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风手记|是时候为阉割WiFi功能做准备了

2009年,iPhone第一次获准在中国销售,当时卖的是和联通合作的定制版3GS。只不过当中国消费者拿到心仪的爱机时,会发现买到的是阉割版——被阉割了WIFI模块。这事现在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毕竟如今WiFi已变得和wife差不多重要。但在当时的工信部看来,WiFi是美国人开发的东西,专利技术都在美国人手上,所以不能用。于是在09年之前,所有的手机都是被阉割WiFi功能的。虽然09年之后迫于大势所趋解禁了WiFi,但09年之前中国用户只能用慢腾腾的2G网。所以在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高的精神需求和国家利益之间,会有人替我们毫不犹豫的选后者的。

参照这一标准,钢铁侠马斯克先生前天发射的两颗卫星,为中国手机再一次阉割WiFi功能打响了预备铃。当然在WiFi日益重要的今天,像09年之前那样完全去除WiFi功能是不大可能的,但工信部完全可以要求手机出厂前通过硬件或软件自动屏蔽马斯克先生费尽心力部署出的卫星网络信号。

马斯克先生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发射4000颗近地小卫星来完成覆盖全球的高速低价网络,并在前日成功发射了两颗实验卫星。他认为通过这一“Starlink”计划,可以造福世界偏远落后地区现行网络难以覆盖的人群。但他显然忘了,对某些地方,并不是能造福民众的东西就会得到实行,任何东西能否实行的最优先标准是这个东西会不会威胁到当权者统治。比如朝鲜是万万不可能允许它的人民享受到高速上网的便利的。为了应对马斯克的渗透颠覆阴谋,朝鲜完全可能出台规定:上网前需提交申请,需在严格监督下上网,私自上网者一律枪毙。

面对马斯克的敌对渗透阴谋,环球时报的胡锡进先生也忧心忡忡,他日前就发微博称,自己直觉防火墙失效的那一天为时不远,所以我们不能过于依赖防火墙,以免防火墙失效那天无从应对。胡锡进先生确实为有关部门敲响了警钟,我们是不能过于依赖防火墙。而是要在防火墙之外准备更多的屏蔽反制手段,比如阉割部分WiFi功能。我们还可以利用经济制裁手段,如果马斯克先生还想在中国卖他的特斯拉汽车的话,就必须让他的卫星网络停止对中国服务。

如果马斯克像苹果一样卑躬屈膝,那么万事大吉,但倘若马斯克像谷歌那样桀骜不驯,那么我们就不得不进一步提升技术。就像过去的电台时代,敌人爱在边境建电台,那么我们就建数量更多的干扰电台。马斯克要发射4000颗网络卫星,那么我们就可以发射4000颗干扰卫星,反正我们现在有钱,有大国风范,不惧外侮。

相关阅读:

中国数字空间|贵州苹果

中国数字空间|云极权

所以大家没什么太值得激动的。马斯克有多少种手段让我们连上他的网,我们就有多少种手段反制。就像80年代里根为星球大战计划投入多少钱,勃罗日涅夫就投入更多的钱一样。虽然无休止的军备竞赛拖垮了苏联经济,而这些巨额投入本可被用来改善苏联民生,从而间接导致了苏联解体。但是我们不怕,我们有充足的财政提供坚实后盾,我们完全有信心打赢未来这场网络保卫战。正如1987年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说的那样,“Across the Great Wall we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我们有the Great Wall。

 

2018年2月24日, 2:08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