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 | 反腐不该回避出租车


反腐不该回避出租车

2014年的反腐,一大批政界、商界、军界的高管落马,反腐成绩不可谓不突出。


但是,我一再追问,反腐除了让老百姓觉得解气、解恨,可让大家得到什么具体实惠了?是物价降低了?税收降低了?买得起房了?


如果只是张三丢了官帽,上级首长又把管帽戴到李四头上了,这样的反腐显然是不够的。


反腐能否让百姓受益?答案是能。方法是:不要只盯着某某官员的腐败,而是要盯着那些造成腐败的机制、那些明目张胆地鼓励腐败的规定。


比如,出租车行业的腐败范围之广,对老百姓的影响面之大,非常突出。中国几乎所有城市的出租车都供不应求,为什么?难道是中国造不出那么多汽车?货是司机不够,中国的百姓不愿意去开出租车?显然不是。


成千上万的人想开出租车维持生计,但是几乎所有地方政府都不许百姓自己申办出租车。要开出租,必须去某出租车公司申请当司机。如果某位老板有钱,想自己开个出租车公司,也不被允许。因为,每个城市都控制出租车的数量。


几乎所有城市的出租车都供不应求,这是故意的,是人为的。最基础的经济学原理是:供大于求,则价格下跌;供不应求,则价格上涨。出租车供不应求,受益者是谁?是权力部门及其关联者。


出租车越是紧俏,有关权力部门,主要是交管部门,权力寻租的收益越大。收益来源:
1,几乎所有出租公司老板都与交管部门勾结,这是公开的,已经不是秘密。2,出租车紧俏,必然导致黑车出现,于是罚款成为又一笔巨额收入。3,一些交管人员手下有很多黑车,挂牌运营。


在济南,外地人要去某处,常常会被本地人告知:坐某某路公交过去。你若说想打出租车过去,当地人多数会微笑着告诉你:在济南根本打不着出租。济南出租车之少,在全国都是名声远杨的。


在郑州,坐出租车去过郑州机场的人,稍微细心,都会发现:所有从郑州来的出租车,都是空车返回。因为,郑州机场在新郑市,后者禁止郑州出租车在机场拉客,违者重罚。如此荒诞!


郑州机场是个比较显眼的例子。在中国多数城市,交管部门均禁止其他城市的出租车来自己这里拉客。名为管理所需,实际是赤裸裸的划分势力范围。
A地的司机,与B地的交管部门关系好,就可以在B地拉客。


于是中国的出租车行业就形成了这样的利益链条。乘坐出租车的人,付出了极高的费用,这些费用的大致流向是三个部分:
1,交管部门大权在握,财源滚滚,2,出租车公司每年轻易赚取暴利,3,出租车司机每天平明干活,结果却是把大部分收入交给出租车公司,即每车每月高达数千元的份子钱。


汽油价格稍微一涨,交管部门赶紧提高车费,或者涨燃油费;汽油降价了,却没听说出租车涨价的。


如果取消了交管部门对出则车权力的垄断,允许公民个人或新社公司缴纳少量税款后,很轻易地开上出租车,那会导致什么?会导致价格大幅度下降,会导致打车变得容易,会导致大家少买私家车,从而导致路上不那么拥挤。


出租车的垄断,让少数人牟取暴利,却让绝大多数人受害。这样恶劣的出租车垄断,弥漫全国,做恶多年,却一直得不到治理。


甚至,许多无良媒体还为出租车的垄断摇旗呐喊。看看电视台、报纸,有多少家媒体骂过黑车,妖魔化黑车。为什么那些司机要开黑车,不就是因为权力垄断部门不许人们光明正大开出租车吗?什么是黑车,不就是没有给交管部门交“保护费”吗?许多媒体,逮着几辆黑车的步伐行为进行谴责,要求严厉打击黑车。其逻辑是:因为没有交保护费,所以黑车必然坑人。


某些黑车确实存在问题,但不能因此否定黑车的合理性。交过保护费的正规出租车,也会出现步伐行为,是否可以因此否定正规出租车?我党出现了一些腐败分子,就能因此否定我党的伟大光荣正确?


黑车是对出租车垄断的抗议。从这个角度,我们应当支持黑车。


每次我出门,都尽量乘坐大巴、地铁等公共交通,尽量避免乘坐出租车,因为我不想去滋养权力垄断者的行业。但是,人们在很多时候还是不能离开出租车。


反腐若真要让百姓受惠,就不应该只关注个案,而应该关注那些“合法抢劫”的腐败,比如出租车行业,比如消防。消防的腐败,远超出租车行业,其恶劣程度可谓登峰造极,以后有空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中国数字时代亚马逊镜像(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4年12月10日, 12:2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