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南桥:党是怎样做到万众一心的

毛泽东的晚年是我们这一代人永远不会忘记的岁月,国家已经给搞得糟糕到不能糟糕的地步了,折腾却一个连着一个。到批林批孔批周公批水浒的时候,全国老百姓都已经给折腾得昏了头,但是步调语调腔调都已经给训练得熟能生巧,昏着头一起折腾。看上去那真是万众一心的时代。万众一心是我党我国人民最喜欢最骄傲的境界。那时候每天要开会写大字报,人人都得“发表”一篇批判文章,常有亲友实在写不出,求我帮忙,我送过无数这样举手之劳的人情。简单得很,随手拿一张报纸,照抄一段。在后来的几十年里,我无数次地回想琢磨毛泽东晚年那个整整齐齐万众一心的时代,也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状态,只得到一个词:苟且偷生。

就是在这万众一心苟且偷生的年代里,伟大领袖有一句让我们永远不敢忘记的话:七八年再来一次。
毛主席他老人家(那时候没有“大大”和“麻麻”的叫法,我敢发誓,谁叫了江青同志“麻麻”,不枪毙的可能性极小,公检法定会判你“恶攻罪”,全称比较长: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罪)这个预言可真是让人绝望,他老人家来上三五个“一次”,我们这辈子就算是完了。好在他老人家只是做了个预言,没有亲自继续实践下去的机会。而后来的人们都相信,主席也有说错的时候,七八年再来一次就是说错了,中国人民是再也不愿意再来一次了。

我却不敢如此乐观。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七八年再来一次”是个咒语。往魔幻里说,这咒语有一种神秘的魅力和魔力,如梦如魇,时不时会返回最高领袖慈父般的心中。往理论里说,毛泽东同志的断言反映了深刻的历史规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理论和革命实践的最高总结,是我党战斗力的来源,是我国崛起的荷尔蒙。

通俗一点的话说,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从头到底一直明白,不斗是不行的。不斗,谁跟你干啊?不斗,怎么能做到革命队伍铁一般的团结和纪律,党怎么会有战斗力,怎么能做到指哪打哪?不斗,人民群众怎么会团结在党核心的周围万众一心?

所以,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哲学。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三十年前,中国的大学生都要上中共党史课,要把中共历史上钦定有结论的十次路线斗争都背出来。我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需要背出多少次斗争。政治老师告诉我们,党的历史上斗争最残酷的时候,什么抓AB团,抓托派,抓天晓得是什么派的时候,党的干部们大部分是给自己的战友们杀掉的,而且总是采用最残酷的方式,活埋,用刀子,为革命省下子弹。后来这些冤死的革命者在革命成功后大多都“平反”了,恢复名誉。政治老师说,党认识到,这是历史上犯下的错误,必须纠正。这些错误对党的事业造成了极大的损失,错了,本该避免的。

我比较愚笨,当年在学校时规规矩矩地背过那十次路线斗争,认认真真地读过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驾驶革命航船绕过暗礁险滩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光辉历程,最后是毛主席留下的革命遗言“七八年再来一次”终于让我茅塞顿开:党的最高领导心底里从来也没有认为历史上自己人杀自己人是个错误。他们明白得很,党是必须不停地杀,不停地斗的,只有这样,党才能团结如一人(不团结不和领袖如一人的,不是杀掉了,就是及时变得如一人了)。只有这样,党才有战斗力,才能让全国人民万众一心(不一心的,不是杀掉了,就是吓住了)。至于杀得冤不冤,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党只知道不这样做是不行的。
党发明了一个说法,如果杀错了你,就算你为革命作出了贡献。

如今,共产党是掌权半个多世纪的执政党。共产党其实很明白,它做正经事儿是比不过资本主义和反动派的,就像当年的东德比不过西德,现在的朝鲜比不过韩国,论社会文明程度中国的大陆比不上台湾和香港一样,但是党比较有信心的是,党有一套提高战斗力的办法,那就是全党团结如一人,万众一心的效果。
达到这个效果,只有一条不归路,重新祭起斗争的大旗,抓、关、杀。

习总书记上台后的大动作,现在路向已经比较清晰了。反腐打虎,打的是最近二十来年不识好歹偷盗红色财富的贱奴,真正的贵族红后代乃理所当然的主人公,本不在反腐之列。也就是说,未来中国不会因习总反腐而清廉,只是腐败将染上正宗的红色而变得更为合法而已。意识形态领域的风向转变,以周、花为指标,在智力与美学上产生的是雪崩式的下滑效应,几乎难以想像,大大和麻麻的流行歌曲在全国街头村巷都响起来将是什么光景。歌曲的创作者有把握公开讨赏,要求央视来找他们,要求上春晚。

与此同时,网上最新消息,优秀散文作家、着名编辑徐晓被控以危害国家安全而遭逮捕。着名律师郭飞雄庭审,竟然连续十八小时而且不让被告和辩护律师吃饭。事情做得这么恶,这么凶,这么丑,因为习总书记需要朝鲜式的万众一心境界。

中国的政治黑暗时期又要降临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4年11月30日, 6:4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