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王冲:长城万里今犹在

GFW827a6aa1_o

从帝吧出征,我想到了大禹治水,想到了康熙不修长城。

4000 多年前,黄河流域水患,尧任命鲧负责治水,鲧采取“水来土挡”的策略治水,也就是“堵”,结果劳民伤财,未能成功。

鲧治水失败后,他的儿子禹子承父业,采取“疏导”的方法,经多年奋战,三过家门而不入,终于平定了水患。

以防火墙为基础的管理理念违背互联网精神。

1691年,古北口一带的长城坍塌甚多,总兵蔡元向朝廷“请行修筑”。康熙皇帝予以拒绝,他说:“秦筑长城以来,汉、唐、宋常修理,其时岂无边患?明末我太祖统大兵长驱直入,诸路瓦解,皆莫能当。可见守国之道,惟在修德安民。民心悦则邦本得,而边境自固,所谓‘众志成城’者是也。”

大禹治水成功的关键,在于抓住事物的本质规律,以疏导取代堵塞;康熙则认为“一道墙”不是阻挡住失败的来临,墙内的人心才是关键,他也是认清了事物的本质规律。
按照马克思的观点,规律就是事物运动过程中固有的本质的、必然的、稳定的联系。
规律是客观的,因为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

花开花谢是规律,生老病死是规律,月有阴晴圆缺也是规律,在人类数千年的实践中,发现了无数事物运行的规律。据此行事者,终有大成。

在社会领域,要和平不要战争,要平等不要奴役,要友爱不要屠杀,要民主不要专权,这些都是人类普遍承认的价值,是世界得以正常运行的基本守则,这是社会的基本运行规律。

相比报纸、杂志和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新媒体也有其规律,对此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众说纷纭的新媒体特征里面,最为基本的规律,莫过于自由、平等、开放、共享。

然而,以防火墙为基础的管理理念违背互联网精神。

防火墙是安装在内部网和外部网之间的一种访问控制设备。它是不同网络安全域信息的唯一出入口,能根据个人及企业的不同安全需求来控制出入网络的信息流。

这项技术,被中国加以运用,形成了一道“防火长城”。

然而,防火长城对网络内容的审查是否限制和违反了言论自由,一直是受争议的话题。

虽然官方不予明确,但“翻墙”早已成了海内外所熟知的事。从管理的角度,一国政府有权依法管理互联网,而中国复杂的国情也使得对互联网的管理不能掉以轻心。

防火长城

然而,问题在于,当“防火长城”遭遇言论自由,使得这一管理方式缺乏理论的有力支撑;当“防火长城”让中国变成一个巨大的“内部网”,不利于国家形像的构建,和近些年中国整体的开放姿态也不相适应;当“防火长城”的存在被一再否认,也突显了中国的不自信和这一措施和制度法理支撑的匮乏。 更关键的是,互联网作为以自由、平等、开放、共享为基因的产物,实际是难以阻隔的。从技术层面看,用一个小软件就可以实现“翻墙”,不需要高深的专业技术;从人的心理层面看,越是禁止,越是等于鼓励,“防火长城”的存在,其实是鼓励用户翻墙看海外的资讯

当然,防火墙的作用在于让某些信息很多普通民众看不到,但它无法挡住精英的视野,反而给攻击中国缺乏言论自由的人落下话柄,它的投入、收益、损失,都应该重新评估,如何对外解释这个特殊国情下的产物,更需要有战略思维。

对此,合理的方式应该是大方的承认,并逐步放开对西方中英文主流媒体的屏蔽,然后逐步放开港台的管制,之后,通过立法方式规定哪些信息为“非法”,依法屏蔽。这样,才是依法管理互联网,才能带来互联网上的长治久安。单纯靠防守,的确不是长久之计,诗云: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6年1月30日, 7:4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