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7月17日,《》杂志社社委会发出社长杜导正签名的“停刊”声明后,几天来,实际接管杂志社的“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出人员和仍然运作的《》社委会处于对峙状态。

《炎黄春秋》官方网站被更换密码后,目前处于派出接管工作组控制下,几天来,该网站先后发布多条消息,彰显工作组对杂志社的实际控制。

不久前,该网站发布消息,称“为了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其他杂志社管理层级设立相一致”,新班子接管后,将取消社委会、秘书长和总经理等机构、岗位,保留原来的顾问和编委会。新任法定代表人(总编辑郝庆军)进入编委会,取消编委会“召集人”和“副召集人”,编委会的召开由新任法定代表人召集。

这一通知,试图从根本上取消目前仍在运作的《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的存在。

7月18日上午,《炎黄春秋》杂志社在被接管后,举行了“新班子”主导下的第一次社务会议。

官网宣布,杂志将继续坚持“实事求是,秉笔直书,以史为鉴,与时俱进”的办刊宗旨;将以中共中央两个“历史问题的决议”为准,评述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保持《炎黄春秋》杂志原有的办刊风格、办刊类型和刊物样貌不变;畅通原有的供稿渠道、发行渠道。

当天,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出任命的接管组贾磊磊(新任社长)、郝庆军(新任总编辑)举行了“社长、总编辑联合办公会议”,安排了工作人员分工,并确定了稿件要求、编辑流程以及编辑《炎黄春秋》第8期稿件的相关事宜。

根据这一说法,《炎黄春秋》杂志将在原班人马基本出局的状况下,由新接手的班子继续维持出刊,这一做法将减少关闭这家杂志的政治敏感度。

7月19日,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委托北京律师莫少平、丁锡奎,向中国艺术研究院以及院长连楫呈送了律师函。

该函提出,《炎黄春秋》杂志社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双方签定的协议合法有效,任何一方不可擅自终止协议。现在该院单方终止协议,是严重违约行为;目前,炎黄春秋已经委托律师们提出诉讼,单方终止协议及擅自撤换领导人的行为,诉讼终结前,未有交接情况下,该院派人强行进驻杂志社的办公场所,严重干扰其工作秩序,迫使它不得不停刊,已违法,情节严重的话,甚至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刑事犯罪。

因此,律师建议,在诉讼最终法院判决下来之前,以及在没有进行法定交接程序履行前,中国艺术研究院应撤出派出人员,归还官网密码,并恢复杂志社的正常工作秩序。

目前,中国艺术研究院除了贾磊磊、郝庆军两名负责人以及会计外外,另外安排了六七名不明身份的工作人员,带着床铺被褥24小时常住杂志社。

今天,被接管的《炎黄春秋》官网宣布,日前,中国艺术研究院已指定内部审计部门,统一对院属企、事业单位的财务收支和重要项目进行审计。

该通知要求,被通知审计的企、事业单位积极配合审计工作,提供完整的财务会计资料,并强调凡销毁、隐匿、拒不交出财务会计资料的行为人,院方将依法“严肃处理”。

知情人认为,这一通知目的可能是为了夺取目前可能在杜导正主导的社委会控制下的杂志社财务账目,彻底从经济上消灭“流亡”社委会及其抵制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