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医药子公司暴雷 员工:比长生有过之无不及

如果说昨天中弘股份的地天板,还可以理解为,陷入仙股绝境大股东求生欲望强烈,小动作不断的话。那么今天ST长生这个地天板就显得颇为无厘头了,涨停板上的卖单和买单仿佛在互道一声傻X

要知道,ST长生自曝出问题疫苗事件复牌后,已经连续32个跌停,打破A股连续跌停纪录并连续两天创造新的纪录,与此同时多家基金公司将ST长生的估值一路下调,甚至下调至“估值为0”

长生的股吧里充斥着对今天买入者的咒骂,带血的股票就这样被放过?怎么可能的事呢,资本市场归根结底是一个博弈的场所,有人觉得一文不值,也会有人虎视眈眈,直到到达心理价位,然后咬住不放。

当然这个博弈的过程中,也是充满着一系列的局,在ST长生身上,我们暂时将其看作是一次自救,楼市“涨价去库存”手法在股市的映射。不是深圳房租也在设置涨停板了么,万物互联

复星医药子公司暴雷

医药股真的是命途多舛啊,这才处理过长生生物,复星医药的子公司也出事了,重庆医药工业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遭内部员工举报,并且称在违反国家药品生产管理法规方面比长春长生生物有过之无不及。


公司原料药几乎所有生产工艺都没有根据批准的工艺生产,领导带领员工大量编造生产记录、检验记录。为了工艺改变得到通过,公司领导集中力量做重庆市药监局的工作,又请吃饭,又送红包,使其得到重庆市药监局的批准备案。

还可以再简练些→公司原料药几乎所有生产工艺都没有根据批准的工艺生产,大量编造生产记录、检验记录。请吃饭,送红包,使其得到批准备案

食品药品监管局对此回应称,党组高度重视,已启动对投诉举报的企业开展相关调查工作,现已派出检查组进驻企业,如发现企业存在举报内容相关的违法违规生产行为,将依法进行查处。

举报信全文

重庆医药工业研究院制药公司严重违反药品管理法

我们是重庆医药工业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的员工。最近从电视上看到关于长春长生生物公司严重违反国家药品生产管理法规的系列报道,我们认为,我院制药公司在违反国家药品生产管理法规方面比长春长生生物有过之无不及。为了对国内外人民的生命健康负责,特向上级机关反映如下,务请尽快调查纠正:

1.我院制药公司近年来,生产质量管理十分混乱,领导无视药品生产管理法规,带头弄虚作假,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后果。在2016年5月美国FDA现场检查后,得到了警告信!2017年11月美国FDA再次现场检查,又出现了严重违反药品管理法规的情况,得到了美国FDA给予的最差评价结果(OVI),现在正在等待处理(以上可以查阅美国FDA出具的483文件);

2.我院制药公司生产的主要产品(原料药)几乎同时供应国内外市场,几乎所有生产工艺都没有根据批准的工艺生产,绝大部分产品工艺作了重大改变。于是,领导带领员工大量编造生产记录、检验记录;

3.欺骗上级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骗取药品GMP证书。我院制药公司生产场地原来在重庆南岸区,因环保在重庆长寿区建了新的生产基地。由于实际生产工艺与批准工艺不一致,在向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场地转移和GMP证书过程中,用老工艺编造成套的生产和检验记录,蒙骗上级机关和检查人员(例如:蔗糖铁、阿力哌唑、培美曲塞二钠等);

4.更为严重的是,主要供应上海中西药业的产品—阿力哌唑,工艺作了重大改变,不但没有根据国家批准的工艺生产,而且经2017年11月美国FDA再次现场检查发现了严重违反药品管理法规的行为,一次检查不合格,进行二次检查,据说为了发货,根据领导要求,严重违反规定,对图谱进行缩小积分面积计算,操纵产品合格出厂(可见美国FDA出具的483文件);

5.目前院里领导正在组织公关部门,就阿力哌唑、培美曲塞二钠等二个产品重大工艺改变,集中力量做重庆市药监局的工作,又请吃饭,又送红包,使其得到重庆市药监局的批准备案。据说,重庆市药监局安监处负责人已经答应办理。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复星医药尾盘杀跌

复星医药周一刚刚强势涨停,郭广昌也强调复星净负债率将控制在60%以下,这会儿利空一出,复星医药尾盘杀跌,中阴了。

据8月27日晚,复星医药发布2018年度半年报获知:营业收入实现118.5亿元 人民币(单位下同),较同期增长41.97%;净利润收入实现15.6亿,较同期减少7.61%。每股收益为0.63元,较同期减少10.0%。

复星医药近几年净利润增速保持两位数高速增长,今年上半年是自2014年中报之后首次出现净利润负增长。营收高速增长55.06%,净利润为何不升反降?

复星医药表示,利润下降主要系报告期内资产处置收益减少导致非经常性损益较上年同期减少人民币 6113.32 万元,以及经常性损益较上年同期减少人民币6745.57 万元所致,经常性损益的减少则是受创新研发和业务布局的投入上升,以及利息费用增加等因素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复星医药并未将研发投入全部费用化,对4.79亿元左右的研发投入进行了资本化处理,资本化率接近40%,为近五年来最高值,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研发投入对盈利的不利影响。

这些总比研发费不及销售费的五分之一的长生强不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