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海归 | 奥运狂欢之后的狼藉——谁来买单

不久前,曼城和曼联的德比决定在“鸟巢”举行牵动了大批中国球迷的心,球迷们不远万里来到北京准备欣赏这一场精彩赛事。但25日下午,组委会和双方俱乐部却对外宣称由于受到近日连续强降雨天气的影响以及为了保证球员和球迷的安全,本场比赛临时决定取消。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中国商业足球赛因天气原因取消,然而令球迷费解的是虽然比赛临近前几天的强降雨是事实,但比赛当天的天气却是晴空万里。对于比赛取消的真正原因,有部分英媒指出并非由于天气,而是“鸟巢”糟糕的场地状况。并且,双方主教练瓜迪奥拉和穆里尼奥都曾在赛前发布会上表示以目前的场地状况来看,这场比赛的主要目的是保证球员不受伤。

6403LDF74Y4

在经历过北京奥运会的辉煌以后,“鸟巢”便开始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大家似乎早已忽略了它的真实身份——国家体育场,更多的时候它被定义为一个旅游景点。一个曾耗资巨大、专为顶级赛事定制的国家级体育场,现在却无法为一场英超足球比赛提供合格的场地,以至于主办方和参赛方拒绝比赛,这对一个顶级体育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耻辱。

有人说,“鸟巢”在成功举办奥运会之后,为了实现盈利,更多的是承办商业娱乐活动,对专业体育方面的疏忽是难免的。事实上,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结束后,“鸟巢”的影响便开始逐年降低,随之而来的是亏损的逐年递增。据鸟巢国家体育场管理方透露,“每年只要开门,什么也不做,维护费用也需要花费一亿。”并且鸟巢的年计提固定资产折旧也逼近1亿元人民币。作为奥运会主场馆,“鸟巢”面临体量大、功能单一的困境。

640RILWF17L

毋庸置疑,八万人的坐席量让大多数体育项目望而生怯。中超联赛队伍曾想把“鸟巢”作为主场进行商业运作,但在平均一万人上座的中超比赛观众数量面前,这种想法也只能作罢。这就是鸟巢的尴尬之处,大多数体育赛事的观众数量和盈利水平不足以支撑在“鸟巢”里举办。庆幸的是,作为主场馆,“鸟巢”至少还能获得一部分旅游收入,但北京奥运会期间建造的大多数次要场馆却属于绝对的亏损。

当然,造成奥运会项目的亏损以及赛后经营不良的原因是多元的,是每一届奥运会承办国都会面临的难题。现如今的奥运会不仅仅是运动界的一场盛会,也是全球人民的一场狂欢,更是一个国家吸引投资,拉动经济和发展推广国家软实力的媒介。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从蒙特利尔到希腊,甚至到之前的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奥运项目毫无例外的让各国从想象中美好的“奥运经济”中撞到了墙上,一身狼狈。从宏观上来看,奥运经济产生价值是超出了奥运投入成本,但其中很多价值都是“溢出价值”,而不是承办国得到的,对于国家本身的投资来说是亏损的。例如北京有名的奥运村,现在的房价已经涨到平均8万/平方米,其中奥运村的带动作用肯定是功不可没的。但是这些房价上涨并不能给政府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

说到奥运场馆的后续经验问题,历届奥运会有太多经典案例。

640C48DKMKD

“蒙特利尔陷阱”

加拿大蒙特利尔市从1940年起就多次申办奥运会,终于在1970年获得了第21届现代奥运会的主办权。为了办好这届奥运会,组委会开辟奥林匹克中心,新建大型体育场、游泳池、自行车场、奥运村等设施,并采用了许多高科技成果。但由于加拿大经济萧条,加上管理不善,使这些工程的费用一再追加,原计划28亿美元的主体育场竟耗资58亿美元之巨,这次奥运会出现了10多亿美元的巨额亏空,蒙特利尔居民从此多了一项新的税种——奥运特种税,该市的纳税人直到2006年11月才还清这笔债务。为了15天的奥运会使该市的纳税人负债30年,人称“蒙特利尔陷阱”。

雅典奥运会

6407T7DZ2KQ

雅典奥运会结束时,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就发表了一篇文章,替雅典算了一笔经济账。为了这15天的灿烂,除去商业赞助、门票销售和其他商业活动获得的收入之外,希腊和其他欧盟国家的纳税人还必须承担3亿美元的奥运会组织费用,15亿美元的安全保卫工作费用,70亿美元的其他费用。这接近希腊2003年GDP的5%,平均每个人要负担接近800美元的费用。巨额开支还直接导致希腊政府在2004年的预算赤字高达6.1%,比欧盟规定的最高标准超出两倍还多。根据最保守的估计,每个雅典居民至少要为这15天的狂欢承担10年以上的债务。

然而并不是所有奥运会场馆都面临亏损,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就是很好的例子,在政府不提供公共资金的情况下,通过商业运营模式,不仅仅成功举办了奥运会,甚至还盈利了2.5亿美元。洛杉矶选择的是充分利用现有场馆,在现有场馆外只新建5所场馆,至于奥运村,则是借用大学学生宿舍以及政府公务员宿舍大楼,不仅仅节约了时间成本,还减少了赛后浪费资源的问题。

640FX034I8O

伦敦奥运会的主场馆在建造完成后,就和西汉姆联队签订了合约,奥运主场馆会在之后作为西汉姆的主场球队,西汉姆联队分期还款,并且会将球队的收入一部分支付给政府。而澳大利亚悉尼奥运会的主场馆也是在卖出冠名权以后才开始扭亏为盈。

事实上,北京并不是没有成功的案例,五棵松体育馆接受了万事达冠名赞助,改名为万事达中心,商业赞助和冠名收入占了其收入的百分之六十。阿迪达斯也曾打算以七千万取得鸟巢的冠名权,然而被政府以容易引发争议为由拒绝了。但是美国也有丰田中心,甲骨文球馆,事实证明一座运动场被冠名并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影响,这只是正常的市场运作。反而,为了面子修了一座超出标准的球馆而不能盈利,为了所谓的形象宁愿亏损也不愿卖出冠名权扭亏为盈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

奥运会场馆后续经营是个世界性难题,如果亏损也不能一味把责任推给政府执行不力或者没有尽责。但是,在有足够条件避免亏损甚至盈利的情况下,因为一些主观原因而不去做就是需要反思的问题了,相信解决了这些问题以后,奥运会未来的发展也能越来越理性越来越顺利。使它真正的为国家,为公民带来经济效益,而不是成为耗资巨大的沉重包袱是每个奥运会主办国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我们也期待即将到来的巴西奥运会会如何妥善经营辉煌了15天后的奥运场馆。

参考文献:

http://sports.163.com/16/0225/09/BGLK96LH00051CAQ.html

http://news.hexun.com/2010-08-10/124534502.html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724/08/190539_226106207.shtml

http://finance.qq.com/a/20120730/007602.htm

2016年8月3日, 12:10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