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杰安迪:中国新一轮反西方舆论战争中,我成了靶子

井外势力

北京——我倒没有主动要求别人给我建一个维基百科(Wikipedia)的页面,不过几个月前,在一位朋友的提醒之下,我发现有人帮我创建了一个,目的似乎是专门介绍我在新闻报道方面取得的成绩。

我心里喜滋滋的,直到我打开网页。

这个维基百科条目里写道,“从2008年以来,杰安迪撰写了超过400篇文章,其中绝大多数对中国进行了负面描写。”后文还写道,那些文章中有许多包含“扭曲事实的报道表述”。

一位持同情态度的朋友编辑了那个网页,删除了我一门心思贬损中国美名的说法。就在第二天,创建页面的匿名用户又把它改了回去。这种争执在维基百科上叫作“编辑战”。这场“编辑战”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维基百科出手阻止。

对于在中国的外国人来说,这段时间可是挑战重重。过去一年左右,他们越来越多地发现自己夹在了唇枪舌剑当中。西方人被描绘成了阻挠中国崛起的“境外敌对势力”所招募的喽啰。跨国公司也成了靶子,尤其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美国品牌——它们要价过高(星巴克)、供应变质肉制品( 麦当劳 ),或者是在垄断市场( 微软 )。

尽管并没有依据表明,关于我的维基百科页面背后是中国政府在插手,但据外界所知,共产党雇佣了大量兼职的宣传人员,通过社交媒体或文章的在线评论区“引导舆论”。本月早些时候,倡导团体“自由西藏”(Free Tibet)在Twitter上发现了大约100个 伪造的账户 ,使用扒来的白人照片当头像,以甜腻的口吻发帖讲述藏人安居乐业的故事,但却无视那些通过自焚来抗议北京强硬政策的人们。

在国内报纸的专栏中,退役军官把美国描绘成中国人民顽固的死敌。党内的文件也对这些威胁加以分析和放大,警告从国外渗透进中国的危险思潮。记者几乎是首当其冲,不过自由派中国学者、香港民主倡导人士、试图揭露政府弊端的博客作者,也都被抨击为意识形态上的敌人。对于被认为企图推翻其长达六十年的统治的人,共产党开展了广泛的打击,而这些指摘就是此番打压的一部分。

就连蜘蛛侠和超人这种很美国的伸张正义的角色,也未能脱身。官方媒体《光明日报》的一名评论员本月早些时候撰文称,美国正在使用这些人物“毁灭中国道德标杆,改树美国偶像。”

最近几周,党报声称西方养狗文化的蔓延产生了恶劣影响、指责西方间谍煽动破坏香港稳定,还谴责西方价值观导致了官员的普遍腐败。

由政府煽动起的排外情绪,在中国并不是新现象。毛泽东把妖魔化一切外国事物的做法玩得登峰造极。从上世纪50年代的反右运动开始,在1966年至1976年之间的“文化大革命”中走向巅峰。反右运动寻求在社会上清除西方“小资产阶级”的影响,而在文革浩劫期间,任何一个喜爱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莫扎特或莫奈的人,都会被谴责为人民的敌人。

然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奉行实用主义的邓小平为了解决广泛的贫困问题而敦促民众学习西方,中国领导人基本上就搁置了意识形态方面的打压。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亚当·斯密(Adam Smith)式的市场经济原则,将过去的工人变成了富翁,而正是宿敌美国,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铺平了道路。

与此同时,千百万中国年轻人,包括中国革命领导层的后代,涌入美国大学。他们通常都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不过,自去年上台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分发给高层领导的一份 秘密文件 为始,又从故纸堆里搬出了毛泽东的策略。文件指出了事关共产党存亡的七大威胁,包括人权“普世价值”、媒体独立的西式概念,以及对不受限制的自由市场经济的倡导。“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异见者还在不断向意识形态领域渗透,”被称作“9号文件”的该通知写道。这份文件于去年夏天开始下发。

这种多疑并非完全没有根据。长期以来,美国一直致力于输出自由民主,而且奥巴马总统的“转向亚洲”——将军事资源从中东转移至亚太地区——策略,也是为了制衡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日益强硬的领土主张。对于后一点,北京有着准确的认识。

不过,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研究中美关系的专家陈建表示,声势浩大的反西方谩骂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手法,旨在淡化经济放缓的潜在影响、刺眼的贫富差距,以及家常便饭式的令人瞠目的官员贪腐报道。“党内有一种深刻的脆弱感,甚至是一种危机感,”陈建教授说。青少年时期,他在中国亲历了文革中的种种暴行。

然而,包括陈建在内的一些分析人士也表示,对于从小就熟知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和非法下载的《宋飞正传》(Seinfeld)的这一代中国年轻人来说,“境外敌对势力”的说法可能影响甚微。“只要看看希望去美国留学的学生有多少就知道了,”他说,“我觉得这些反美宣传说服不了任何人。”

或许如此,但这并不会让在华外籍人士的日子好过一些,尤其是忍受着当局日益加剧的敌意的记者。不少记者无法拿到签证,《纽约时报》的网站已被封杀近两年,就连在国外留学的中国友人也依然相信,西方媒体别有用心地在通过负面报道来损害他们的祖国。

政府的反西方言论并非总会被忽略。今年春天,一名中国朋友邀请我和他的家人一起过春节。我高兴地接受了邀请,但后来却听到了坏消息。他当医生的母亲说,我最好不要去。“不好意思,”我朋友说,“她觉得所有外国记者都是间谍。”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王童鹤、陈亦亭

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