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麂子和我的道德观

0

麂子是一种小型鹿科动物,喜欢在林地生活,分布在长江以南的多个省份。当然,作为一名典型的中国人,你肯定会问一个问题:好吃吗?这个我们稍后再来讨论。

因为我买了宁财神的微博帐号,所以经常有人圈我,向我推送一些资讯。今天就有一条,内容来自朋友圈的截图,展示了一群广西人在杀一头麂子。我评论说:

貌似是小麂,性格很温顺,胆子非常小,见到人就跑。为什么一定要抓来吃掉呢?野生的小麂肉紧而柴,只能红烧或者腌制成肉干,否则难以下咽。图片中取血估计是为了泡酒壮阳,不卫生。总之,捕杀省级保护动物违法,血酒不卫生,肉质不好,不提倡这种行为。但,截屏出卖朋友,应该枪毙才对。

你可以想象得到,除了大骂广西人什么都吃、毫无人性之外,立即就有一堆人质疑我:你为什么知道麂子不好吃?答案很简单,因为我吃过。从小到大,我不知道吃过多少次麂子。题图里的干肉,就是云南彝族人做的麂子干巴,这是云南、广西很常见的一种食品。

承认这一点没有什么羞愧的。在中国的北部、西部和南部边境行省,狩猎一直是一种习俗。我不觉得这有任何问题,因为这些地方自古以来都不是居住和生活条件最好的地区,需要狩猎才能获取必要的蛋白和肉食。你可以发现,在这些地区的食谱里拥有海量的动植物种类,可以想见当年求生之难。

到了今天,在荒僻落后的山区,猎获一头麂子无论是自己吃掉,还是拿出去贩卖,也都依然有助于一家人的生活。总的来说,捕获一只麂子总比攻击一头熊或者野猪风险要小。所以,狩猎在这样的地区是一种人性的表现,意味着美好的一顿。

这很自然的会和许多内地人形成观念对立,也和国家的立法形成对立。考虑到观念的演进是一种漫长的过程,考虑到每个行省之间因为经历和教育水平的落差而形成的差异,我觉得对于吃野生动物这件事情上,那些拥有千里沃野,从不缺乏肉食和大米的内地人应该对边疆人宽容和耐心一些。

有些人心急,不大相信观念变化的到来,但我自己就是很好的例子。1998年我在马过河吃过最后一次全野味席,2000年我在香格里拉最后吃了一次麂子,2008年之后我再没有吃过狗肉。在这十年间,我逐步接触到了动物保护的概念,也从云南山里走出去,经常在内地游荡。如果我是全然无知的,那么我大可以接着大快朵颐。但我我并非无知,我看过听过也想过,于是我拥有了一次选择权:

我是继续装傻,以少数民族维护传统风俗的名义继续吃下去,还是老老实实面对自己,承认如今已经有丰富的食品供应,完全没有必要去吃山林里的动物,造成新的杀戮?我选择了后者。即便到了今天,我回想起火烧麂子干巴的味道还依然食指大动,回想起昆明双龙桥的烤狗排依然馋涎欲滴。但我知道,克服这么一个小小的欲望对于我来说更为重要,它可以帮助我成为我想要成为的那种人,那种更好的人,拥有更多见识,有更多同情心和理解力的人。

所以,我不会非常严厉地批评一个吃野生动物的云南人或者广西人。守着一种过时的生活习惯未必都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缺乏一次选择的机会,或者说,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能有所选择。按照佛教的说法,这是因为无明造成的障碍,需要有人帮他们点燃心灯。

而我另外一个饱受诟病的地方是我的道德观,许多网友指责我对吃野生动物这一行为轻描淡写,却对出卖朋友大加批评。没错的,我就是那么认为的。在我看来,杀死一只野生动物并且吃掉,它的罪过远远不如把朋友圈里朋友的不端行为贴到社交媒体上那么恶劣。

比这更为恶劣的是:我居然要写文章解释这种行为为什么恶劣。

任何人出现在你的朋友圈里,意味着你们彼此信任。如果你看到他有不端的行为,你可以告诫他,劝勉他,而不是直接在社交媒体上曝光。每次我在微博上看到来自朋友圈的截图,内心都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恐惧。这种背后插刀的感觉让人非常不舒服,每次看到之后都会停止刷朋友圈很久,也在群对话里变得小心翼翼。因为你不知道你所说的话什么时候就会被截屏拿出去,作为反对你的证据。

家庭是这个社会的最基本单元,朋友圈子是稍大一点的单元。在这些单元里,我不认为大义灭亲符合我的道德规范,相反我认为它会摧毁这个社会最小单元里宝贵的信任,从根基上动摇人际关系。绝大多数人并不会犯下反人类的滔天罪恶,他们只是会犯凡人会犯的错误。为此,要让人人彼此提防,亲戚朋友之间也要谨小慎微,我认为是得不偿失的。

举告的另外一面就是放弃。对错判断来自理性,理性同样可以让人放弃有缺陷的孩子,垂危的亲人,陷入麻烦的朋友,在危险到来之时自己抢先逃离。那么我们每一个都不得不孤零零且强壮地活着,如果不能自全,就只有死路一条。这是一个斯巴达式的社会,没有人会觉得生活在这里很愉快。

最后,按照这些网友的逻辑,一定还会有一个问题:如果你不打算做坏事,那你担心什么?是的,我担心有天无法坚持做个好人,无法抵御麂子干巴的味道,无法抵抗碳烤狗排的诱惑。我会犯下那种凡人会犯的错,即便我真心实意地做个好人,我也不能百分百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

只不过我认为,届时阻拦我去做的理由最好不是因为出于被出卖的恐惧,而是怕辜负了朋友们的信任而让他们失望。对于我来说,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极大。

题图来自:cxlh.net

槽边往事 出品
【微信号】Bitsea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