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的学术图书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禁止了至少1000篇学术文章在中国境内得到访问,成为最新一家屈从于中国越来越强的审查要求的国际公司。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中国市场上,位于德国的施普林格•自然集团从旗下的《中国政治学期刊》(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及《国际政治学》(International Politics)的网站上删除了1000余篇文章。

 

所有相关文章都含有被中国当局认定具有政治敏感性的关键词,如“”、“西藏”及“文化大革命”等。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拥有《自然》(Nature)杂志及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Palgrave Macmillan)图书,同时也出版如《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之类的期刊。施普林格•自然集团的决定引发了学术界的愤怒。两个月前,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也曾屈从于北京方面的类似压力,在其放弃学术自由的行为遭到了强烈反对后,剑桥大学出版社改变了态度。

 

 

“这反映出,身在西方的我们对中国影响力的对外扩张是多么没有准备,”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中国政策研究所(China Policy Institute)主任乔纳森•沙利文(Jonathan Sullivan)说,那些被屏蔽的文章中也有沙利文的文章。

 

“这事关我们如何看待与中国的关系,以及与取悦中国当局带来的好处相比,我们有多重视原则。”

 

澳大利亚麦格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中国学讲师凯文•卡里科(Kevin Carrico)表示,施普林格的行动传递出“非常令人遗憾的讯息,即企业乐于积极参与审查乃至压迫,以换取市场准入”。他敦促中国学者加入抵制在中国进行审查的出版商的行动。

 

 

德国之声报道,施普林格·自然集团表示,在中国被禁访问的学术文章不到其出版文章的1%。声明写道,”这一措施非常令人遗憾,但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对我们的顾客及作者产生更大的影响……如果不采取行动,我们会面临所有内容被封的真正的危险……我们认为,如果被禁止在中国销售我们的内容,将不符合作者、顾客、广大科学界、学术界的利益,也不利于研究的进步。”

 

两个月前,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也曾屈从于北京方面的类似压力,并从在中国的网页上删除300多篇在《》发表的文章,包括有关1989六四民运、文革和西藏的文章。这一放弃学术自由的行为遭到学术界强烈反对后,剑桥大学出版社改变了态度,并重新登出了这些文章。

 

习近平上任后,中国一步步加强新闻审查,收紧网络监控,限制公民社会的诸多方面并加强中产党在学术界和其它机构的权威 。今年9月,北京方面表示,外国刊物进口商有责任确保出版物的内容”合法”。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路透社、美联社等多家英文媒体11月1日报道称,总部位于德国的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当天宣布,为遵守中国当地法规,已禁止中国境内的读者访问部分学术文章。

 

本台记者11月1日致电施普林格•自然集团,询问该集团禁止中国境内读者访问文章的具体数目,这些文章的类别,该集团是应中国当局要求还是自行作出屏蔽某一文章的决定?施普林格•自然集团驻美国媒体部门负责人雷切尔.里尔(Rachel Reer)没有对这些问题作出具体回复,只是向本台记者通过电邮发送了一封该公司的统一声明。声明称,在中国大陆被禁止访问的内容,在全球其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仍可以访问,也可以从中国大陆通过其它方式访问。声明说,“这不是从编辑角度进行审查,不会对发表的内容产生影响或者影响到世界其它地方对内容的访问。这是一个地区范围内对访问内容的决定,是为了符合当地特殊的规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