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李鹏回忆录之1983戛然而止

【多维新闻】几乎是六四25周年刚刚过去,当年支持铁腕弹压六四事件的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出版自己的回忆录。然而蹊跷的不仅仅是出版时机,甚至这部由其亲自撰写的《李鹏回忆录(1928—1983)》将时间节点定在“1983年”都令人有些许匪夷所思。1983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否意味着《李鹏回忆录》尚有续集?

1980年代正是中共在结束十年文革动乱,刚刚确立迅猛推进市场经济转型的时期,因而也正是延续70年代末“西单民主墙”危机,改革派与保守派思想激烈对峙的年代。著名的党宣人士邓力群曾说过“在1980年代,每逢双数年,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时期,每逢单数年,就要拨乱反正”。彼时,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先后遭黜,1989年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终于爆发。

1983年的6月份,尽管在民主墙危机中饱受保守势力的指摘,但是当时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次会议上,赵紫阳仍获得总理连任。正是此时,李鹏以水利电力部部长跻身副总理,彼时年55岁。而在此之前的1979年,借助干部年轻化的浪潮中,他从北京电管局局长职顺序担任电力工业部部长等职。有观察人士认为,此后李鹏一路仕途顺遂并在1987年接替赵紫阳的总理宝座是受到邓小平和周恩来遗孀邓颖超的关照。

李鹏之父李硕勋为周恩来留法时的战友,遇害后,周恩来夫妇便将李鹏留在身边。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西花厅岁月》曾透露,“(1992年7月)10日晚上8点左右,李鹏和夫人朱琳来到病房,她(邓颖超)用微弱而沙哑声音吐出两个字:‘……’这是邓大姐临终前说出的最后两个字”。可见,周恩来夫妇对李鹏的关照。

据官媒披露,《李鹏回忆录》详细记述了李鹏从1928年至1983年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经历。全书16章,48万余字,收入了130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内容丰富、翔实,感情真挚,语言质朴,从一个侧面为读者展现了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波澜壮阔的历史,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教材,对党史、国史研究具有重要史料价值。

然而此次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和中国电力出版社联合出版的这本自传正是在1983年“戛然而止”,而对于此后果真国家领导人职务上折冲樽俎,尤其是在包括六四事件在内的80年代历次政治运动却付之阙如。原因何在?是刻意回避这段历史?抑或另有续曲?

李鹏无疑是中共退休领导中最多产的,尤其是一本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李鹏六四日记》早已名声在外。在那本书作中,外界多认为李鹏在为自己所为辩解;有评论更认为李鹏的处理方式实际上令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等成为实际上的受益者。然而,六四俨然成为李氏家族的“魔咒”或者说此后李小鹏、李小琳兄妹频遭指摘的“原罪”。

今年是六四25周年,本月早些时候,六四再度成为热议的话题,但是随即便销声匿迹。据称本年较之往年,中共当局管控力度更强。而李鹏处此时刻出版个人传记,显然过于敏感,这或许也是公开信息至今才披露的原因,大抵有此意味。

更为重要的是,近期李鹏家族一双子女境况并不轻松,此时李鹏“露面”是否有“挺一把”的用意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2008年在李小鹏弃商从政,由“亚洲电王”、华能集团总经理转任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此后虽然在山西频遭挫折,但2012年仍然以得票最少的“成绩”勉强挤进中央候补委员序列,旋即正式接任山西省长。当下,在中央重拳反腐之下,山西官场震动,从申维辰、金道铭再到杜善学、令政策,迫使李小鹏在6月20日高调站队表态。李小鹏不轻松,其号称“电力一姐”的妹妹李小琳也定然没能让李鹏省心。自2008年首次参加全国政协起,李小琳的珠光宝气每每触动舆论反弹,此举甚至一度被视为公然“抵制”习近平禁令。然而,更糟糕的是,2013年10月,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李小琳卷入外资进入中国保险业的交易。2014年2月底,再有香港《亚洲周刊》刊发调查报道《李鹏之女获海南批地逾百亿内情》,李小琳以名下离岸公司“香港绿色健康发展有限公司”,在已落马的时任海南副省长、此前曾长期担任周永康秘书的冀文林协助下,获得海南发改委项。李小琳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指报道纯属谣言,是“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不干净的文章”。负责撰写报道的《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称,有关报道以查核资料、详尽数据为事实根据,反指李小琳“那些邋遢事别脏了干净笔”。

与此同时,李鹏本人也被列入官方媒体的“法眼”。就在3月底与被指为李鹏家族“势力范围”的三峡集团最高领导层在中央巡视组巡视后双双换人之时,新华社旗下《财经国家周刊》刊发三峡元老的采访,其中明确表示,三峡工程不应为“”的贪腐行为背黑锅,应当尽快将其点出名来。这在当时被认为是对李的直接点名。

至今,李鹏本人究竟在中共历史上处于怎样的位置,或者说多部著作“虚实相映”的面纱下究竟该怎样解读李鹏,仍然疑云重重。根据公开报道,李鹏是近两年退休政治局常委少有的从未露面者。自2012年11月份,李鹏与多名元老亮相十八大后,人们便只是但闻人语不见真身。此后李鹏频出著作或者“显名”于官方报道,比如最近的一次即为6月11日出现在新华社的报道中,称广东省前公安厅厅长、省委原常委、省委政法委原书记梁国聚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等5位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以及胡锦涛、李鹏、乔石、朱镕基、温家宝、李瑞环、吴官正、李长春、罗干9位老常委,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梁国聚逝世表示哀悼。

只是,如今李鹏的传记戛然止步于1983年,这或许的确可以说是其人生或仕途的重要转折点,但此后的重头大戏或者争议内容始终是个谜语。人们不禁要问,《李鹏回忆录》是否还有续集?抑或2010年流布海外的《关键时刻:李鹏六四日记》已经回答了这些问题?

(穆尧 撰稿)

2014年6月25日, 1:29 下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