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媒體|當打份工變成打人——哀我城公僕之墮落

Bz76ZVhCIAAPSgF
(图片来源:法新社)

香港男仔喺長大過程中,誰沒憧憬過當警察?我有,如果不是我是運動白痴、體能差、又吃不得苦,我大學畢業後大慨會投考警察。亦因此,每當看到身邊朋友投考警察,我都會感到羨慕又驕傲。

但在這個月內,不要說羨慕,我連找也不敢找我當警察的朋友。某程度上是怕爭拗,但其實最大原因是在警賊合作的那個旺角黑夜後,我不知道自己該用甚麼眼光看他們。而在剛過去的凌晨後,我更懷疑大家還有甚麼話可說。

先不說那些我朋友和傳媒行家親身經歷,跟大家重溫下有圖有片的。那段歷時四分鐘,示威者被警察拉去一旁濫用私刑的瘋狂行為,我每次在電視新聞看到,都不禁會問問自己,我們是回到了四大探長的貪腐時代嗎?原來那條四點鐘許Sir口中的光明磊落,便是在燈光通明下、有光明照射時表現克制,然後就拉到黑暗處進行不磊落、極醜惡的執法?我勸大家也不要當四點鐘許Sir為娛樂節目了,那位許Sir每次都極力否認任何指控,但卻從沒解釋疑點,就算網上有片他也只會說是不實指控,大家對此應該感到憤怒,而不是當是笑話。

還有,法新社的記者拍到有警察在示威者舉起雙手時,被胡椒噴霧當面噴射。從那名警員當時表情推想,相信當時如果他手持的是手槍,我也懷疑他會照樣按板機。我在他面上看到的單純只有仇恨,示威者已舉起了雙手,你為何還要「兜口兜面」地使用防暴武器?被法新社拍下,那位阿Sir現時是揚威海外了,我希望你老了後,回望一張張外國報紙,你不會感到後悔。

其實,昨晚在金鐘,不少記者也報稱有被警察粗暴對待,你跟我說是傳媒跨大了嗎?我不會否定你的意見,但你其實也可以參考近日法庭對圍堵壹傳媒下禁制令後,在場警察的執法態度。我只能說,我不相信警察會維護新聞自由,相反,我怕警察已當了我們傳媒是敵人。

早前我寫了一些文章,指警察不能以打份工心態去維持日常職務。但經過連日佔中的所見所聞,我只能希望,那班粗暴對代記者示威者,甚至濫用私刑的警察,只是少數害群之馬;我只可盼望警賊同流是一時假象,香港沒淪落回貪腐時代。那班選擇盲目向警察致敬,和盲撐警察的尊貴議員,我希望有日你的子女家人被拉到暗角打了四分鐘後,你還可以堅持那套警察也都是人、他們都有壓力的說法。最後,我希望還有良知的警察,你們可以鼓起勇氣,對同袍的瘋狂行為說不,加以阻止。還是那句老話,當時你們宣過誓,要保護市民。那些示威者和記者和你的家人一樣,也是市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0月14日, 11:54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