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说新语│红朝见闻录(三)

【众鸟欣有托】

1.己卯初夏,侍大丰朱先生杖履游阳羡,适为大水所阻,雨飞花谢,杜门而居,百无聊赖,竟至勾留旬日。其间幸得程姓老板诣门,力邀去其新开桑拿馆以遣羁旅闷烦。沐浴罢,程老板导之入一净室,居中一大案,八尺红星宣平展展铺开,笔墨妥妥地准备停当。大丰真解人,援笔力书“众鸟欣有托”五个大字付之。

【南方女孩水灵】

2.得过市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的某女作家,出差北京归来。茶馆中听她讲北京见闻,说在北京认识一位中国作协驻会老作家(男的),拉着她的手说:“南方的女孩啊,就是不一样,看这皮肤多嫩,多水灵。”我不禁好奇地问了句:“你今年几岁?”她说:“还有三个月五十二。”我看了眼坐在一边的肖老师,发现他正低着头在笑。

【我们文化人】

3.与友人坐茶馆一角喝茶闲聊,突然店中老板老板娘迎宾小姐急哄哄窜将出去,迎进七八个貌似兰亭诸贤,轻裾白祫,飘忽暇逸,迥乎不凡者。老板连声不停地说:“贵客光临,荣幸!荣幸!”迎到中间大桌坐定。认出贵客乃本地文联主席和一干文人,主席说:“你们这家茶馆很好,装修高雅,非常适合我们这些文化人来坐坐。”

老板老板娘正欣喜不已,我一朋友听了触气,走过去对主席说:“文化人岂可自称?我是生意人,如果我说这个茶馆装修豪华,非常适合我们有钱人常来坐坐,大家会作何看?”主席大窘,老板急打圆场,我劝道:“此为霜钟一杵,禅榻一棒,以申儆惕罢了,是帮他。”可叹这帮酸人,七八年过去也没见丝毫警醒。

【一轮明月照姑苏】

4.一村妇见城里人隆胸,仿效之,结果把相好的男人吓得半死,乃此妇不是隆大乳房,而是隆大了乳头。

八十年代初一保定大爷去北京看儿子,上公交车,因为人多,车门夹了大爷的屁股,大爷狂呼:“夹住腚了,夹住腚了!”一车人哄笑。儿子对爹说:“城里人管腚不叫腚,叫屁股。”售票员过来卖票,问大爷:“去哪?”大爷马上答:“安屁股门。”

一官员见某秀才诗中有句曰“一轮明月照姑苏”,大呼不通,遂援笔加“等地”二字。

多年来观地方官员主政,大致上不脱这三种范畴。

【没人要我的命】

5.女性一文艺,往往兼修丁玲之乱和三毛之作。每天在朋友圈展示二三十遍爱情,去趟欧洲,祖籍便搬到了西班牙;去趟北美,邻居都在曼哈顿。终于有一天,梦醒发了条微信:“我要为爱而死,却没有人要我的命。”卧槽!也太悲惨了。

【鹅主席】

6.攀附之风,书画圈尤烈。王伯敏一生攀附黄宾虹。“一粟山房”父子攀附徐邦达。写书法的,攀附启功先生者成群结串。窃以为,下届中国书协改选,鹅是最合适的主席禽选。鹅的祖上,深得书圣王右军激赏。论渊源,鹅家学有自,当主席,没有人比它更有资格的了。

【有酒当饮 无孔不入】

7.友人庄上明瓒上人,俗姓张,名永强。少时秉性不羁,楚馆秦楼,一路挥霍,号称“有酒当饮,无孔不入”。八桂陈先生为加二字曰:“有酒当永饮,无孔不强入。”浑然天成一副嵌名联。

【末技毁三观】

8.在众多的技艺里,学了以后会让人表现得三观尽毁,好恶不分,迂腐莫名,甚至不懂礼貌,没有家教,并且产生奇怪的优越感,书法是最典型的。更有趣的是,这些优越感爆棚的人基本上没有人通过书法这种末技对社会有任何贡献,但这不妨碍他们仍表现得好像他们才是拯救传统文化的唯一希望。

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不外乎一部美学史。无论生活,志趣,乃至制度。书法创作是一个不断提高的审美过程,精深可以超超独先,平淡使得人人领解,此中消息,似乎口不能言。

前人论诗:“诗题洁,用韵响,便是半个诗人。”书法也一样,内心干净,堂正,即便信手任心,也能形端容洁。

2015年9月25日, 1: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