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 | 《纽约时报》提问为APEC峰会划下意味深长的句号

“习奥会”似乎也取得了完美结局,中美达成了新的气候、军事、贸易和签证等协议。在APEC最后一天(11月12日)的一次闭门新闻发布会上,《》记者的提问和中国主席习近平的回答,似乎使这一切而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根据多家英文媒体的报道,在为奥巴马访华做准备工作期间,白宫曾大力游说中方接受记者的当面提问的安排,而中国政府只是在两国领导人一起站在人民大会堂的前一天才终于答应,根据这一安排,中美双方将各有一名记者提出一个问题。

和许多APEC会上的奢华场景不同,中国的官方电视台和新闻网站并未直播这场持续了48分钟的发布会,原因可能是因为美国记者的可能会提出新疆西藏等敏感问题,中国官方认为是不适合被公众所知晓,当天仅有CNN和彭博电视台做了电视直播。

《纽约时报》的报道承认,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记者会上专门点名让该报记者提问,因为该报的几名驻中国的采编人员(包括储百亮Chris Buckley和潘公凯Philip P. Pan)都被中国政府拒绝给予驻京签证,此外,纽约时报的中英文网站都被中国政府屏蔽。

111随团来京的《纽约时报》记者马克 蓝德勒(Mark Landler)提出了两个问题,“中国是否担心奥巴马政府转向亚洲代表着美国遏制中国的努力?在中美达成更广泛的签证协议的背景下,中国是否会放松其拒绝向一些外国记者发签证的做法?”

习近平首先回答了国有报纸《CHINA DAILY》的一个不相关问题———一度记者和观众们都以为他将回避或者拒绝回答关于记者签证的提问。

随后,习近平接着说,中国政府保护媒体的正当权益,但媒体需要遵守中国的法律。他说,“某一件事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了,这个可能确实是有某方面的原因。”

这似乎是承认外国新闻机构,包括《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的记者签证麻烦与他们所做的中共领导人家人财富调查之间的关系。

中共前任领袖江泽民曾自称和美国记者华莱士(Mike Wallace)“谈笑风生”,并以此为荣,从清华大学获得马列博士学位的“新设计师”习近平并没有老辈人的国际媒体的情节。

虽然自称热爱俄苏文学,但习近平更习惯直言不讳的大白话,他“一个车子如果开到半截抛锚了,我们都要下来检查一下哪里出了毛病,中国有句谚语,解铃还需系铃人,希望大家可以找出原因。”

据说,马克 蓝德勒(Mark Landler)记者会后返回饭店新闻中心发稿时,受到同行们英雄式的掌声欢迎。

当晚(11月12日晚),《纽约时报》发表社论《回应习近平》一文(次日刊登在报纸第32版),回应了习近平“解铃还需系铃人”的要求。

《纽约时报》社论说,习近平的比喻可能有点拐弯抹角,但传递的讯息非常清楚:他在提醒外国新闻机构,后者的麻烦是自找的;他们正在因为影响不良或引发争议的报道遭受惩罚,并且可以通过改变自身的做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社论慷慨激昂地说,“时报从不打算为了迎合任何政府的要求而变更自己的报道——不论是中国、美国还是其他任何国家。任何有信誉的新闻机构都会这样做,从发布“五角大楼文件”(Pentagon Papers)到调查政府的秘密窃听项目,时报有着挑战美国政府的悠久历史。”

“纽约时报要为读者负责,他们期待、也理应获得关于时事以及那些影响世界的人物的最为真实的全面讨论。拥有13亿人口、同时还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一支地区性和国际性的重要力量,理应在新闻报道领域受到严肃对待。时报将继续关注中国及其公民,并为他们提供诚实的报道。”

“习近平曾宣称中国保障媒体权利。要求记者为迎合政府而改变报道内容,只是保护了权贵和那些具有不可告人之事的人。一个自信的、认为自己是世界领袖的政权,应该有能力去面对诚实的审视和批判。”

外界注意到,在现场直播中,可能是因为难以翻译其中的微妙的意思,现场的同声传译并未将习近平的另一句话翻译成英文。习近平说,“中国有句谚语,解铃还需系铃人,希望大家可以找出原因。”

对这句话,《纽约时报》的英文翻译是,“什么人制造了问题,应该由那个人来解决”,不过,有熟悉此事的媒体人就解读,至少就这一问题来说,习似乎并非绝对强硬,而是有谈判的空间。

2012年10月,《纽约时报》曾发表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家族在20年时间里积累了27亿美元巨额财富的事件,这篇报道获得2013年度普利策新闻奖。此后两年里,中国政府一直拒绝为新的《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处理签证,并在中国境内屏蔽了时报的英文和中文网站。

据熟悉此事的多位媒体人透露,《纽约时报》在温报道后,曾通过多个渠道,包括退休的美国高级政客游说等,希望以某种“不伤害尊严”的方式与中国政府缓和关系,但收效不大。

此前的2012年6月29日,彭博新闻社曾刊出习近平家族财富的调查报道,此后彭博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受到很大冲击,记者签证受阻。

随后,彭博社内部叫停了另一篇关于退休常委贾庆林亲属入股地产巨头万达的调查报道。纽约时报报道了此事,不久,该报道的共同作者之一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转投《纽约时报》香港分社,外传这也进一步冲击了该报与北京的关系。

在《纽约时报》社论发布后,双方台面下妥协的希望似乎已经渺茫。

一个信号是,亲政府小报《环球时报》今天就此发布社论《纽约时报也该用“为什么”问问自己》。

该文指责,一些西方媒体试图直接干预中国政治进程,为中国设置议题,影响中国注意力和做事的方向,这超出了外国媒体在中国所应扮演的角色。

该文说《纽约时报》的报道“时常与中国国家利益对立”,有些报道和评论让“大多数中国人都挺反感”。《环球时报》暗示,这些机构自知它们做了一些“中国无法接受的报道”,未必能“在中国继续工作”。

有传言称,如果在任的驻京记者无法在新一年获得中国政府颁发的驻京签证,《纽约时报》可能会被迫将这些记者安置到香港或者澳门继续报道中国新闻。

短暂的APEC蓝并未给中国政治带来透明的蓝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4年11月14日, 8:32 上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