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正虎

五年前,中国发生一个荒唐的故事,一个震惊世界的事件。中国公民冯正虎被上海当局八次拒绝回国,于2009年11月4日起露宿于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92天。每天睡在长椅子上,没有洗澡,最初几天没有食品,只能以自来水维持生命,后来依靠入境日本的中国大陆、、台湾民众及海外华人、外国友人的食 品空运援助。他成了一个不能回到自己国家的中国公民,一个上演了好莱坞电影《幸福终点站》真人版的悲剧人物。

2010年2月12日,冯正虎在中国驻日大使馆的帮助下回到自己的祖国。中国政府依法让冯正虎回国,已在政治大局上纠正上海违法官员的错误,赢得民心与挽回国家的尊严。冯正虎的成田机场日记记载了这一段历史,现在连载公开,与读者分享。

——————

成田机场日记(30):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 12月2日

今天12月2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29天。早餐是汉堡面包加一杯纯净水。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凡是从不追求,只是坐着等待,是绝不会产生任何东西。”这是昨天台湾空哥送的鲜肉小馒头的包装盒上的一段格言,在企鸟群的图案下很醒目。如果我自己不努力去追求回国的权利,会有那么多人给我送饭支持我吗?如果我们都光说不做,都坐着等待中国的变化,那么中国的法律、人权永远是书本上的东西。今天中国的进步,都是许许多多中国民众的艰难努力所致的。

上午10:45,我在4楼的记者采访区接受日本的大报《》记者的采访,他们两人,其中一位是摄影师。他们是日本新闻媒体中最早现场采访我的记者,上一次11月11日他们来成田机场采访时,我们是被隔着一段通道谈话的,而且不可以摄影。当时日本官方不想让媒体知道这起事件。但是第二天,《》(晚版)以四分之一的版面幅度报道我的遭遇,并配上我穿着“冤”字广告衫的照片,这起事件很快传遍日本。这次采访约45分钟,拍摄了一些我收到民众食品的相片。他们将在报纸上继续报道我的故事。

12:22,来自上海的电话,一个刚知道我回国故事的市民问我:“你是冯正虎吗?还在东京机场吗?”我说:“是的,还在。”他有点疑虑地问:“是冯正虎本人吗?”我说:“我就是冯正虎。”他说:“我听到一个不让你回国的事,几乎不相信,想核实一下是否确有此事。为什么不让你回国?他们说你违反法律哪一条?”我告诉他:“他们没有告诉我违反哪一条,其实我们法律没有哪一条规定国民不可以回国。如果我违反哪一条,也应该让我回国,抓起来就可以了。”他说:“对、对,是的。”我说:“他们拒绝我回国没有理由,至今只有两句话:冯正虎先生这次你又不能入境了,这是上级领导的决定。”他明白了:“噢,真有此事,这怎么可以?!”我们再说了几句,就结束通话。我想,国内的很多人都像他一样,开始几乎不相信这个故事,但一旦知道后,一定很震撼。

下午14:00,美国NBC News 驻日本记者打来电话,他已到达成田机场,是否可以接受采访。他没有预约,但下午正好没有安排其他记者采访,我同意了。采访、摄影进行了约45分钟。他们也问我一个问题:你回国后,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我告诉他们:我去看望我的母亲,而且我过去在国内时,每当我从监狱、或被绑架的秘密拘禁地释放后,第一件的事都是去看望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已九十多岁,住在国内的敬老院里。

15:00结束采访,回到我的家。在我的“床”上多了一袋食品,内中有两块三明治、几瓶饮料。我一看就知道是空姐留下的,饮料盒上都是韩文,是否韩国空姐也加入食品援助的队伍。我不知道是谁,但摄像头里已留下这些善良人的身影。我的“家”是处于绝对安全地区,入境审查大厅是日本警备最严格的地方,到处都是摄像头24小时监视。

我收到一封邮件,一位内蒙古党委的离休老干部告诉我,他捐款50元,无任何条件,已汇入我的国内账号。非常感谢他的信任与关爱。

今天周三是上海访民聚集在人民广场边的市政府信访办的日子,许多维权上访民众与我通国际电话,问候与支持我。他们告诉我,他们都要捐款给我。我告诉他们,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你们不需要汇款,你们能帮助我把我的故事告诉更多的民众,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大多数国内民众知道之时,也就是我的回国之日。

一位王先生转来焦国标先生的信。焦先生讲得很对:“他可以遵循他的逻辑制裁我,我一定要按我的逻辑不依不饶。这样做,最起码,可以阻止他以同样的手段再加害其他人。上海官方不会再以类似的招数制造第二个冯正虎,北大的反动势力不会再以类似的套路制造第二个焦国标。每个中国人都像厉鬼一样难缠,都像秋菊一样要说法,中国更就适合人类居住了。”

我的问题至今还没有解决,但我之后的黑名单就很难再继续了。最近,我听到北京的光泽、天勇、张凯等律师都顺利回国、王力雄先生也已回国,感到欣慰,这些人在国外访问时的表现是令中国当局很不满意的,但是当局现在还是开明一点了,不想再出现第二个冯正虎,一个已够麻烦了。

我将国标先生的来信放在我的Twitter上,与其他推友分享。

焦国标先生的来信

正虎兄:

自看到你在日本机场抗战的消息,我就想打电话给予鼓励。是遇罗锦大姐给你的邮件触动了我把想法变成行动的扳机。

她说起初想不通你为什么非要回国不可,我却从一开始就没有想不通过。我的国,我的父母之邦,我的祖先宗祖留给我的安身立命的土地,我可以想离开,我可以不想回来,可是他不许我回来我就不回来,对不起,我是不会配合的。我不想体恤他们的“下怀”。这也是我2005年半年访学期满即自美返国,而且至今仍然坚持要北大校领导恢复我的工作的基本心理逻辑。他可以遵循他的逻辑制裁我,我一定要按我的逻辑不依不饶。这样做,最起码,可以阻止他以同样的手段再加害其他人。上海官方不会再以类似的招数制造第二个冯正虎,北大的反动势力不会再以类似的套路制造第二个焦国标。每个中国人都像厉鬼一样难缠,都像秋菊一样要说法,中国更就适合人类居住了。

此前听说过不少在机场被堵回的故事。最近的一例是小乔。我常想,对这种行径难道就没有一块表达抗议的地方吗?现在看来你找到了。这绝对是一个具有专利性质的伟大的技术发明。每个人都是上帝造的器皿。不要轻看你想出此道、做出此行,这是上帝在特别使用你这个器皿的明证。你使命甚大,荣耀无比。

不明白你和你目前的“王国”在国际法上的地位如何。相信你的智慧足可找到一个能够晒晒太阳的技术通道。光合作用的问题必须尽快解决。你的公务很繁忙,不多占用你的时间。愿你的心常存上帝的慈爱和怜悯,愿上帝的恩惠和安慰与你同在!胜利必定属于你!

2009年11月30日北京

 

111

 

——————

相关阅读:

成田机场日记(1):禁止中国公民冯正虎回国

成田机场日记(2):强行押送中国公民冯正虎去日本

成田机场日记(3):在东京成田机场被迫绝食

成田机场日记(4):坚守做中国人的尊严

成田机场日记(5):破釜沉舟,誓死回国

成田机场日记(6): 与王家瑞在日本入境口相遇

成田机场日记(7):向冯正虎援助一包饼干

成田机场日记(8): 日本人的友爱

成田机场日记(9):网络专家毛向晖的援助

成田机场日记(10):不移动

成田机场日记(11):香港大学学生陈巧文送食品

成田机场日记(12):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日

成田机场日记(13):中国公民不能回国,谁能相信?

成田机场日记(14): 艾未未助手高芜与英金融时报记者的现场采访

成田机场日记(15):不让冯正虎回国是我们的国耻!

成田机场日记(16):谢绝了联合国难民申请

成田机场日记(17): 赢得日本官员的信任与尊重

成田机场日记(18): 艾未未等友人的真情与温暖

成田机场日记(19):来自国内一位大学生的短信

成田机场日记(20): 六四学生领袖王丹的电话问候

成田机场日记(21):中国人权活动家冯正虎

成田机场日记(22): 全球知晓的新闻人物

成田机场日记(23):告示板的争议

成田机场日记(24): 中国民阵领导人现场慰问

成田机场日记(25): 各国民众关爱的“小孩”

成田机场日记(26):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

成田机场日记(27): 终于看到自己的推特

成田机场日记(28): 美国芝加哥的中国留学生

成田机场日记(29):美国CNN采访冯正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