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在2018年春晚中,为配合中国官方“”政策而出镜的《丝路山水地图》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引来不少专家质疑。该图目前由故宫博物馆收藏。

相关阅读侯杨方:从《蒙古山水地图》到《丝绸之路大地图》再到《丝路山水地图》

@侯杨方: 这么多铺垫,两次改名的折腾,昨天借着CHUN WAN, 高亢激昂:西至麦加。但就是根据现存的图,终点也不是麦加(原图是伊斯坦布尔)。这是什么精神?

-原名或为《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

​​​微博比较零乱,整理为一篇文章,对入藏故宫博物院的《蒙古册山水地图》(下称「此图」)原名做一番考证。

抛砖引玉,求教方家。

前提

 
以如下史事作为前提:

1,此图原名佚失,《蒙古山水地图》得自清末民初琉璃厂「尚友堂」书店题签。

2,其后此图流入日本,为日本私人博物馆「藤井友邻馆」收藏。

3,后由国内财阀低价购回,以元画上拍流拍,后经香港某财阀购入捐赠故宫博物院。傅熹年先生鉴定此画为明画。

故宫博物馆的介绍

 

​故宫博物馆官方微博介绍此图所绘地域为:「东起嘉峪关西至天方国(今沙特阿拉伯伊斯兰圣城麦加)」。

而深究此图起始点,我们会发现:

起点:嘉峪关

 

嘉峪关

​终点:戎地面

图尾,右起分别为:天方图、西海、戎地面。

天方国(上方)

戎地面(左下)

在图尾「天方国」之后,再绘有「海洋」(西海),海洋之后,也即全图最末另有一城:「戎地面」。

「戎地面」今在何处,似已无考,但查《明实录》卷一一三,正统九年二月戊申,有如下记载:

命戎地面正使沙力免力为正千户,副使合黑马黑麻为副千户……

可知「戎地面」与大明亦曾有外交往来,其地位应与「天方国」相同。因此:

《蒙古山水地图》所绘地域,起止不是「嘉峪关至天方国」,而是「嘉峪关至戎地面」。

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

 

《萝图荟萃》

​「戎地面」之名罕见,检索相关史料,仅在清代皇宫舆图收藏目录《萝图荟萃》中,发现有一幅舆图,名为:《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起点与终点与此图惊人相同。

巴荅山城

而题名中所记「巴达山城」,亦出现在图中,记作「巴荅山城」。

故而《萝图荟萃》中所记《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起点、中点、终点,均与此图完全相同。

那么,此图是否即是曾经著录的「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而且如果曾是以舆图(地图)而非书画入藏内府,也可解释其向来默默无闻的原因。

查《皇舆搜览——美国国会图书馆所藏明清舆图》一书,曾提及美国国会图书馆所藏明清舆图部分为清宫旧藏。这些清宫旧藏舆图,在清帝逊位之后,大量散失海内外。如果此图确实为真迹,而《箩图荟萃》收录的「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图」也已佚失的话,此图极有可能好为清宫旧藏《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图》。

尺寸

 
入藏故宫博物院的此图,尺寸据公开资料记载为:

幅宽 0.59米;

幅长 30.12米。

《国朝宫史正续编》

​而清人于敏中在其《国朝宫史正续编》中,恰巧亦收录《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其一,绢本,又与此图相同。其二,并详著有画幅尺寸:

纵一尺九:约0.61米(以清代营造尺1尺=0.32米计算);

横九丈五尺:约30.4米;

故宫博物院公布的尺寸或为画芯尺寸,于敏中著录的尺寸或为包括天头地脚隔水题跋等在内的总尺寸,即便不考虑这细微的误差,《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也与此图尺寸几乎完全相同!

总结

 
清宫旧藏《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与入藏故宫博物院的《蒙古山水地图》,有如下几点完全雷同:

1,所绘起点(嘉峪关)相同;

2,所绘中点(巴达山城)相同;

3,所绘终点(戎地面)相同;

4,材质(绢本)相同;

5,尺寸相同。

如此之多雷同,加之清宫旧藏舆图曾经散佚,《蒙古山水地图》极有可能即是清宫旧藏《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或者为同一母本的不同绘制品,或者是互相仿制品。

以上考证,仅限于非实物的文字史料,而且论证并不严谨,因此仅作为猜想,抛砖引玉。

或者故宫仍有《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收藏,或者有《嘉峪关至回部巴达山城天方西海戎地面等处图》的其他史料,均可进一步论证此篇考评的对与错。

求教方家,并求教@故宫博物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