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官话 | 司机冒着生命危险去给市委书记送衣服 结果怎样

看了《给发改委主任做司机的苦:总在外边熬夜,这可怎么行?》,让我想起自己接触过的一些司机,想起他们的苦。为了讲述方便保护隐私,下文更改了几个司机的姓氏。

小钱:兼做局长的“按摩师”

小钱给局长开车,局长爱应酬,尤其爱喝酒。

领导喝完酒容易头疼,每次都要喊小钱进来帮着按摩头部。

一开始小钱并不情愿,觉得自己的职责是开车,又不是按摩,你头疼关我啥事。

但有份工作不容易,小钱不想得罪领导,就只能人在屋檐下低头。时间长了,小钱的按摩手法越来越不错,把领导服务得很舒服。

局长一有酒局就喊上小钱,哪怕是有些私人聚会,也让小钱来以备“不时之需”。
大伙都笑小钱“有福气”,给领导开车有方向盘,不开车还可以拿领导的头当方向盘。

小钱忍了又忍,对此意见很大,直到一年后局长调走,才结束“按摩师生涯”。
新局长到任后,小钱去局办公室说“说啥也不跟领导开车了”,办公室主任会意一笑,也没为难小钱,就让小钱当了机动驾驶员,主要负责送送文件什么的。现在还有人见到小钱就取笑说“少了个‘方向盘’吧,还习惯吗”,弄得小钱哭笑不得。

大孙:被领导怀疑为“大嘴巴”

大孙给一位正处级主任开车,主任好交际,应酬自然多。喝过酒之后,话会特别多。酒桌上要说,上了车还要说,总之很爱表达。酒后容易失言,难免会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包括本单位一些不宜公开的事情。

等到酒醒,主任就忘了自己说过什么。听别人说起本单位的事情,他还会大吃一惊,说怎么那个人会知道这个事情,是哪个给传出去的。怀疑来怀疑去,就觉得大孙嫌疑最大,因为自己在车上谈过这个事情,大孙听到过,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只可能是大孙给传出去的。

想到大孙“大嘴巴”,主任就很生气,有时候会直接批评大孙,说他“不懂纪律,怎么能把单位的事情到处乱传”,有时候会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大孙,好像什么都是大孙传出去的一样。

大孙满腹委屈,自己一向谨言慎行,尤其给领导开车,更是小心加着小心,结果还是被领导怀疑,而且还不好当面说是领导自己酒后失言传出去的。只能自己哑巴吃黄连,给领导当“替罪羊”。直到公车改革,很多领导干部不让配驾驶员,大孙就在办公室负责日常后勤工作,才逐渐告别了被怀疑的尴尬生活。

老赵:半夜给市委书记送衣服

老赵是我们这个地级市市委办的机动驾驶员,就是不专职跟领导,有事情随时听调度。当了二十多年的驾驶员,除了练就好技术,还磨出好脾气,轻易不会发火,不过对有一件事是例外的。

某日凌晨1点,老赵忽然接到市委办一位副主任的电话,让他赶紧去市委书记的住处拿几件衣服,然后送到一个建在山里的酒店。

原来,市委书记去调研旅游项目——建在山林间的一个养生项目,活动完事儿,天色已晚,书记就决定在刚建好的一个酒店里休息。

也不知是市委书记的意思,还是市委办工作人员自己的决定,非要给书记送几件衣服过来(包括里面穿的)。这任务就摊到老赵头上。当时天降大雨,从城里进山里都是土路,下雨就泥泞湿滑,而且道路两旁没有路灯,夜间行车危险万分,天晴时要开两个小时的车,此时进山恐怕要四五个小时。

老赵知道市委书记的车里一般会有一套备用服装,第二天早上书记会返回城里,送衣服显得多此一举。而且,这个时候进山实在危险,自己是老驾驶员也不敢冒险。就和市委办副主任解释,能不能不送或者等雨停了再送,不然真的有生命危险。但副主任就是四个字“不行,马上”。

没办法,老赵只能去市委书记的住处拿了已经准备好的衣服,壮着胆子开车进山。老赵后来说,当时是又气又怕,车在路上一滑一扭的,真以为自己要死在路上。经过了五个小时的“冒险”,老赵终于在早上七点多到达酒店。

不过,迎接他的是市委办副主任的冷眼和怒气,副主任指着老赵的鼻子说:“怎么现在才到,书记已经起来了,都洗漱好了,你现在送到有个屁用!”

老赵更是火大,但还是忍气吞声将衣服放到桌子上,扭身就走。

事情过去几年了,老赵还是义愤填膺。他说:“我一个开车的,但我也是个人,没功劳还有苦劳吧。我冒着生命危险,已经是最快速度了,不但没一句问候,见面就骂,还有没有人性?”

……

按摩师、替罪羊、冒险者,本来只负责开车的驾驶员还多了不少身份出来,搅进和开车无关的事情里,其中的苦和不易有时外人难以体会。可见工作都不易,还是要多听听其他岗位人的故事,增进一下了解,就会少点“你们工作最清闲了”“你们岗位最有油水了”之类的妄加判断。

(作者为办公室文员)

2016年8月1日, 9:31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