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满拦江|低估了指鹿为马的权力智略

0

作者:雾满拦江;微信ID:lwwuwuwu

(1)

小时候,父亲给我讲指鹿为马的故事,我听了咯咯乐。觉得这个童话,比《皇帝的新衣》差太多,没什么智力含量,不好玩。

父亲告诉我:这个不是童话,是历史上的真事。

我问父亲:《皇帝的新衣》,也是真事吗?

父亲回答:那个真的是童话,是编出来的。

我说:所以呢,指鹿为马肯定也是童话,是编出来的。

父亲说:指鹿为马真的不是,你看书上写着呢。

我说:《皇帝的新衣》也在书上写着呢,你不是说不是真事吗?

父亲说:你这熊孩子……怎么这么爱抬杠?两个故事虽然都在书上写着,但一个是童话,一个是真事。

我说:我倒相信《皇帝的新衣》是真事,指鹿为马太假了。

父亲说:算了,你有本事自己学着识字自己看,少他妈的跟老子纠缠不休。

后来我学着认字,自己捧书来读。果然看到书上都铁嘴钢牙的咬定指鹿为马是真事,可书上越说是真事,我越觉得假,这件事没丝毫合理性。

再长大些,读的书越来越多。再进入社会,看这世相百态,就更觉得指鹿为马假了——好多年过去,我也没见到或听到过一桩指鹿为马的现实案例。相反,我看到的许多骗局,几乎全都是《皇帝的新衣》之翻版。

直到……现在,现实版的指鹿为马事件发生,我才恍然在悟。

指鹿为马的事件,应该是的确有,但司马迁他老人家脑子不够用,把事件记述扭劲了。所以才导致了人类历史上这桩无法复制的个案出现。

(2)

我认为指鹿为马的历史记载虚假,是因为这件事,完全没有合理性,而且不可复制。

这个故事,最早出自太史公司马迁之《史记·秦始皇本纪》,全文如下:

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持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者。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后群臣畏高。

我不信这个故事,是因为太离谱了,除非秦二世是个傻子——但遍查诸文,秦二世之为人也,只是有些呆萌,但绝非智力残疾人士。相反,中国历史上确有几个傻皇帝,最出名的就是晋惠帝司马衷。但纵然是司马衷,史书中也记载了他许多“极具智慧闪光点”的名句。

——纵然是傻子,他也知道谁对他好谁对他坏,因为这种感受是生物本能,不需要多高的智商。

更何况,秦始皇有23个儿子,10个女儿,但他最喜欢、最疼爱的就是秦二世。所到之处,都要带着秦二世,正是这个原因,导致秦始皇死后,秦二世继位。徜如果秦二世脑残,秦始皇会喜欢他吗?要知道,帝王之家,对子女的感情极为淡漠。帝王都是管生不管养,父子一辈子难得见几次面。皇子要想赢得父皇喜爱,必须要非常之聪明——晋惠帝是个异数,惠帝虽然巨傻,但他生了个儿子,却是聪明伶俐。所以晋武帝把皇位传给傻儿子,是等着让聪明孙子来接盘。总之秦二世绝对不傻,非但不傻,而且是个精明过人的角色。

如果秦二世不傻,那么这个故事就彻底失去真实性。试想,秦二世居于皇宫,这地方马有很多鹿也不缺,尤其是马还要给秦二世同志拉车的,等哪天秦二世坐到马车上,难道他会认为这是鹿在拉车吗?就算是他这么认为,可马车出了门,外边还能见到战马或别人家的马,难不成秦二世对此毫无感觉吗?

秦二世打小就认得马,他不仅知道马是拉车的,还能用在战场上。这种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突然间赵高跑出来,说他这辈子弄错了,战场上用来打仗的不是战马是战鹿,此外他读的所有书中,有关马的记载统统错了,换了任何人都会当场抓狂,马上要弄个明白——这到底是赵高的恶做剧?还是自己陷入个噩梦之中?

既然秦二世要验证,那么这事就简单了,现场虽然有人说鹿,可还是有人说马的。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再找更客观的第三方求证,仔细的问个清楚。因为这事太大了,活了一辈子突然间马鹿不分,这让人彻底失去现实感。正常人碰到这种事,绝对会疯掉。

——只要秦二世智力没问题,事情就决不会到此收场!

而且,一件事如果发生,必然是契合了人性与心理上的某种特质。而人性与心理又是共同的,如果指鹿为马曾经发生过,那么它就应该还会发生——可哪位老兄如果有勇气,不妨牵条狗去找你的老板,告诉你老板说:猫也……看你老板抽不抽你!

(作家夏衍,肯定也考虑过这个问题,证据是他家里养了只猫,起名叫老鼠……这样他就可以指着猫,对朋友说:鼠也……而朋友除了瞠目结舌,无以应对。)

总之,指鹿为马这件事,怎么分析都没有可信度——但当现实生活中,又一件指鹿为马事件发生,我才恍然大悟!

妈蛋,指鹿为马真的发生过,不过是司马迁记述出现了错误。

(3)

之所以反复在这个故事上纠缠,是因为故事叙述说,指鹿为马,是赵高忽悠秦二世,而这种忽悠是不可能成功的——但如果不是这样,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实际上,这件事的主谋人并不是赵高,而是秦二世——当主角替换成秦二世时,故事才会成立。

是秦二世,让赵高牵来一只鹿,对大家曰:马也!

秦二世和赵高,当然知道这是鹿,可他们就是要让大家知道,是马还是鹿,这事权力说了算!

权力这东西,就是用来颠倒黑白的。如果马就是马,鹿就是鹿,那还要权力干什么?

指鹿为马,不过是秦二世向天下人,展示他的权力!套句广告词,那叫指鹿为马,彰显尊荣!

——还是刚才那句话,如果秦二世命赵高牵匹马来,对天下人说:马也!天下人只会哈哈大笑,谁不知道这是马?用你来说?这不是展示权力,这是地道的逗逼!

只有牵出只鹿来,告诉天下人:马也!这时候的天下人,无不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你如果说权力者弄错了,那是找抽!你如果说鹿就是马,那是无耻!你如果沉默不语,那你就是失语的、渺小的、卑微的大多数。你以前引以为豪的铁肩担道义,辣手作文章,在这道权力测试题前,统统不堪一击。

权力所至,一切颠倒,马不能再称其为马,鹿也要换个名称。看着天下人神智恍惚精神错乱,秦二世先生的心里,就如同喝了蜂蜜一样的甜。

难道秦二世展示权力,仅仅是贪图权力所带来的快感吗?

实际上,这是权力者的治国方略。

(4)

秦始皇能够横扫六国,一统天下,除了他恰好处在时代的转折点之外,最重要的是,他确实比别人更精谙于帝王统御之术。

这个统御之术是什么?是不是英明神武?

错!统御之术,不是他英明神武,而是你神智错乱。错非指鹿为马,惑乱天下,又如何让你倒四颠三,晕头懵圈?

帝制思想严重的人,总是对帝王充满美好幻想,认为掌握权力的人莫不过智慧过人,心忧天下,心里时刻装着百姓。但实际上,帝王如果心里真的装着百姓,那百姓必然是蹈死无路。要知道,帝王莫不是以少御多,最担心的就是底层民众不驯服,一旦让权力盯上你,就会侵入你的私人领域,权力渴望看到你臣服的表态。可底层的百姓,吃得比猫还少,干得比驴还多,累得跟狗一样,再要每天向帝王表忠诚,就会大大挤压你用来谋取生存成本的时间,所以专制之国,百姓莫不是过着极凄惨的日子,原因就出在这里。

帝王是专业玩心眼人士,他不需要为谋生花费力气,最担心的就是别人占了他的便宜,夺了他的权力。所以龙有逆鳞,君威莫测,就成为至高统御之术。简单说就是——帝王总是在和天下人斗心眼,务必让你猜不出他的心思。

可是帝王只有一个人,天下人却拥天下智。要怎样运用心计,才能赢取天下人呢?

要想在与天下人博弈中取胜,唯一的办法就是:随心所欲的改变游戏规则,让天下人陷入莫名的惶恐之中,无论怎么个玩法,都输定了。

这就是秦二世指鹿为马的长远谋略。这个绝妙的法子,多半是秦始皇教导他的。想一想,当规则全然失效,是马是鹿完全无法确定,你在秦二世面前,还能再玩下去吗?如果你说这就是鹿,那你这是跟领导对着干。如果你揣摩上意说鹿就是马,你就是个无耻的佞人。如果你一声不吭,那你是既奸滑又懦弱,更加的无耻无极限。总之是指鹿为马一出,所有人都没咒念了。这时候的你,只能趴伏于地,哭喊陛下圣明兮小民当猪,除此别无选择。

如果不是指鹿为马事件再次发生,我们真的会严重低估秦二世的统御智慧。

他真的很了不起!

唯一的遗憾,就是统御的效果,不是太理想。

(5)

戍卒叫,函谷举。秦二世时代,爆发了极不和谐的陈胜吴广群体事件。事件导致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聚集,比如说孔子的九世孙孔鲋,也赶了去,在陈胜身边出任太师,算是陈胜的首席智囊。

听说了这些事后,秦二世就召开了一个会议,把当时天下知名的儒士书生,都叫了去。这其中,居然还有孔鲋的得意学生:叔孙通。

在当时,叔孙通是学者中最差劲的,而且他已经知道老师叛变了,生恐被人发现这事,处于高度紧张恐惧状态中。

会议开始,秦二世对儒学承传做了高屋建瓴的指导,忽然问:最近听说有些不和谐音,啊,听说有盗贼闹事,啊,你们听说了吗?

与会的学者纷纷发言:陛下休要担惊少要害怕,对这些盗贼就要狠狠打击,请陛下不要跟盗贼客气。

大家一个个表态,轮到叔孙通。就听这厮失笑道:陛下言重了,大好局面,人民幸福,不可能有什么大规模盗贼的,最多是几个鼠窃狗盗,何足挂齿?

那些真正的博士们,为给领导面子,说话时已经够小心的了,但这些可怜虫,又怎么知道秦二世指鹿为马的妙杀绝技?结果他们统统都被秦二世灭了。而胡说八道的叔孙通,却获得秦二世亲授的博士学位及帛二十匹,衣一袭……

这段历史,载之于《史记卷九十刘敬叔孙通传》,我们把原文附上,以证明这真的是有记载的重复事件:

叔孙通,薛人也。秦时以文学征,待诏博士。数岁,陈胜起,二世召博士诸儒生问曰:“楚戍卒功蕲入陈,于公何如?”博士诸生三十余人前曰:“人臣无将,将则反,罪死无赦。愿陛下急发兵击之。”二世怒,作色。通前曰:“诸生言皆非。夫天下为一家,毁郡县城,铄其兵,视天下弗复用。且明主在上,法令县于下,吏人人奉职,四方辐辏,安有反者!此特鼠窃狗盗,何足置齿牙间哉?郡守尉今捕诛,何足忧?”二世喜,尽问诸生,诸生或言反,或言盗。于是二世令御史按诸生言反者下吏,非所宜言。诸生言盗者皆罢之。乃赐通帛二十匹,衣一袭,拜为博士。通已出,反舍,诸生曰:“生何言之谀也?”通曰:“公不知,我几不免虎口!”乃亡去之薛,薛已降楚矣。及项梁之薛,通从之。

(6)

秦二世就以这种神奇的指鹿为马统御之术,快乐的玩弄着他的权力。可是刚刚玩到第四年,赵高突然派人,杀入秦二世下榻的望夷宫,箭飞如雨,啪啪啪的射在秦二世的帐纱之内。

当时秦二世就惊呆了,看身边有个小太监,就喝问道:喂,你是怎么回事?事情都严重到如此程度,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朕?

小太监失笑道:陛下,你当别人都缺心眼呀?你老是玩指鹿为马,凡是说真话的统统杀掉。老子又不傻,凭什么说真话?

你制订的游戏规则,就是不知羞耻的假话者存活,老子就靠说假话活到现在,你竟然问我为什么不说真话,你有病啊你?

《史记》书中,记载是这样子的:……郎中令与乐俱入,射上幄坐帏。二世怒,召左右,左右皆惶扰不斗。旁有宦者一人侍,不敢去。二世入内,谓曰:“公何不早告我,乃至于此!”宦者曰:“臣不敢言,故得全。使臣早言,皆已诛,安得至今!

杀手们冲进来,秦二世微笑相迎,诸位请坐,你们不就是要求对话吗?老实说,我家大门常开,欢迎对话进来——如果你们对我出任帝国皇帝有意见,那咱们换届好啦,我下野,嗯,做个王爷也不赖。

呸!杀手说:想得美!

哦,这样啊。秦二世说:王爷通不过,那咱退出政界,去商界玩玩,马马虎虎就做个万户侯吧。

说梦话呢吧?杀手冷笑:没那好事。

秦二世叹息摇头:算了算了,那我就带着老婆回老家,唉,出来这么久,天天只顾操劳国事,真的该去看望看望乡亲们了。

杀手急了:你想什么呢你?我此来是替天下诛杀你这萌货,快到剑下来。

秦二世摇头:差矣,你差矣,象我这种玩指鹿为马的高手,玩到最后肯定是自己玩死自己,哪轮得到你动手?

言讫,秦二世抹脖自杀。

——人类社会的规律,是以史为鉴,知未来兴废。而这篇文章,却是以现实为据,破解古史悬疑。行文至此,细思恐极,想想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