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儒:普京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是全世界人民的幸事

正如我们家楼下擦皮鞋的李老太所预言的那样,普京又一次毫无悬念地当选为俄罗斯总统。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普京以75%以上的得票率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其余几个陪选的得票率最高的不足20%。

当然,已经有外媒播放了俄罗斯大选时一些站点做票的视频。否则投票率太低了。但是,谁能保证这些视频是真实的?即使是真实的,这肯定也是临时工干的。和人家普京无关。

虽然知道这些陪选的肯定选不上。但在选票上印上他们的名字是必须的。民主嘛,不是独角戏。演戏也得敬业一点,否则会有人翻白眼的。当然,陪选的不能太强,如果太强就找个借口取消他竞选资格。比如:纳瓦尼。

普京再次当选是必然的。必然得我们小区收啤酒瓶的老王都敢拍着胸脯保证。因为普京没有反对者。如果有反对者呢?这些反对者一般都会暴亡。要么是车祸死,要么是中毒死,要么是中枪死,要么就是躲猫猫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反正至今未回家。

比如:利特维年科、涅姆佐夫、保罗·克列布尼科夫、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Stanislav Markelov、纳塔丽亚·埃斯蒂米洛娃,以及今年的斯克里帕尔,格卢什科夫等等等。而真正有多少人被那个了,可能只有一个人知道。谁知道?天知道呗。

当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谋杀,正直、善良的普京总统都会义愤填膺地怒斥凶手。可能还会眼含热泪地限令警察部门破案。当然,这些案子至今没有一件告破。更可怕的是,居然有许多坏人也想谋杀普京总统。当然,这些企图统统失败了。案子也统统破了。

2000年3月普京首次当选俄罗斯总统时,他熟练而飞快地在眼睛里饱含上泪水,然后深情地对俄罗斯人说:“给我10年,给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 ”。10年过去后,俄罗斯是不一样了,但是这个不一样不是进步,而是在退步。俄罗斯经济上萎靡不振,政治上不断被孤立,国内外各种矛盾更加尖锐。除了某大国仍然力挺俄罗斯外,俄罗斯成了一头孤独的北极熊。

2017年俄罗斯对外贸易总额仅为5909亿美元,与中国台湾差不多。除了能源就是靠卖武器。卖武器还是因为美欧武器对许多国家和地区禁卖。俄罗斯是只要你有钱,哪怕你是魔鬼他也敢卖。在普京时代,俄罗斯人民的生活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但是,普京本人确实倒是很强壮的,那一身肌肉,经常秀来秀去的。如果割下来包饺子,够俄罗斯人民吃二年。

于是 ,普京又放言: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再后来。估计是20年也不能满足他的胃口了,他不但修改宪法延长了总统的任期,而且他还总统总理换着当。当完总统当总理,当完总理当总统,如此没完没了。现在,他又毫无争议地连任总统成功了。普京真是好样的。

普京的当选对世界各国人民无疑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是世界不稳定因素的来源。这个国家每次强大时,不是侵略左右邻居,就是分裂别的国家。无论沙皇时代还是前苏时代。这都是有据可查的事。熟悉近代史的人全知道。所以,如果你问我希望普京当总统当多久,我会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希望他当200年的总统。

但普京的当选对俄罗斯人民来说却是不幸的。他们必须继续以梦为精神支柱活下去。没有土豆烧牛肉没关系,他们有普京精神。而且,普京已经为普京精神又添加了新的内容。2018年3月3日,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集会,他又说:“那么接下来的10年,整个21世纪将会迎来属于我们的光辉胜利。我们一定会做到”。

他们能不能做到我估计我们家楼下擦皮鞋的李老太都知道。很多俄罗斯人一定也知道。但这怨不得别人。普京是俄罗斯人民自己选出来的。他们每个人都必须为他们的选择而承担后果。当强势的普京引领俄罗斯偏离正常的轨道时,这些俄罗斯人特别是普京的那些反对者们都在干什么呢?他们在哪儿?

1956年,在苏共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上,赫鲁晓夫作了《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报告揭露了斯大林当政以来的一系列错误,透露了个人崇拜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该报告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但由于赫鲁晓夫曾经是斯大林重用的红人,赫鲁晓夫的报告引起很多苏联人对他的反感。他们认为:既然你早已经认识到了斯大林的错误,为什么在斯大林当政时从来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因此,当赫鲁晓夫在一次党代表会议上再次批评斯大林的错误时,听众席上有人忍不住写了张纸条,传给了主席台上的赫鲁晓夫。赫鲁晓夫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那时候你在哪里?

赫鲁晓夫沉思了片刻,拿起纸条大声重复了一遍上面的内容,然后对台下大声吼到:“谁写的这张纸条,赶快自觉地站出来。”

会场上鸦雀无声。没有人站出来。 “谁写的这张纸条,赶快站出来。”赫鲁晓夫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会场上仍然是死一般的寂静,但还是没有人敢站出来。气氛紧张极了。

最后,赫鲁晓夫平静地说:“好吧,我告诉你,我当时就坐在你现在的座位上。

是的,当普京带领俄罗斯横着走路时,俄罗斯人民都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们要么在做俄罗斯梦,要么在给普京摇旗呐喊,要么在当朝阳群众,要么只敢躲在暗处翻上一二个白眼。有些人甚至连白眼都不敢翻。他们全匍匐在了普京的强权下。

每次当历史走过时,无论这段历史是光明还是黑暗,是平坦还是曲折,是肮脏还是阳光,是前进还是倒退。我们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只是很多人都明哲保身地、默默无声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默默观望着这一切,默默纵容着这一切,甚至可以说共同制造着这一切。历史是由大到天子神仙,小到黎民百姓的每一个人共同参与制造的。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部分。

俄罗斯人无疑是非常聪明的。他们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毁之。他们知道出头的椽子先烂。所以,他们都在等。他们在等别人出头。他们在等别人牺牲。就像猪圈的猪一样,屠刀不架到它的脖子上,它永远认为倒霉的将是其他的猪。最终,它们会一头一头地全部被拉出去。

明哲保身的俄罗斯人终将会为他们的选择付出沉重的代价。但是,历史不相信马后炮。俄罗斯不相信眼泪。

2018年3月23日, 12:13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