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撰稿人 刘洋 发自加拿大

Screen Shot 2016-08-19 at 上午7.35.43

位于温哥华列治文市中心地段的“SPA Versante身活馆”占地1.5万平方尺(约为1500平方米),号称大温哥华地区最豪华最专业的SPA,目前仍在正常营业中。但这家SPA的老板程慕阳却依旧不知所终。

程慕阳目前的身分是加拿大慕阳国际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慕阳国际”在温哥华列治文市区的一栋六层灰色写字楼的四层,写字楼电梯口的还保留着程慕阳公司的名牌4030“Moyeung Enterprise Ltd”。在2015年初中国“”出台之后,程慕阳几乎在一夜之间隐藏于无形,“慕阳国际”很快也人去楼空,但是程慕阳投资的几个大型地产项目,比如温哥华的一处奥特莱斯(outlets)、列治文河畔黄金地段的高档社区项目River Park Place第二、三期,依然在运行。

电影《教父》系列里有这样一段令人深思的情节。第二代教父迈克·柯利昂认为,自己的家族不能总是从事黑手党的走私、赌博等见不得光的产业,他们要洗白、从事合法生意,并且将自己的子弟培养为律师、国会议员,甚至是美国总统。

在名列“红色通缉令”的外逃贪官里,似乎程慕阳也有类似的眼光。程慕阳在2000年携款潜逃加拿大后,化名迈克尔·程(Michael Ching),在加拿大从事房地产行业,凭藉雄厚的资金基础和广泛的政商界关系,正为其女程颂莲(Linda)铺上一条通往加拿大政界的金光大道。

Linda的光荣与梦想

Linda是个未满20岁的加拿大华裔女孩,她拥有极为优越的家庭条件――住在温哥华橡树岭小区估价338.7万加元(约两千万港币)的豪宅内,父亲是个成功的地产商人。但是她在自己的推特里,并没有像其他华裔富家女一样,“晒”出爱马仕限量款皮包、精致的米芝莲法餐、加勒比海私人岛屿度假,而几乎全是关于她参与加拿大执政党――自由党青年组织的各种活动。

Linda是个野心勃勃的女孩,从事法律与政治事业,是她的梦想。

Linda现在就读于温哥华UBC大学政治学专业。如果一切顺利,她将在政治学本科毕业后攻读法学院,获得律师资格,以后可能继续在加拿大自由党内发展,选举成为国会议员,甚至未来能够进入内阁,成为加拿大“正省部级”官员。在加拿大的民主体系内,她或将拥有不可限量的发展。

而这锦绣前程,也归功于她的父亲――“红色通缉令”外逃商人程慕阳。程慕阳系中共前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之子。中国警方指控他帮助其父程维高的秘书李真(已于2003年被执行死刑)转移赃款、勾结他人贪污国家财产,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对其进行全球通缉。据悉,他依靠高官父亲的运作,在零投入的情况下,在中国境内外创办了32家公司,资产总值至少数亿元人民币。

(右)Michael Ching 2011年在加拿大出席一场活动时的照片。Canada Asia Pacific Business Association 图片

(右)Michael Ching 2011年在加拿大出席一场活动时的照片。Canada Asia Pacific Business Association 图片

按照温哥华本地华人媒体的说法,Linda堪称“完美女孩”:拥有多元化的成长背景的她,于1996年出生于香港,在北京度过幼年时光,4岁随父母来到加拿大温哥华,2004年入籍加拿大。

Linda的母亲名为宋香祺,内蒙古包头市人,认识程慕阳时还是内蒙古某工学院学生,其父原系包钢工人,后在包头市经委工作。据熟悉程慕阳夫妇的人称,“小宋(宋香祺)喜欢打扮,每次见面都是浓妆艳抹。她还特别喜欢奢侈品,经常买名贵的包和首饰。”1995年,程慕阳夫妇在北京市金朗大酒店举行了婚礼,次年程慕阳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权,2000年左右,程慕阳夫妇一起移民加拿大。

Linda高中毕业于温哥华西区著名私校约克豪斯女校(York House)。在家庭优渥的环境和加拿大倡导素质全面的教育体制下,她在学术、社交、音乐、运动、美术设计等方面都颇有建树。音乐方面,Linda不仅会弹古筝、吹长笛,还拥有钢琴ARCT演奏级证书;在体育上,Linda喜好马术、体操和游泳;在美术设计上,她会画油画,还做时装设计。

然而Linda想要的并不仅仅是富家女的生活。在其父的支持下,Linda很坚定地要走从政这条并不好走的路。

Linda也的确很有这方面的潜质。根据接触到Linda的人反馈,Linda为人低调、大气,待人接物沉稳老练。Lind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受父亲影响很深,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锻炼她对事物的独立判断能力。在人生道路选择上,Linda亦很有主见。起初,程慕阳夫妇打算让她选择美国“常春藤”名校就读,但是Linda认为,要坚持自己在加拿大从政的梦想,还需要扎根加拿大本地,所以她选择在温哥华本地的加拿大著名高校UBC就读政治学。

多数加拿大华人学生都会选择金融、会计、计算机等容易找工作、工资待遇好的热门学科,政治学专业可称是“少有人走的路”。

Linda曾这样表露过心迹:“我想当律师,是因为希望可以利用司法制度,去维护公平公正,帮助客户争取应有的利益;想从政,也是希望来帮助人,帮人发声传递诉求,为弱势群体争取权益。”

与加拿大执政党关系密切

Linda的推特头像是她与加拿大现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的亲密合影。根据熟悉Linda的人透露,Linda曾做过小特鲁多的翻译。在她的推特上,可以看到她与不少加拿大自由党内重量级别人物的合影,包括时任国会议员Adam Vaughan、Hedy Fry、Marc Garneau等。

2014年程颂莲(Linda Ching)曾在twitter上发放与加拿大自由党党魁杜鲁多(Justin Trudeau)合照。 twitter图片

2014年程颂莲(Linda Ching)曾在twitter上发放与加拿大自由党党魁杜鲁多(Justin Trudeau)合照。 twitter图片

Linda本人拥有一个“高端大气”的头衔:卑诗省自由党青年团(Young Liberals of Canada in British Columbia)主席。调侃来讲,Linda相当于共青团卑诗省委书记,已然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加拿大明日政治之星。

Linda热衷于政党活动,也与其父亲程慕阳的授意有关。程慕阳与加拿大自由党关系紧密,在温哥华本地也不是什么秘密。《南华早报》曾报导过,加拿大自由党领袖、现任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与程慕阳父女关系密切,并得到两人的资金和政治支持。

加拿大自由党与加拿大保守党是加拿大两大政党。现总理小特鲁多的父亲老特鲁多(皮埃尔·特鲁多)在1970年代和80年代曾任加拿大总理。自由党在2015年10月的大选中获得胜利,党魁小特鲁多也成为加拿大第23任总理,成就了加拿大政治史上第一对父子总理。

Linda虽然年轻,却和小特鲁多“颇有渊源”。2012年10月,在温哥华的机场酒店内举行的一场记者会上,Linda被选中发表三语(中英法)演说介绍小特鲁多。而此前一天,小特鲁多刚刚宣布将竞选自由党党魁。在大批加拿大媒体和上千名小特鲁多的支持者面前,高中生Linda以普通话、英语和法语宣布,她人生中的第一张选票会投给小特鲁多。

按照加拿大的政治版图,温哥华基本属于自由党的“铁票仓”。程慕阳在加拿大构建其地产帝国时,积极向自由党提供政治献金。由于程慕阳入籍加拿大屡屡受阻,难民申请多次遭拒,有本地分析人士称,程慕阳多次向本地自由党提供政治献金,是希望能在移民过程中有所帮助。据信,Linda能够获任青年自由党人分部主席,和程慕阳的资金和人脉运作不无关系。

据当地媒体报导,自2007年起,程对温哥华本地自由党及其政客总共捐款1.6万加元(约合9.6万港币)。按照加拿大限制政治捐款的法律规定(个人政治捐款限额每年1500加元),程慕阳的捐款数额可谓可观。而程慕阳在2015年“红色通缉令”嫌犯身分暴露后,一度引发温哥华当地政坛震荡。自由党人士纷纷表示“不认识程慕阳”,意在与其撇清关系。

“她不再担任主席的唯一原因是她的任期已满。根据自由党的宪法,不仅是她,整个理事会都将会更换。所有的成员都将由重新选举产生。这只是应有程序的一部分,和她个人或者家庭的情况没有任何关系。”

奥利维尔还说,据他所知,Linda没有参加下一届的竞选。

Linda与程家的未来

2015年,Linda持有父亲给予的资产一事也被曝光。有报导指Linda在2015年4月初从加拿大汇出100万美元到美国一家上市公司,作为合并融资。据悉,在提交给加拿大及美国证监部门的文件中,披露了有关Linda汇款情况。有证据表明,Linda是在2015年4月22日中国发出“红色通缉令”以前,于4月2日汇出这笔款项,用以投资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Premier Exhibitions。据悉,这家公司拥有泰坦尼克号(Titanic)和船上工艺品的打捞权。

此事或可表明,程慕阳已经开始通过各种方法,将其钜额资产逐步转移到其子女手中。

2015年4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境外不是法外,中国政府坚决惩治腐败,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天涯海角,中方都会将其绳之以法。像程慕阳这样的逃犯必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但程慕阳遣返回国一事并不乐观。

程慕阳在1996年获得了加拿大枫叶卡(永久居民证),他曾于2001年和2004年两次提出申请加入加拿大国籍(绿卡),但都没有成功。程慕阳于2012年在加拿大申请难民身份,但在2014年被加拿大移民部以“可能在加拿大以外犯有严重非政治性罪行”为由拒绝。

在“红色通缉令”发布后两个月,程慕阳向加拿大法庭提出诉请,称其应当接受难民保护,并请求法庭覆核遣返令。2015年7月17日,加拿大温尼伯法院对程慕阳请求复审加拿大难民署驳回其难民身份申请的裁决一案做出判决,裁定程慕阳获胜,其难民申请将被发回加拿大难民署予以重新考虑和决定。

程慕阳与妻子共有3个子女。目前除程慕阳本人之外,包括Linda在内的其他家人均已入加拿大籍。退一步来说,即便程慕阳本人能被遣返回国,Linda和她的姐妹还会继续留在加拿大。

相关阅读:端传媒 | “一不躲,二不藏”,美国红通嫌犯的公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