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周冲 | 没有人能幸免于难

这几天刷屏的事件中,我看到了非常多的愤怒。

最令我有感触的一句话是,婴儿要躲毒奶粉,幼儿要躲三色,少儿要躲问题yi苗,中年要躲p2p,老年要防某某药酒,每一个时期,都有一个“老朋友”在等着你。

你想躲?躲哪儿去呢?放眼一望,都是相似的人与事。

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是幸运儿。

事实上,撒下大网的时候,没有人会是漏网之鱼。

我有许多不问世事的朋友,平时只管风花雪月,不谈新闻,甚至会对理想主义者嗤之以鼻:温柔点,生活依然很美好。

但缺乏监督的市场,缺乏自由的批评,恶必然会潜生滋长,在阳光的背后蔓延,直到某一天,你发现它们就埋伏在你身边。

他们回家翻孩子的记录本,发现也有那家公司的yi苗。

这下蹦起来了:“已经超出忍受底线了。”

中产也好,权贵与底层也罢,所有人都在拼死拼活,创造价值,收取回报,以便让家中老幼妻儿过得好一点。

但是,倘若我使出十八般武艺,依然无法护家人周全,努力便失去意义。

倘若我连孩子都保护不了,世界未免太过凶险。

大家的心声只有一个:伤害我,我能忍!伤害我孩子,不行,我不答应。

我们家小十月刚满4岁。又瘦,又多病。这两天还在发烧。

他超级可爱。

我几乎难以想象,当他经受这种人为的灾难,我们会有多么抓狂。

残酷的是,你几乎避免不了。

东家的有问题,西家的呢?南家的爆出不合格,北家的呢?

你总不能从吃的、到用的玩的穿的,全部进口。几个人有这样的经济实力?又有几个人有这样的时间和耐心?

问题不在这里。

问题在于,我们所有人,都对房间里的大象视而不见。

我们笑而不语。我们说岁月静好,你我都是时代的幸运儿。我们装睡,对劈面而来的危机闭上眼睛。

但掩耳盗铃,从来都不会让恶消失。

成年人忽略的、纵容的,最终都会降临下来,让最弱小的群体付出惨重代价。比如孩子。再比如病人和老人。

我一直觉得,努力的意义,不仅仅是赚取生活的资本,不是买更大的房子,送孩子上更好的学校。

还应该努力为自己的孩子,挣取一个更健康、更安全、更自由的环境。

在这个环境里,没有毒奶粉,也没有毒针,更没有这些那些避无可避的恶人。

当他们一直存在,中产的繁华幻梦,底层的晋升阶梯,就可能一夕破碎。

你永远没有安全感。

孩子永远没有真正的乐园。

龙应台说,衡量文明的程度,不是看高楼大厦,不是看车水马龙,看它怎么对待弱势,看他怎么对待精神病患、对待民工、盲流,看它怎么对待孩子、妇女和老人。

倘若弱势人群一直动荡不安,那么,我们就应该反思。

但是,只有控诉是不够的。

我们还得做。

去追问那些恶人,是否被遗忘了。

去看看那些犯过罪的团体,是否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宽恕了?

毒奶粉依然存在。

柴静呼吁过的穹顶,依然充满雾霾。

三色幼儿园甚至获了奖,股票上升,开了更多的公司。盈利比以前更可观,影响力比以前更大。

恶被惩罚了吗?没有。替罪羊走了,真正的恶魔依然在背地微笑。

所以,记住它们的名字。

不要忘记,不断发声。

也许只有在永不原谅的舆论中,危险才会减少一点点。

在一个著名的TED演讲中,安德鲁所罗门说:

“我曾经问过一个意见领袖,我能为那些沉默的弱者做些什么?

他说,出去告诉每一个人。”

(原文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