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信力建

佛曰: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一朝梦醒,如影随行,诸恶莫做,众善奉行。

原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说倒就倒,但竟然不是纪委的功劳,而是情妇的功劳(最近又说是老干部们的功劳,可人们宁愿相信是情妇的功劳)。故事是这样的:因与情妇有利益纠葛,情妇一怒之下举报刘铁男,并且人证物证俱在,随后刘铁男便因严重违纪被免,等待他的也只有铁窗重重,刘铁男怕是在铁窗内都要悔恨一句:红颜祸水。

如果刘铁男真因这次的红颜举报落马觉得冤屈,雷政富、衣俊卿等简直就该“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衣俊卿恐怕也要嘀咕一句:“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说也有师生情谊啊,就这么用12万字详情举报我,还不如写12万字的马列研究,继续当我的博士生呢。”雷政富就更感到憋屈了:“原来赵红霞不仅睡了我,还睡了很多人。这哪叫我嫖她,分明是她嫖我。而且我们还是干爹干女儿的关系呢,血浓于水呀。”然后铁窗里多名贪官,听到这里都心有戚戚焉,想当年山盟海誓,如今反目成仇,不禁悲唱道:你怎么舍得让我的泪流向海?伤心的往事一幕幕,就像潮水,将我掩埋……

自古红颜撂倒贪官,双双入狱者众,因果报应,刹那富贵,从善道到恶道,一念而已。最亲近之人,往往是最危险之人,贪官们领悟到的这个真理,比起党校学来的八荣八耻要更适合安身立命。

随着贪官的倒掉,贪官背后的女人们也并不好过。扳倒刘铁男的情妇,刘铁男派系会不会让她过得安稳,谁能保证?举报衣俊卿的常艳,现在已经举步维艰,虽然一拍两散,但至少衣俊卿仍然挂着“专家”的职称,得以继续衣冠禽兽。但常艳却家散工亡,活计都成问题。而赵红霞扳倒雷政富和众多官商,雷政富等未见审判,倒先审判她了,说她勒索雷政富几百万。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真是一语中的。

比起这些女人,丁书苗和郭美美倒是另外的典型。据接近调查的消息人士称,刘志军的情妇多达两位数,丁书苗是主要介绍人。正是这一点引起了最高决策层的不满,并最终导致刘的落马。刘的这一爱好或许也可部分解释丁书苗为何如此热衷投资演艺圈。作为拉皮条的丁书苗,并未率先倒在刘志军的温柔乡内,反而是充当刘志军的女色猎头,并通过安排项目获得的中介费高达数亿元,资金走向成谜。这种中介方式却更能得到刘志军的信任。一时之间,合作无往不利。若不是丁书苗的被查,打开了一个缺口,刘志军此刻也许还在红楼里当“宝哥哥”当得流连忘返。

而郭美美,她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个真正的“大善人”。从“微博炫富女”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已将网民们对她的情绪,从羡慕、嫉妒,成功地过渡到了恨。万民围观、万民声讨,并且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国红十字会。继“天价帐篷”和“万元餐费”后,“”事件再度将“红十字会”放在聚光灯下“炙烤”。虽然“红十字会”现已一再声明:与“”此人毫无瓜葛,当事者郭美玲(其新浪微博昵称为“郭美美Baby”)其人在经历了一番舆论的狂轰滥炸之后,几经改口,也终于“承认”自己在新浪的身份认证“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是自己杜撰,与红十字会说法吻合。新浪微博方亦给出解释:承认在“郭美美Baby”的身份认证上存在疏忽,后又改口称:“郭美美Baby”的新浪加V是花钱买来的。但鉴于此事尚有诸多疑点,来自社会各方的种种猜测并未因此平息,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以郭美美为导火索,中国红十字会身陷一场史无前例的质疑之中。从本次的雅安地震捐款中,红十字会终于发觉到自己权威性和公信力已经严重受损,人们不再相信红十字会,而更相信壹基金等民间慈善机构。红十字会只好提出“重新调查郭美美”,但因郭美美一句“谁敢调查,就曝光内幕,曝光17.2G的视频”之类的回应,红十字会立刻缩回龟头,澄清并无说过调查郭美美。一来一去的戏剧性变化,让人们更为坚信:红十字会,水很深!背后的黑手,权很大!而正是这个原因,郭美美到现在都安然无恙。

“没有透明,慈善就会缺少公信力,因此一点点流言蜚语就可以引爆整个网络,一个美女的一条微博、一件小事情几乎抹煞中国几代人所做的所有善行。”福特基金会中国首席代表费约翰说。“‘透明的推手’这个牌子发错了,应该发给郭美美。”人大公共管理学院非营利组织研究所所长康晓光更加直截了当,“郭美美所带来的这场问责风暴中,不仅仅是红十字会一家的事情,实际上是对整个慈善领域的挑战和冲击。”就此而言,要是选感动中国人物或品牌女性,绝非赵白鸽之类的,而应该是——郭美美!

郭美美颠覆了红十字会,常艳颠覆了中央编译局,赵红霞颠覆了重庆官商场。近年来因同一张被子里引发的战争屡见不鲜、层出不穷,贪官们显然不能小看情妇们的本事,勾搭上贪官本来就是种本事,当然更有本事搞得贪官鸡犬不宁甚至家破人亡。但是,中国人却要感谢这些女人们的“奋发崛起”,正是她们的出现,拯救了许多不明真相的人。她们在这场与男人有关的战斗中,舍小我成大我,谱写了一曲壮丽篇章。她们的名字,将会载入史册。

风起于青萍之末,苍蝇也不叮无缝的蛋。在这场女人们的战争背后,其实是情感与利益的双重失衡导致。常艳动了真感情,换不回衣俊卿承诺给的一张薄薄的北京户口证明。有夫有儿的赵红霞与“其貌惊人”的雷政富等苟合,真是心中所愿吗?郭美美母女与红十字会千丝万缕,仅仅是个人道德败坏吗?这些事例,都直指整个社会制度的深层缺陷。对利益的盲目追逐、对权力的完全掌控,都使社会陷入混乱当中。即使交易原本就是你情我愿,但它所损害的再不是所谓官与情妇的个体利益,而是事关全民。

比如说,如果郭美美不炫富,不带出红十字会,红十字会现在还是收捐款收到手软,糟蹋和消费人们的善心。如果常艳不曝光衣俊卿,这位“三个自信”的创立者还在主席台上道貌岸然张牙舞爪,戴着马列面具指挥着宣传棒。如果赵红霞与雷政富的不雅视频没有公开,重庆烂透了的班子可能还会继续升迁继续玩弄权力,置黎民于水火。人们同情这些情妇,痛恨这些贪官,又何尝只是一日之寒?又何尝仅仅只是痛恨个人?这些人,不过是一个渺小的投射代表罢了,而他们,又是谁的牺牲品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