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高智晟出狱后亲述遭酷刑及被关禁闭三年

086dcbe0-a79f-422c-93a8-36353e1ae5bb

图片: 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 (法新社资料图片)

美联社本周三发表今年1月对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专访报道及视频。高智晟曾要求美联社,要求等他完成两部书稿并将其安全送出中国出版之后,才可以对 外发表这次专访。高智晟去年8月出狱后被送到陕西榆林老家,今年1月他在老家接受美联社独家专访,证实他在狱中再度遭受酷刑并被单独禁闭达三年之久。高智 晟在这次接受采访后,再度与外界失联至今。

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之际,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在狱中遭到酷刑的消息,经美联社以专访报道曝光。美联社本周三(9月23日)以记者与高智晟面对 面的问答形式,播出了与高的专访。高智晟讲述他在新疆沙雅监狱遭到电棒击打面部等酷刑。他还说,他是在去年8月7日凌晨四点被释放,当时有公安部、新疆公 安厅及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的官员到沙雅监狱,监视其出狱情况,并将其送回陕西老家榆林。他说:“到了榆林机场后,因为我的弟弟在榆林,我们希望在弟弟家里吃饭,后被限制在我大哥的村里,但是这都没有什么,毕竟比在监狱强多了。我希望外界对我更多的不要用压抑很悲情去关注我。没有人能打倒我,这一点必须清楚。 (他们)这九年来,所有的手段都使尽了”。

高智晟说,监狱的生活的确很苦,在关押期间,狱方在他的牢房装设扩音机连续68个星期播送宣传广播:“他们对我的关押方式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中共监狱对犯人最严重的处罚手段就是关禁闭,法律规定不能超过15天,但是他们一口气关了我三年。我跟他们讲,你们什么也得不到,除了罪恶记录,你们什么也得 不到。我经常跟警察开玩笑,我说你们的空间在你们眼睛里面,我的空间在心里。你们的空间是有限的,我的空间是无限的。你们一闭眼,什么都没有,就是黑暗; 我一闭眼,就是光明”。

高智晟曾因担任法轮功学员的辩护人,2006年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软禁,在此期间多次遭到酷刑。2009年1月高智晟失踪,2010年4月突然在北京接受美联社专访,报道发出后,再一次被失踪。对于外界的追问,中国官方指高智晟因违反假释条件,被羁押在新疆沙雅监狱。

曾多次经历酷刑的高智晟说:“第一次受到酷刑的时候,我的确害怕,第二次就没有了。为什么没有呢,因为害怕遭致更多的压迫,更多的摧残。当你认识到害怕、恐惧没有任何用的时候,你就不恐惧了。第三次酷刑是2007年9月21日,对我实施酷刑的一群原班人马,当时他们对我实施酷刑后,我已经对外公布了。我给您讲一个很小的细节是第三次实施酷刑四、五个小时以后。当时是凌晨三点钟,他们就累了。这些流氓全部是上身什么也不穿,坐在凳子上休息,我倒地以后,他们休息不到一分钟,我就开始打呼噜,我就睡着了。当时就上来往我的头上踢了两脚。原话:你没心没肺,这样你都能睡着,说我们每次经历这样的场面后, 两三天都睡不好,你竟然能睡着,我说这就是人和狗的区别”。

在视频中,高智晟坐在带有陕北农村风格的木床上,精神饱满,气色良好,旁边摆放着现流亡美国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和孩子的合影。美联社说,高智晟年初 接受专访的一个条件是,要等几个月后他完成两部书稿并将书稿安全送出中国出版,才可以对外发布或播出该专访。如今,他已经完成了两部书稿并成功送至海外。 他在书中预测中共独裁统治将在2017年结束,他并描述了在中共之后建设一个民主、现代中国的蓝图。另一本书是写给他的儿子的,主要讲述有关他的家庭的故 事。

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最近常与弟弟通电话:“电话通过,和我们家几个弟兄都通过电话”。

记者:他现在有没有去看牙齿?

回答:没有去看牙,其他的我不太清楚。

记者:他接受采访的时候,是不是在陕西老家?

回答:不是,你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据海外的中文博讯网本周三刊出了高智晟最近给耿和的信息内容。高智晟在信中批评“西方政客群体为满足自私及贪婪,于各个时期,与各国邪恶政权抱团作 恶的丑记录俯拾即是”。他同时表示,他热爱美国人民,犹如其推崇美国价值一样。在困厄挫辱中,是美国人民及美国价值,托住了自己亲人的生活及希望。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