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V】让扎西文色坐牢的纪录短片,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扎西文色案判决书;照片来源:Twitter @liangxiaojun(梁小军‏)

[经依法审查查明:2015年7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扎西文色通过《纽约时报》,] 拍摄纪录片《一个藏人的追求正义之路》,片中扎西文色以被采访者的角色,颠倒黑白、污蔑攻击我国政府“消灭民族文化”,歪曲近年来藏区发生的自焚事件的性质,恶意曲解、抨击国家对少数民族的政策,蓄意煽动民族仇恨、阴谋破坏民族团结、国家统一和藏区的社会政治稳定。该纪录片上传后被境外各大网站及敌对媒体大量转载,恶意传播、扩大影响、丑化我国国际形象,造成严重后果。

本院认为,被告人扎西文色罔顾藏区普遍实施的双语教学和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的事实,攻击政府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污蔑政府“谋杀民族文化”、“消灭语言和文字”、“控制藏族民族文化的实际使用”,对藏族人“严密监控”和用“任何名义随便逮捕”、颠倒黑白公然宣称理解自焚作案的犯罪分子,别有用心地将自焚作案的原因归咎于政府,蓄意煽动民族仇恨,阴谋破坏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3条第2款,构成煽动分裂国家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煽动分裂国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那么《一个藏人的追求正义之路》中,除了从藏人的角度叙述了中共民族政策的本质外,扎西文色到底还说了些什么?

扎西表示,他想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宪法里表明了要维护少数民族自治。

纪录片中,扎西远赴北京,一方面希望能说服央视报道藏语言教育的问题,一方面想寻找使用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可能。在多次约见失败、无法进入央视大楼后,扎西表示有点失望,因为他想象中央视应该是开放性的媒体,报道社会的真实性,“现在门被封起来了,他们有选择性地(让人)进去或者说是拒绝”。另外,在咨询了十几家律师事务所后,扎西发现他们大都不愿碰与民族政策相关的案件,很多律师甚至对他说,这种阻碍藏语言教育的政策是对藏族有利的。

在短短9分多钟的纪录片中,扎西文色始终强调想要走法律途径,但他也说出了也许是整部片子中最一针见血的话

“我现在做这件事情,如果法庭能接受这场官司的话最好。如果说不能接受的话,它表达了一点,那就是,整个藏族的问题通过法律是无法实现的。至少体现出来了这一个问题。”

在处处碰壁后,扎西文色说出了如下这番让人心酸的话:

“我有没有想过自焚者这种选择……如果走到一个尽头的话,比如我被控制了,没有办法进行下去的话,而且他们会逼迫我说一些我不想说的事情,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情,我会选择自杀。”

另外,该纪录短片中有一个很耐人寻味的细节——扎西文色致电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询问对方是否有兴趣报道藏区藏语言教学的问题:

“因为我们整个藏区的学校的话,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多门课程中,只有一门课程是藏文的。”

然而央视接线人员的回答则明显表示她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藏语言教育被压制是一个问题:

”平常的生活中,像那个电信、移动公司等用的都是汉语,怎么了?“

“您认为是给藏民带来不便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