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 中国的官方谎言与网络谣言

08-iht-hua-art-articleLarge

网络上事实与谣言混淆不清,对世界各国都是个挑战,但是在中国比较独特,这是因为可靠信息的相对欠缺,尤其是涉及到官方行为的时候。

回顾这些年来发生的公共事件,官方经常习惯性发布谎言来掩盖真相,民间随即谣言四起捕风捉影。官方谎言和民间谣言博弈之时,就更难辨别事实与谣言,尤其是网上的信息。

其中一项重要原因是这4年来微博的流行,大面积占据信息时代的中国社会,影响着民众的判断。用一句流行的话说:“真相还在系鞋带时,谣言已经跑遍全中国。”

但其实微博只是让网络谣言迅速扩散的工具,真正的原因是官方长期以来的谎言助长了民间网络谣言的兴起。

2012年2月6日,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避难1天后离开。重庆官方发布谎言称,王立军正在进行“休假式治疗”,网上立即谣言四起,连北京发生政变的谣言也出来了。

官方的谎言刺激民众去搜寻网络信息,试图拼凑事件真相,结果有时发现被官方斥之为谣言的竟然就是真相,比如薄熙来打了王立军一记耳光这样的细节后来被官方所证实,这让更多的人去相信网络谣言。

面对迅速兴起的网络谣言,官方意识到删贴、禁言和关闭微博账户这些手段正在逐渐失效,所以官方开始使用刑事手段。去年9月9日,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公布司法解释:网络诽谤信息转发500次将被判刑。

几天后,甘肃张家川回族自治县16岁的男孩杨辉,成为第一例因新规被刑拘的人。他发微博质疑该县一名男子死亡的官方解释后,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拘留7天,后来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被释放。

事实上,在上述司法解释公布之前,打击行动就已于8月展开。根据全国各地媒体报道,数百名博主被捕被拘,一些受到“教育训诫”,一些入狱,具体人数难以获知。

这个先打击后司法解释的行动在网上似乎没有受到什么质疑,因为官方删贴、禁言和关闭微博账户的行动也在继续进行,让批评者在网上无法发声。

这场运动式的打击行动是从去年8月21日突然宣告的,这天一条新闻占据各大网站的头条,北京警方打掉一个网络谣言公司,抓获网名叫秦火火的等6人。

官方媒体配合北京警方的行动,大规模报道秦火火的斑斑劣迹。我此前不知道他,看了他的部分微博后感到里面确实有一些属于未经证实的谣言。

尽管如此,网上仍然有不少人为他辩护,因为官方媒体的指控里存在漏洞,比如说他的罪状之一是诋毁共产党中国的道德楷模——雷锋,因为他发微博说雷锋追求奢侈生活:“雷锋1959年为自己添置的皮夹克、毛料裤、黑皮鞋等全套高档行头,皮夹克、毛料裤、皮鞋加起来当时在90元左右,而当时雷锋一个月才6块钱。”

一些网民指出2012年年底的时候,官方媒体新华网已经报道过雷锋买手表和皮夹克,质疑警方为何不去拘留新华网。

网上支持秦火火和其他被删号人士的声音,让我对官方使用刑事手段来打击网络谣言是否真正有效感到悲观。

我这个年纪的中国人已经习惯官方的谎言了,从大跃进时期大米亩产超万斤式的谎言,到今天王立军“休假式治疗式”的谎言。有所不同的是,在网络和微博出现之前,民间的谣言只是私底下口口相传,扩散范围十分有限,官方谎言始终具有垄断地位;网络,尤其是微博出现之后,民间谣言的扩散范围迅速超过官方媒体,官方谎言的垄断地位因此被瓦解,所以官方开始打击他们所指称的网络谣言。

宋太祖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意思是自己的势力范围或利益岂容别人侵占。现在这句话可以改为:“谎言卧榻之侧,岂容谣言鼾睡。”

余华是中国作家,著有《活着》和《十个词汇中的中国》等著作。本文最初用中文撰写,由Allan H. Barr译成英文,中文译文经余华本人审定。

2014年1月7日, 10:43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