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5前央视调查记者和主持人柴静自费百万拍摄的纪录片《》(以下简称“柴片”),在全国两会开幕前上线,短短两天之内创下2亿多次的点击率,引发网络人人热议,成为今年以来最火爆的网络热点事件。不过,这场“柴片风暴”,来得凶猛,去得也快。上线不到48小时,该片即遭中共宣传部门封杀,柴片及相关报道、评论、讨论等,随着“萱萱”的一声令下,也立即从网络上淡出、消失或被冷藏。

有关柴片被禁的原因,很多人都根据最初从上海流传出来的一则内部禁令,认为主要原因是中共宣传主管部门不想让这场民间讨论冲淡全国两会这个主题。如果此因成立,那么现在全国两会结束,应该可以继续讨论了吧?可是,、柴片及与雾霾相关的话题目前仍是敏感词。可见,真正原因绝不仅止于此。

毫无疑问,柴静拍摄《穹顶之下》及推出此片,经过了充分准备。柴静贯穿全片的演讲,是1月27日晚上完成的,但片子特意等到过了春节,一个月之后才上线。柴静的多个朋友都在后来有关此片的文章中明确说了,选择这个时间点就是要让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及媒体关注雾霾和环境污染问题。演讲当天,参与拍摄的现场观众有100多人,但他们都自觉为此片保密,没有透露半点风声(社交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要让100多人同时为一个有震憾力的事情保密,需要相当强的组织能力)。片子推出当天,人民网推出对柴静的专访,柴静的多位在业界有影响力的朋友,如汪韬、庄永志等,皆同时通过网络发表长篇介绍和评价文章,为片子的传播推波助澜。一切都显示,这些都经过了精心的谋划。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共安全、情报、宣传等部门已非常神经过敏,对于公民的有组织行动,不管是按照中共的政策看是正当的还是不正当的,要么捣毁,要么拆散,要么抓捕,总之绝不让其成气候。比如对立人大学、对公盟,甚至包括最近对中山大学女权主义者的行动,都是如此。把一切多人参与的、有组织的、可能形成一定力量的活动,都意识形态化,上升为威胁中共统治的政治势力,这是中共“地下暴力组织”近几年来打压民间活动的一个显著特点。柴静拍摄柴片,如果不讨论100万拍摄经费是否背后真有所谓“敌对势力”资助,仅前面提到的推出和推广片子的“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已经触犯了上述禁忌,踩了中共某些部门的红线,更何况此片产生了强大的影响力,“以西方治污为参照,宣扬公民社会、市场、新闻监督、法治等价值”;伤及某些利益集团的利益;“把环境问题政治化”,“试图影响全国两会和高层决策”,中共宣传、安全部门岂能不胆战心惊。

也就是说,封禁柴片,是中共宣传、安全、情报部门在对当前一切民间活动都意识形态化、政治化原则指导下,所采取的一次一以贯之的打压,并不稀奇。了解了这一点,再来看新任环保部长陈吉宁前一天还在媒体见面会上公开讨论柴片但第二天片子就被禁、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已经播发有关柴片的电稿但马上就被撤回这两件事,就容易理解了。因为陈吉宁和新华社都没能及时站到宣传及安全情报部门所认定的此事“有政治背景”的高度。也由此可以理解,在两会结束后的李克强记者会上,有记者故意提及柴片,但李克强就是不“中招”、不提及此事的原因。因为“隐蔽战线”的同志们已经把有关此片“有政治背景”的小报告送到了包括李克强在内的最高领导层。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日前在最近发表的文章《中国即将崩溃》及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应该拭目以待,有一天,这个政权的宣传机构和内部安全机器在执行中国共产党的命令时开始松懈——或者他们开始认同异见人士。”“我说的是未来这个政权的执行机构在执行命令时变得松懈的可能性。我并不是说宣传机构、媒体、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监控人员以及公共和国家安全机构现在已经如此。迄今为止,这些执行机构没有表现出松懈或公民不服从的迹象。”我认为他的判断有道理,但还不是很准确。至少从目前的形势看来,宣传机构、媒体、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监控人员内部,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认同异见人士,已经有了“不服从”和反对的迹象。我当然不是说柴静便是如此,而是说,中共对柴片的封禁,必将把她逼上不服从、反对和对中共有异见的那一边。中国所有的异见人士,几乎都是被中共这样逼出来的。

最新的消息是,前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最近在东方卫视“重操旧业”开设的新闻谈话类节目《东方眼》被停播。类似崔永元、柴静等体制内的知名人士,正在一个个被中共逼上绝路、逼上反对中共的路,中共正以它们的愚蠢行动,为自己掘下坟墓。

关键字: 柴静 环境污染 栏目: 新颖视角 首页重点发表: 精品导读 热门话题追踪: 柴静雾霾调查 作者: 东步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软件:萤火虫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