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为法媒专业性拙计 希望西方记者提高姿势水平

在新疆,以上“五种人员”不可坐公交。

在新疆,以上“五种人员”不可坐公交。

原标题:环球时报|《新观察家》文章既很偏激,又不专业

相关阅读:

法国《新观察家》杂志总编辑马修·克鲁瓦桑多以社论的名义发表文章,宣称该杂志驻北京女记者高洁(Ursula Gauthier)“受到威胁”。

事情的原委是,在巴黎遭到恐怖袭击、中国公众对法国给予高度同情的时候,高洁于11月18日发表一篇文章,指责中国政府试图在支持法国反恐的同时塞进“私货”,将中国新疆发生的暴力事件也说成是“恐怖主义”。文章竟宣称“新疆暴力更多的是由于受到无情的镇压”。

去年3月高洁还在一篇言辞更尖利的文章中批评新疆反恐,称那里发生的是“军人和警察占领区的起义之举”。

《环球时报》11月20日发表社评,批评了高洁令人震惊的偏见,并且指出,在中国媒体齐声谴责IS对巴黎的恐怖袭击时,《新观察家》这样做是“以怨报德”。

据《新观察家》的最新社论说,此后“高洁的Facebook账户受到了互联网用户的各种谩骂,甚至出现了对其进行死亡威胁的言论”,并且说“这是本刊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如此悲惨的一幕,这也是对新闻自由的严重威胁”。

如果确实有人在Facebook上对高洁进行超出批评正常限度的围攻,我们反对。但Facebook不是中国网站,《新观察家》应该去找美国人扎克伯格交涉(注)如果高洁的确遭到应予重视的“死亡威胁”,那么我们强烈建议她报警。

不过有一点必须讲清,高洁的文章明显为新疆恐怖主义势力张目,白纸黑字,她想不认账,说成是中国人误解了她的意思,这个马虎眼她是做不成的。反恐是当今国际社会的大是大非,高洁输了道义,就须承担相应责任。

《新观察家》作为媒体机构,本应对供职记者的明显过错进行追究,堵住机构的漏洞,但该杂志总编辑的做法正相反,为给高洁护短完全不顾是非曲直,搅乱事情原本的性质。

仔细读一读高洁的文章,且不说它在价值观上的偏执,新闻专业人士很容易发现它缺乏专业性,内容粗糙,情绪化严重。我们高度怀疑《新观察家》的后方编辑流程也荒疏、残缺,严重低于西方主流媒体的通常业务水准。高洁的报道完全看不出她是在 中国生活多年的人,她的文章让人感觉出自对中国一无所知、仅凭想象写稿的驻华记者新手。她的编辑部也无人帮她纠错。

我们有理由质疑,在中国舆论指出高洁报道的严重硬伤之后,高洁与《新观察家》为避免陷入丑闻,打起受到“威胁”“迫害”的悲情牌,试图蒙混过关,不亏反赚。他们寄希望于一些其他西方媒体会出于价值观的惯性出手帮忙。

现在高洁和《新观察家》不仅不认错,还表现得很蛮横,一副强势姿态。他们指责中国外交当局不及时给高洁延长在华记者工作签证,俨然他们一直正确,而中方则一错再错。他们就差要求中国社会反过来向高洁和《新观察家》道歉了。

实事求是说,高洁和《新观察家》真是让中国公众看到了西方媒体参差不齐的下限。以往我们对西方媒体价值观及政治上的自恋感到无奈,但《新观察家》让我们看到业务质量低劣以及为掩饰沉沦靠政治博出位是什么样子。很简单说,《新观察家》是在中国社会给西方媒体群体丢了脸的

希望《新观察家》以后的驻华记者能养成深入社会的习惯。我们感觉高洁太不了解中国了,《新观察家》编辑部恐怕对中国的实际情况更知之甚少。他们的对华报道就像拴在西方价值观绳子上高高飘在空中的风筝,自己觉得挺美。虚心点吧。

注:据无国界记者组织声明,针对高洁的死亡威胁出现在人民网评论版块,其照片住址等个人信息遭人肉后被公布在一些大陆门户网站论坛内。

2015年12月26日, 12:26 上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