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该如何理解CCAV春晚被“好评如潮”?

k8ddd

问:该如何理解CCAV春晚被“好评如潮”?

答:昨天除夕夜,一年一度的CCAV春晚也如期过场。尽管20多年来,我就几乎没有看过春晚,但在今天从朋友圈和媒体报道中也大概知道春晚到底好不好。根据春晚总导演自己的评价,一百分:“我觉得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根据CCAV自己的新闻联播报道,“央视春晚好评如潮”。

如果对于一个肤浅的社会观察者来说,应该不难得出今年春晚口碑不错的印象。无论是总导演自己的评价,还是该国最大的电视机构的新闻联播报道,都支持春晚“好评如潮”的口碑。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我的朋友王五四、宋石男和贾葭也在春晚结束数小时之内发表了对今年春晚的评论,不过他们的评论文章都在第一时间被屏蔽、删除;与他们类似的还包括绝大多数对春晚没有“好评如潮”的评论。

从现象上来看,当权力集团能够将所有负面和批评的声音都屏蔽和消灭掉,那么剩下的就必然是“好评如潮”。但是,从心理学角度,禁止批评的“好评如潮”没有任何意义,也不能作为任何有价值的社会舆论样本予以分析讨论。在一个没有压力的情境下,人们无论表达批评和赞美都不会感受到任何威胁,那么他们无论是表达批评还是赞美都可以作为他们对于特异性对象的态度数据,可以进行有效的统计和分析。但是,如果人们感受到社会压力时,哪怕是微弱,而且不会有任何威胁和风险的从众压力,人们都可能会扭曲自己的真实态度,而迎合调查者或大众的权威或主流态度倾向。更别说受到实际的压迫和威胁,人们所表达的态度已经失去真实的参考价值;特别是在成规模、系统地屏蔽和删除不受欢迎的态度表达。

因此,从社会或社会心理研究的角度,直接引用春晚导演和官媒报道的数据没有任何价值。春晚导演所言及的“一百分”“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显然不是为观众或民意而表达的,而是为受命的权力集团所表达的。该国最大电视机构以及官媒所报道的公众舆论数据也显然是在屏蔽和删除不受欢迎的态度表达之后选择性报道的结果,其迎合对象也显然是神秘的权力集团。这就好比,10个人吃了权力者的屎,有8个人觉得难吃,但剩下1个傻子和1个谄媚者说味道不错,然后“抽样”调查就抽这个傻子和谄媚者,然后得出“好评如潮”的结论并广泛传播。

不仅如此,屏蔽和删除不受欢迎的态度表达,以及选择性地拣选符合宣传口径的态度表达予以广泛报道传播,所造成的后果还不仅仅在无法得到有效的社会舆情数据,更严重的后果在于无论权力集团还是民间都将陷入面对失控的民意舆情的泥潭。特别地,对于一个复杂的、民意严重撕裂的社会来说,当权力集团和第三方观察者都无法有效地得到靠谱的民意数据时,社会失序和崩溃的风险就会失控。这种失控不仅对于社会个体而言会掩饰真实的态度表达;对群体而言则从行为层面反映出虚假的民意态度诉求;对权力集团则会高估民心的向背并极易做出误判,以至于蹈入做什么都错的“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

概而言之,CCAV的春晚被官媒“好评如潮”从微观的角度将进一步地使官媒的报道失去公信力和任何参考价值;从宏观的角度,却不过是社会民意和民心向背的进一步失控和失序,往日渐怠惰力竭的骆驼身上再扔一根稻草,再扔一根稻草,再扔一根稻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版Lantern 2.0,翻墙快速易用小巧安全。

2016年2月8日, 10:13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