力,甚至扼杀对未来的憧憬。一系列反面教材告诫我们,政治体制事关安危存亡,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浮躁和盲动”。

还是子报总编辑胡锡进能把话说得更明了,以周六社评直接公告天下:“政党轮替在中国之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因为西方的政党轮替只是权力轮替,而中国一旦发生‘轮替’,触动的决不仅仅是权力,而是整个社会翻天覆地的重新洗牌和大动荡”。

这篇《,与西方政党完全不同的执政党》,可谓环球时报“复杂中国论”和“稳定公约数”的集大成者:“中国最怕散和乱……中共这90多年几经转型,不停应对各种问题和危机的挑战。它经历的极端考验比世界上任何政党都多,这塑造了它特殊的韧性和斗志……西方政党的目标就是执政,它们的执政前途通常取决于不踩破社会期待的下限。中共作为长期的执政党,除了要满足民众的当下要求,还必须与国家和民族共命运,实现中国人近代以来一直期盼的伟大复兴。这需要真奋斗,真本事。”

而后,这份报纸更宣布“中共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中国社会的开放包括内部错综交叉的活跃,这会影响8000多万人大党的纯洁,增加它的复杂性。在互联网时代,党的形象和公信力永远面临数不清的压力和陷阱……面向未来,党的团结头等重要”。

二、五位一体

有破须有立。那就是“五位一体”。

财新网在开幕次日即自问自答“中国要走的这条超越‘老路’和‘邪路’的‘新路’或‘正路’究竟何所指”——“胡锦涛给出的答案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依据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总布局是五位一体,总任务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今晨,配合总编胡舒立在《:改革之火燃起来》里对“十字路口的中国不再踌躇”的期盼,其管辖网站又以头条引述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的时间表——《2020年完成政改框架》:“报告提出加强对‘一府两院’的监督,加强对政府全口径预处决算的审查和监督。今后如果以财政民主化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就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非常大的进展”。

新京报提的思路则是“法治路径,是中国积极稳妥推进改革的最优选择”。这篇得获新浪昨天重点推荐的社论,与法制日报周六头版《凝聚改革的法治共识》所言略同:“降低改革成本,避免改革反复‘试错’,防止改革简单化、碎片化,关键在于做好顶层设计……顶层设计只有通过法律的形式,才能形成社会共识,成为推动改革的根本力量,保证改革不为各种不确定因素所阻、不为各种利益博弈所困”。

今晨,人民日报则在用十八大特刊头条宣布“五位一体已经成为代表们讨论的‘热词’”的同时,推出“我们时代更需要凝聚共识”整版策划。先是摘录党代表、基层治理者以及微博博主共计16人的“共识观”,然后再通过对话中央党校副校长陈宝生的形式强调“转型中国尤需四大共识”:“改革开放共识、社会和谐共识、科学发展共识和中国特色共识”。

评论员李拯据此表达期待,《在交流互动中寻求共识》:“我们时代需要怎样的共识?从调查结果看,制度自信、发展信心分别位居榜首和榜眼,而且均超过半数。这正说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抓好发展这个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依然是全社会的共同信念,社会共识的基础依然坚如磐石。正如受访者孙云晓所言,‘虽然社会问题错综复杂,虽然许多人怨气不小,但有公正心的人不能不承认,今天的生活比过去好多了。’”

根据这份调查数据,当受访的很多基层治理者将“涵养理性文明的社会心理”作为推动凝聚共识的主要动力时,大多数受访的十八大代表选择的是“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京华时报周六即刊《改革在利益博弈中求取公平》,由评论员吴乔点明存量改革的阻力主体:“一个是强势‘既得利益者’,如部门利益、行业利益、地方利益以及某些特殊利益团体等,往往会成为阻断改革的壁垒。另一个是强势利益主体,今天中国的利益主体已经多元化,但企业家群体与农民工群体左右改革的能量并不在一个层次”。

的确,“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一经公布,即成市场化媒体在政改以外的另一个报道评论重心。新京报在前天的评论周刊封面放上一幅放飞爱心气球的插画,集合《八成受众:未来十年最需解决“贫富差距”》和《66.6%受众未来十年,最期待“收入分配改革”》的报道,并以《“十年收入倍增”合乎民众期待》开篇:“民众关注十八大,关注未来改革能否突破,归根结底,还是希望,这些都能在将来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最终,让自己的钱包更鼓一些,生活更体面、更舒心一些。十八大,在民众看来,或许就是一次家庭经济打翻身仗的契机”。

南方都市报的判定是“收入分配改革若有突破,国民收入翻番可期”。晶报昨天亦用红底白字剖析“翻一番”难点和重点在于缩小收入分配差距。这是来自新华社的稿件,由专家声明“不是简单‘乘以二’,考虑通胀因素实际收入应达两倍标准;不是每人都翻一番,可能低收入者增的多,高收入者增的少”。

今晨,这份深圳报纸更允许头版编辑在头条标题中连写三个“公平”——《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十八大报告提出建立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引关注和热议》;所见略同,《十八大报告论“分配改革”,“更公平”传递民生好声音》的大字此时也展现在钱江晚报头版。其实,这都是来自新华社的解读,声称“报告中出现20多次‘公平’,这表明党将以更大决心和努力,让公平理念更深入人心,让百姓分享更多发展成果。这表明我国将从追求‘国富’转向更加追求‘民富’”。

三、流泪代表

不能怪罪前方记者不努力,这种时候,还是向官办喉舌靠得更紧些为好。不过,有的时候,转发通稿也并不意味着赞同,而更像是“仅供批判”。尤其是在微博兴盛后,通过报纸版面和门户频道不能表明的态度,现在可以借由媒体账号这样一个相对禁忌更少的渠道展现——与其说是推荐,不如说是示众。

新华社周六所发《“我找到了我心中的期盼”》就是一个例子。这篇描述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接触网技师、农民工代表巨晓林“不禁哽咽起来”的电稿,在新华每日电讯头版出现并不突兀,但在由抱怨者主导的微博舆论场中,则成为笑柄,尤其是那“找到了,找到了,我心中的新期盼。在2012年11月8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的讲台上,在胡锦涛铿锵有力的声音里,在人民大会堂回荡的雷鸣般的掌声中…”的诗篇。

@财经网不愧长居媒体账号影响力排行榜前列,展示巨晓林之余,它昨天又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中发现亮点,带来了另一位引发更大反响的女主角:“何桂琴代表:我们(宁夏)固原团8日下午在媒体开放日会场上,一个代表哭得不行,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真的很自豪。10号早上,我们代表团又出现了一次流泪,而且达到一个更高的高潮,所有在场的代表在说的过程中一直在流泪,大家都很激动,用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我们那边的老百姓都很实在,很纯朴。宁夏比较偏远,老百姓对党很拥护。我们达成一个共识:老百姓说党很好,就说明党真的很纯洁,很好”。

“很好很纯洁”——在数以万计的转发中,这个词组受尽类似“很傻很天真”的挖苦。比起@网易新闻客户端“,你也真的很好很纯洁”里的弦外之音,一些民间意见领袖更是直言不讳:@徐小平呵斥“八千万党员是让你们来代表他们、代表他们代表的人民议政、提案的,而不是来哭泣的”;@石扉客怒道“都在竞赛无耻,比拼肉麻,竞相宰割真实,埋葬良心,收获谎言。山河如此,夫复何言”;搜狐网总编辑刘春也一改之前插科打浑的路线,语重心长地写下:“5年一次的大会是非常严肃的,是要立足当前着眼未来解决问题的,它需要各位代表本着对党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积极建言献策,而不是来流眼泪追粉丝讲空话表衷心的,也不是来夜不能寐画画写诗抒情感恩的,所以看了一些报道我很为一些基层代表着急”。

“两个世界呀”——这是凤凰卫视记者闾丘露薇在和一个党代表聊起“哭”这件事情后的感叹,因为她听到“对方很兴奋地问我,有没有被基层代表的真情所感动?他说,还有其他代表团的少数民族代表唱歌的,他所在的团,也有基层表发言,言语哽咽的”。@北京厨子代为注释:“一帮拥有特权的人躲在会议室里高声哭泣。一群被特权挤到到马路边缘的百姓站在街边骂逼。这也就是@闾丘露薇所说的两个世界”。

的确,这次党代会更像是一年一度的两会之加演。如果说确实存在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之别,那么,此前经由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些许努力而有所弥合的距离,拜“流泪代表”所赐,在过去的3天里又重新拉开。此情此景,令试图有所作为的@人民日报恐怕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昨天以晚安帖劝诫:“今天,各代表团继续举行分组会,酝酿十八届中委人选。再过几天,经差额选举产生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将接过全面小康的决定性一棒。行百里者半九十,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鲜花掌声和高调颂歌,而是冷静清醒和忧患意识。引领转型中国,执政党面对的是传承与变革,肩负的是国家和人民”。

对政治爱好者来说,“传承与变革”这样的词汇,总没有新一届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具体名单来得吸引人。10年前换届甚至是5年前,都没有这么方便地传播小道八卦的新媒体手段,如今,可算有福了。

敏感的消息依靠隐喻来生存。那些活跃在微博上的境外媒体记者,在十八大开幕当天带来对张德江“再上一层楼”的发问,然后再把话筒逐个伸向汪洋、俞正声、张高丽、王歧山……虽然得到的最多反应是“笑而不语”,但这就够了。

《胡春华回应“十八大后广东履职”》、《梁稳根回应进中央委员传闻:这是捕风捉影》、《周小川回应“何时卸任”:年纪大了总是要退休》——依靠提问来传达信息,这已经算是门户网站可以在首页达到的标题极限了。此外,就只能是“汪洋:退休后可以去你那里打工”和“俞正声:若中央决定,愿意公开财产”,把最后悬念留待后天揭开。

今天午时,《专家称十八大报告回击“新左派改革派”等思潮》又齐齐出现在五大门户首页。轮到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副所长季明到人民网做客,宣布:“前段时间所谓‘新左派’、‘改革派’思潮活跃,有的想把中国推到西化或僵化老路,十八大报告作鲜明回答:中共要走的路,就是邓小平开辟的、江泽民、胡锦涛坚持并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注:本文中之点评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