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粟米 | “我们失去了哈利 但他还在”

伏地魔回来了。

他取了哈利的血完成复活,杀死了塞德里克,将食死徒召回身边。可是魔法部的人说,伏地魔——哦不,他们甚至不敢说出他的名字——神秘人,神秘人并没有回来。

阿不思·邓布利多和哈利指出了这个事实,可魔法部依然拒绝承认。他们将乌姆里奇派到霍格沃茨,做思想政治工作。

「稳定压倒一切。」

他们总是说着很漂亮的话,可是不愿意说真话,也不愿意听真话。

黑魔法防御课上,哈利质疑,伏地魔回来了,学习理论能有什么用?我们要做的,难道不是学会保护自己的能力吗?可是,哈利不知道,他所知的确实是事实,有的人这辈子最害怕的,也是事实。她让学生们重复枯燥的文字,不需要动脑,希望他们变成猪一样的生物。不要思考,也就意味着没有反抗。

「Order, I will have order. 」乌姆里奇大叫。

于是思考了、表达了、反抗了的哈利,进了她的办公室。她笑眯眯地说:

然后她成为了除了伏地魔之外,唯一一个在哈利身上留下伤痕的人。

他们眼中,还在思考、还在反抗的人,都是危险分子。为了「秩序」,这点惩罚算得了什么呢?为了「秩序」,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呢?你想说,我就狠狠地处罚你;你想反抗,我就狠狠地打压你。

自由?哈哈,自由算得了什么?

再说了,哪有绝对的自由?幼稚。

于是乌姆里奇开始颁布各种各样的法令。首先,学生们要保持昂扬向上的面貌,不能搞娱乐花边,不能玩让人沉迷的游戏。

其次,要发动学生互相举报,互相批斗,揪出学生里的反动分子。毕竟建立良好校风,培养合格的魔法部接班人,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斗争。「这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那样温良恭让。」

当然,除了魔法部包养的学生组织,其他的学生社团都是危险的。不经过魔法部批准,怎么可以有学生组织?怎么可以有自己私底下的集会?

那我们能不能申请一个?

不能。

改革的春风吹遍霍格沃茨,乌姆里奇的治校新政风风火火、轰轰烈烈。管理员费尔奇先生很是开心,他一直觉得学生们是该好好管一管了;马尔福们也很开心,能投身体制、随意举报对手,是再美好不过的事——毕竟,没有乌姆里奇,他们哪里敌得过勇敢的格兰芬多、聪明的拉文克劳、正直的赫奇帕奇?

孤军深入霍格沃茨搞思想政治工作的乌姆里奇,在短短不到一个学期的时间里,让这个学校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个世界变坏,不是流氓独立完成的,是你这种态度配合流氓一起完成的。」麻瓜世界里知名的胖子罗老师如是说。

反抗者总是有,只是下场不大好。

首先,他们是不可置疑的,毕竟是永远正确、掌握真理的魔法部。

其次,他们是什么手段都愿意使用的——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正派君子面对上来就踢裆插眼的对手,总是落得灰头土脸的下场。可是,他们讨厌屈服。

讨厌屈服,哪怕要付出沉重代价,也要坚定地朝自由的明天走下去。

面对乌姆里奇,韦斯莱兄弟拒绝沉默。哪怕无法继续待在霍格沃茨,也要用尽全力向这些不合理的条条框框开火,奔向自由之地。

小Boss乌姆里奇之后,是真正的大Boss伏地魔的降临。

而面对伏地魔,哈利一路咬牙坚持、披荆斩棘,最后选择牺牲自己。

其实哈利也会害怕。他转动复活石,召唤出了逝去的亲人。他颤抖着问小天狼星”Does it hurt”,问父母和卢平”You’ll stay with me?”,可他还是做出了最震撼人、最感动人的选择。

面对同样的魔法世界,面对同一个黑巫师,每个人都做了不一样的决定。而哈利,他宁愿选择用死来践行自己坚信的「道」,也不愿屈服。《哈利·波特与消失的密室》中,邓布利多曾这么说:

食死徒们嘲笑哈利送死,嘲笑他「自不量力」,可是当哈利复活的时候,他们跑得比谁都快。这几乎是一个从战斗开始就可以预见的结果,因为依靠野蛮力量和束缚自由建立起来的秩序,崩塌起来就是这么容易。看似忠诚的走狗,比他们邪恶的主人还不如。

相信邪恶而聚集在你身边的人,他们曾拥有的强大仅在于对文明的无视,实际上他们虚弱无比;而因为恐惧而臣服于你的人,会在你力量不那么强大的时候,背叛得比谁都快——而你永远无法保持强大,因为邪恶不是力量的源泉,爱和自由才是。

就像是十几年前那一道阿瓦达索命咒,击中了莉莉,何尝不是毁了伏地魔?你说连魔杖都没有的莉莉站在伏地魔面前,不过是螳臂当车,可是那个画面里写满的勇气和爱,十多年后仍在激励哈利和他的朋友们捍卫最后的霍格沃茨。

事实上,哪怕哈利没有复活,他真的就这样死去,捍卫霍格沃茨的战斗,还会继续下去。

说得多好。哈利,是为我们所有人而战斗的。

汤姆·里德尔将自己称为the Lord,要求所有的巫师都臣服于自己。他允诺给臣服者奖赏,可是若是他不想给的,你便不能要。哈利不仅想为自己要自由,也想为所有人要。

为了一个更好的魔法世界,哈利付出了太大的代价:四处寻找魂器的他被巫师世界通缉,有无数食死徒想要抓捕他;食死徒掌控的《预言家报》发表文章,用尽全力污蔑他;而在战斗中,他更失去了和唯一的家人小天狼星在一起生活的机会……

最后,他走向伏地魔,迎接那道绿色的诅咒。

可是哈利不会白死的。所有向往自由的人,会记得他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在有求必应屋里耐心教所有人该如何面对黑魔法;会记得哪怕马尔福们试图置他于死地,也不把他们当做敌人、在厉火下将他们救出;也会记得,他用他高尚的人格和卓越的能力赢得了火焰杯,却再也没有机会享受它的荣耀……

哈利有缺点吗?当然。他不像赫敏一样聪明,战斗力比不上邓布利多,也会情绪失控……可是如果当哈利死去,我们记住的是这些,而不是他面对伏地魔时高昂的头颅和坚定的眼神,而不是他在这些年里为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那么我们又比食死徒高尚到哪?聪明到哪?正直到哪?

Even if I were crushed into powder, I would still use my ashes to embrace you.

哈利不会白死的,因为我们和他一样。

我们都讨厌屈服。

昨夜的京城,无数惊雷在天边炸响。那轰隆隆的雷声,究竟是一场风暴的开始,还是对炎夏的抵抗,我们无从知晓。我知道的是, 还是有人和我一样站在窗边,目睹着那一闪而逝的光划破漫漫长夜,驱走黑暗,随后消失在天际。

哪怕只有一瞬,也足以让许多人看到被黑夜包裹着的、我们原本看不见的地方。

Yes, he is gone. But he didn’t die in vain. It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over.

2017年7月15日 上午 9:49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