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电影被封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接下来,极有可能,连我这篇悼文乃至这个公众号也会被封。此刻的“”应该已经被列入敏感词检索库了吧,后台程序自动识别,一抓一个准儿。

然而,封就封吧,如果一个国家的网络环境已经畸形到了这种程度,那我这个自媒体再做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去TMD。

毒舌电影的封禁,意味着“内容创业”终究只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幻想。纯粹的优质内容却没有强硬的后台支撑,就像一个孩子捧着一把钻石走在夜路上一样危险,即使它再优秀,在庞大的商业利益链面前,都脆弱得那么不堪一击。

这次的“净网行动”,表面上是以正视听的“”,背后则是一个复杂到难以想象的影视行业利益巨网。偷拍明星隐私的卓伟,八卦红人秘闻的营销号,直言不讳地“烂片不看”的毒舌电影,都是触碰了利益蛋糕的人,只是目的不同。卓伟之流不过想从蛋糕里分一杯羹,而毒舌电影则是单纯地告诉大家这蛋糕是三聚氰胺勾兑的,不能吃。虽然我不是电影行业的人,但就游戏圈的过往案例来看,这样敢说真话阻人财路的媒体,目前还没有一个能活下来。你断我财路,我断你活路——这几乎是千百年来商场的一贯原则。

最要命的是,毒舌电影近来一直在吐槽的“影片删减”现象,触碰的就不是利益蛋糕这么简单了,而是更深层、更黑暗、更强大的东西。只要沾上哪怕一点,就会粉身碎骨。在这次的封禁事件里,我想这大概是最直接的导火索,也是被敌人真正用来当作致命武器奠定胜局的杀着

如今,毒舌电影被全面封禁,连APP也未能幸免。创始团队正在紧急公关处理此事,但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近期恐怕也难有进展。面对这飞来横祸,我觉得毒舌电影的当务之急是稳住刚刚进场不久的投资人,上亿的投资宏图还没全面铺开,就眼看着要被一纸政策给胎死腹中了,也算是行业里的经典负面案例。至少,假使我是投资行业的人,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这类白手起家的精品内容创业者,是要持币上观了。在这个朝不保夕的时代,一个稳定的项目远比一个有个性的项目更重要。突然想起《人民的名义》祁同伟的一句话来:个性是好东西,谁不想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然而这东西太奢侈,我们普通人玩不起。

今天,我敢在此断言:就像十年前“纸箱馅包子”事件致使中国的媒体环境倒退十年一样,这次的“限娱”事件,同样会使中国的自媒体环境倒退至少十年。所谓杀鸡儆猴,接下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所有的自媒体都会相当老实,相当听话,可以戴上两道杠争当三好学生。

即使有一天,毒舌电影能够被解禁,或是换个壳借尸还魂,那应该也不会再是我们熟悉的毒舌电影了。同样的错误没人敢犯两次,就像一个糖尿病大病初愈的人这辈子再也不敢碰甜食一样,几乎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条件反射:不能碰。这是比从杨永信网瘾戒除中心走出来的孩子们更绝望的悲哀。

最后,谈谈对这次封禁的整体看法。

诚然,我讨厌八卦,反感炒作,抵制低俗,厌恶媚俗。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个坚定地反对这些东西的人。

然而,我更加坚定地认为:一个人应当拥有八卦、炒作、低俗、媚俗的权利,以及接触到媒体相关信息的自由,你不可以剥夺。你有选择读书跑步健康向上的权利,我也有选择抽烟喝酒不健康的权利,二者是平等的,你无权限制我的基本自由和审美取向。

否则,生而为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