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河北省一所学校展开了一场爱国主义教育课,他们通过升国旗、唱国歌、宣誓签名等方式反对“萨德”,以此表达对对祖国母亲的无限热爱和忠诚。摄:魏建顺/Imagine China

相关阅读:

自焚、血书、跳河——曾用极端手段来抵制日货的韩国人,怎么看待中国人的此次“”?

乐天集团为美韩政府提供了萨德用地之后,遭到大陆民众抵制,中国人在乐天门店外拉横幅示威、女子在乐天超市直播偷吃偷喝、 网红夸张“喊麦”以示爱国心,几个礼拜前开始这些新闻就不断出现在韩国的电视上。

似乎嫌上述手段仍不足表达爱国之心,或震慑抗议对象,号称“全球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百度知道”上,很多人提出类似问题——“为什么中国人不能像韩国人一样抵制日货?”

在大部分中国人的印象中,韩国因领土争端多次“抵制日货”,以断指、自焚、跳河自杀等极端方式,成功地“教训”了日本企业和整个日本国。

事实上,韩国与日本两个国家的历史复杂、纠葛,2000年以后,因独岛(日本称竹岛)和东海(日本称日本海)的领土及领海纠纷,多次陷入激烈对立。韩国民众在街头抗议,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举行集会,一些人焚烧国旗,在这些抗议和示威的现场,的确也出现了断指示威、自焚、跳河自杀等激烈场面。与中国眼下的情况类似,当时韩国网民也在各大论坛呼吁“抵制日货”,大批日本企业名单在网上流传。

然而,有一件事被忽略了:根据韩国国际贸易协会的统计数据,即使是在反日情绪高涨的年份,韩国自日本的进口额仍在逐年增长!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韩国人看来,中国人抗议乐天集团的方式,才真正具有行动力。截止3月21日,乐天集团已经关闭在中国大陆共计87家门市,占门市数近九成,乐天看似要被迫退出大陆市场。

“我知道用‘团结’这个词语有些奇怪,但感觉这件事情上中国人很有行动力,不只是在嘴上说说,大家似乎都在用实际行动来证明。”韩国男生郑赫说道。他本科就读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期间在中国做过一年交换学生。这份经验令郑赫更加了解中国,不局限于韩国媒体对于中国的报导上。

“很多韩国人喜欢嘴上讲,其实不会真的做”,郑赫说,“据我所知,韩国国内还没有过比较成功的抵制行动。”

2005年上半年,日本岛根县宣布将2月22日定为“竹岛日”,韩国国内出现一阵“抵制日货”的呼声,期间,韩国从日本的进口却同比增长了5%。2008年7月,日本宣布将在初中新学习指导纲要手册中记述关于独岛主权的问题,加深学生对日本领土及领域的了解。日方还将这一决定正式告知于韩国政府,掀起了新一轮的领土问题争端,但8月韩方对日本的进口额仍然增长了1.7%。

韩国人常常自嘲是‘铝锅属性’,就像用来煮面的铝锅一样容易升温,但也很快会冷却,对于这点,郑赫也表示赞同。这也可能是大多数人在愤怒过后,仍然选择去买日本产品的原因之一。在他看来,韩国人更加在乎的是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如果泛泛地来讲爱国,要韩国人付诸行动比较困难。

“在军队时,教官不会对我们说为了祖国而卖命,他会说入伍是为了保护家人、朋友和一切你珍惜的东西。”郑赫在大学时休学入伍两年。所以这可能是韩国人不太会响应政府号召的原因之一。

而在此次抵制乐天事件中,郑赫看到,大多数中国人对“看起来与自身并没有直接关联的事情”上显示“出奇的统一”。“这可能有些敏感,但我想跟社会体制有很大关系吧,中国的价值观是先有国才有家,韩国会觉得是有了家才有国。”不少韩国媒体也在报导,中国政府在台面上虽然一直强调要理性爱国,但在暗地里似乎是在怂恿这种行为,郑赫说:“我无法评价这是好还是不好,但中国人似乎比韩国人容易被政府影响。”

在韩国示威则大多是通过民间组织,如全国民主劳动联盟、各地区的农民联盟,又或者是企业工会,来反抗当局或是高层。而随著社交网络的发展,自发的示威游行也越来越频繁,此次要求“朴槿惠下台”的烛光集会中就有很多人是通过社交网络自发走上街头的。

由于对集体意志的服从,在郑赫眼中,抵制乐天也有些盲从的意味,“抵制乐天”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失去了“爱国”、“反对萨德”的初衷,许多人似乎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甚至变成了一种娱乐。他觉得许多人的愤怒是一种没有根源的愤怒,很多人不知道“萨德”到底是什么,有些人甚至认为“萨德”是针对中国的攻击性武器,有些错误信息的传播也造成中国人的激烈反应。“军事问题、外交问题都有相应的解决方式跟渠道,如果将这些问题与文化、经济等所有因素混在一起,一味地反对,并且在民间形成这种仇恨的情绪,我觉得是作为一个国家不可取的。”他说。

女子直播在乐天超市偷吃偷喝片段。视频截图

更何况,这些抵制行动本身伤害了中国人的个体利益。“乐天在中国的门店被迫关闭,就会有数百数千中国人失业”,郑赫说,“对不利于中国的行为,做出反抗,我认为是正常的,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我觉得这中间有太多需要思考”。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3月6日至8日所进行了“‘萨德’部署与韩国人对周边国的意识”为主题的调查。调查显示韩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大幅下降,从今年1月的4.31下降到3.21,甚至低于对日本的好感度。研究院分析认为,中国针对韩国部署“萨德”进行的一系列报复措施,让韩国民众非常不满。这种不满在网络上也随处可见,“中国好像一直觉得我们是属国”、“这种报复手段太卑劣了”,又或者是“一直以大国自称,做出的事情却如此小家子气”等。

说到中韩抗议方式的迥异,最叫郑赫惊讶的是——“看到有人直播在乐天超市损坏商品,我非常吃惊”,郑赫说,他认为这种行为纯粹是为博取眼球的炒作而已,

而当“爱国”被当作是炒作,整个中国人的抵制从某种程度来讲就没有了说服力。

中国人喜欢造势,砸车,在郑赫看来也恰恰是愤怒找不到正确的发泄方式,许多老百姓可能对于中韩对立一直有感知,或是多多少少对于韩国、韩国人存有反感,抵制乐天行动给这些人制造了一个发泄的渠道。

相对于中国人,韩国人更喜欢以“伤害”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反抗,郑赫说,这是很多韩国男性在军队时会被灌输时刻准备好“牺牲”的思想,加上父辈们在独裁时期的反抗方式残留至今。韩国本身是一个对示威达到狂热的国家,每年有超过一万次的示威活动。暴力性曾是韩国示威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韩国曾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暴力抗争,将激烈和极端视作达成目的的手段。此次朴槿惠被弹劾,她的支持者中就有人在试图切腹时被制止。“但现在不会有年轻人去自焚,血书都不会有人去尝试,大家会觉得是他疯了,年轻人反而没有这样的勇气。”

比起现实生活中的示威,郑赫更加担心的是社交网络上“仇韩”、“仇中”情绪的扩散。“在我看来,用极端方式抵制乐天乃至韩国的是极少数,而且比起现实,社交网络更容易将这种情绪推向高峰”。

实际上,郑赫本人就反对在韩国部署“萨德”,他认为这并不有利于韩国,对于“萨德是为了拦截朝鲜的导弹”这一说也并不完全赞同。在他看来,部署“萨德”比起现实意味,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性,也就是所谓的“站边”——是做中国的“属国”,还是美国的“走狗”,“这个说法很丑陋,但这就是韩国作为一个小国的现实”,郑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