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46.00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落马了。得知这个消息,虽然早就预料,但还是有了许些感概,甚至为又一位高级官员沦为腐败分子而有些痛心。

我与李嘉是有过交往的。那是几年以前了。当时,他还是梅州巿委书记。广东省某单位在梅州的著名景区搞活动,我受邀发表演讲。听众就有李嘉。演讲后,李嘉以老乡的名义请我喝茶。其间,他告诉我,他是中山大学的工科学士、经济学硕士和哲学博士,从学校团委到省团委然后到梅州来任职的。他说,在梅州这样的以农业为主的地方,要特别注意三农问题。因此,我有关三农方面的书和文章他基本上都读过。

这赢得了我的好感。因为,像他这样层次的官员能准确地说出你某一观点的出处,还真是不多的。我感觉遇到了知音,尽情地向他倾诉我对农村存在环境污染、土地流失、空心化及基层组织黑恶化等问题的担忧。他很认真地听着,时不时点头赞许或直接质疑,并讲述了他要打造绿色梅州的计划。聊得很投机。他很真诚地邀请我担任梅州巿发展顾问,我也很高兴地答应了。

作为顾问,虽然没有任何经济报酬,我还是感到责任重大,需要认真履行职责。我曾就梅州市基层政权建设、梅州农村的环境保护以及生态农业等问题同李嘉通过电话等方式交流过意见,他都给予了热情而恰当的回应。应该说,这时的双方是有基本的尊重和信任的。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们这种关系。当时,梅州有一些农民,为不服强拆的事找我投诉。我就给李嘉打电话反映这些情况。李嘉强调有大项目落户,农民不知全局利益的需要,只能强拆。快速发展经济,是省委交给他的任务。他要对重用他的省委领导负责。我坚持执政者首要任务是保证国家的法律实施,应该对民众负责。为大项目搞拆迁,应给予适当补助,不能为了政绩和商家的利益而让农民的合法权益受损。双方发生了争执,他非常不愉快地挂了电话。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对梅州发展也少了许多关注。

不久,他到珠海担任书记。这期间,珠海市有关部门曾请我给珠海市党政干部讲过课,但没有见到过他。只是有一次,他的一位部下,转达过他的问候,并希望我能理解他现在的工作压力等等。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讲完课很快离开了珠海。

现在他被调查了。中纪委的刊物发文说,李嘉等人,台上道貌岸然,台下乱纪枉法;人前正襟危坐,人后骄奢淫逸。用百姓的话来说,点灯是人,熄灯是鬼。

我不知道李嘉到底犯了什么事情,但我相信中纪委的刊物这样说,应该是有相关证据的。可是,我在想,李嘉们生下来就是这样的吗?如果是,为什么要将天生就在人鬼之间的李嘉们推到如此重要的领导岗位?如果不是,又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他们有如此改变?

从我与李嘉有限的接触来看,他的智商和情商都是非常高的。他在名校受到过非常好的教育。如果不从政,他完全有可能成为工程师、著名教授甚至巨商。可他从政了。他们也许曾有通过自己的执政造福一方的政治理想。但在现实的政治逻辑中,他们获得权力,由他们的上级决定;他们也只对上级负责,只接受上级的监督。这些不受民众监督的权力,会使他变得不认识自己。在这种意义上,李嘉等人,是这种体制的受益人,又是这种体制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