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陈启宗:在内地行善,有时会自讨麻烦

【财新网】(特派香港记者 王端)
香港富商陈启宗的家族慈善基金“晨兴基金会”早前向美国哈佛大学捐赠3.5亿美元(约21.5亿人民币),这是哈佛378年校史上金额最大的单笔捐赠。

对于此笔巨额捐助,现年65岁的陈启宗周一下午(9月15日)在接受财新记者访问时指出:在内地行善,有时会自讨麻烦。

他回顾当年捐助故宫修复建福宫,但其后因“会所门”事件,搞到心寒,“做慈善最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心血和精力。”

“钱不留给后代”

作为香港恒隆集团和恒隆地产董事长的陈启宗,与恒隆集团非执行董事陈乐宗成立的晨兴基金会,早前宣布将向美国哈佛大学捐赠3.5亿美元,支持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成立于1913年。哈佛大学决定把学院易名为哈佛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陈曾熙为恒隆已故创办人、陈启宗和陈乐宗的父亲。

“先父一直是教育事业的坚定支持者,他希望以推动教育传世,也同时希望能够为减轻人类疾苦的医学研究提供支持。把他的名字与世界顶尖研究学府哈佛大学和专责改善人类健康的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挂钩,殊为恰当。”陈启宗说。

陈乐宗则是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校友。他于1975年和1979年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取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在哈佛求学期间,父亲曾来校探访。陈乐宗表示,这笔捐赠是其家族对父亲遗志的尊崇。

哈佛公共卫生学院院长Julio Frenk说,这笔捐赠将支持学生与教职员致力延缓和克服全球卫生所面对的四大威胁,包括新旧流行病,从疟疾、埃博拉到肥胖症和癌症;有害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从空气污染和水污染到枪支暴力和吸烟的危害;贫困和需要人道救援的危机,包括战争和自然灾害;以及全球各地面临失效的医疗体系,导致医护费用难以负担、医疗效率低下,甚至有许多人无法获得医疗服务。

“我们家族的宗旨是钱不会交给后代。”陈启宗9月15日下午在其位于香港渣打大厦的办公室接受了包括财新记者在内的小组访问。

彼时陈启宗刚刚从乌克兰参加完会议飞抵香港。谈及当初如何促成哈佛这笔捐助,陈启宗则打起太极,“很难说是由谁发起,本来我与哈佛一方就有很多接触和来往。”

对于捐助的资金安排以及未来的捐助过程,陈启宗则指出,哈佛希望对外保密。

陈启宗坦言,做慈善有两个方法,一是自己定义“要做什么”,另一个则是别人主动来找你。他说,“门不要开得太大,谁都来找你,会很麻烦。你自己精力和财力都有限。”

建福宫之伤

在捐助哈佛之前,陈启宗曾花费巨大精力,捐助故宫修复建福宫。

建福宫位于故宫西北角,2000年通过国务院批准复建,是至今故宫中惟一被国务院批准的复建工程。陈启宗的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与故宫博物院签署合作协议,由基金会负责修复资金和管理,故宫负责技术和施工,2005年12月31日前修复完毕归还予国家。

不过,2011年,建福宫被曝光成为全球顶级富豪们独享的私人会所,引发轩然大波。“当时,我进里面一看,哇,里面被改的一塌糊涂,变成了五星级酒店的装潢。我当然不以为然。五星级酒店全世界多的是,为什么要在故宫里边搞。所以,那次是惟一一次我觉得需要跟故宫领导们反映,我认为实在是不合理。”陈启宗在采访中忿忿地说。

这一次不愉快的内地捐助经历,是否是晨兴基金会巨资馈赠哈佛的原因之一,外界多有猜测。

谈及内地的慈善项目,陈启宗指出,“我们并不是没有参与,只是较少向外透露”。他举例说:晨兴基金会从1996年开始,每年在内地5所大学搞助学金,这5所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同济大学。

该基金会隶属于陈启宗和陈乐宗1986年创立的晨兴集团。晨兴集团旗下的晨兴资本曾投资欢聚时代、搜狐,携程等。

陈启宗指出,“捐助内地项目,并非钱那么简单,还需要一种精神力量。有一次,我们捐钱到内地,我弟弟气得半死。在内地捐钱有时是自讨麻烦,在海外捐钱,捐了就捐了,在内地捐钱头疼的事多的是。所以我弟弟跟我说,算了,钱就扔给他们。”

对于那些自讨麻烦的项目细节,陈启宗不愿谈及。他指出,内地学术腐败以及学术风气有待改善,“学术不严谨,做不出世界一流的研究。”这也是我捐助哈佛的部分原因,此外之所以选择公共卫生学院,是因为公共卫生领域是影响整个人类话题,具有非凡的意义。

在整个采访中,陈启宗对于捐款的过程和资金安排三缄其口,对于晨兴基金会的运作和规模也是“保持神秘”。这笔巨额捐款的背后的故事,还有待进一步挖掘。

2014年9月18日, 1:22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