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三十年前你对女学生做的事,任继长校长你还记得吗?

非常感谢这位三十年前受害者的信任,她有勇气站出来,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她。跟她的交谈中,我能感受到,三十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有从那件事情的阴影里走出。见她时,几天里她只睡了几个小时,满脸疲惫。当她决心站出来诉说时,她受到了很恶劣的攻击,各种辱骂和污蔑,我一直试图安慰她,但她比我想象的坚强。我能做的有限,她也能做的有限,但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件事,让这个国家的孩子特别是女童,能得到足够的重视和保护,这是我们唯一的心愿,因为我们清楚,从法律上,我们无法惩治恶人,甚至还会被恶人反咬一口,但是我们不怕,因为有你们。

以下是受害者的正文:

我要讲诉的是30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事,杭州一位知名教育者猥亵性骚扰未成年女学生。

当事人任继长,事发当时是杭州二中初中部教导主任。任继长,浙江省特级教师,曾任杭州学军中学校长,现任杭州文澜中学校长,余杭高级中学总校长。

杭州二中是杭州市乃至浙江省升学率第一的名校,能够进入杭州二中读书,相当于半只脚已经踏入一本大学,父母和孩子都以能入读杭州二中而无比骄傲。

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我在杭州二中就读,事情发生的时候,我13岁,刚刚过完暑假升到初二,新学期刚刚开学没几天。我因为忘记了暑假期间班干部需要回校开会,被当时的初中部教导主任任继长叫到办公室去训话。那是一个多个老师一起公用的大办公室,任的办公桌位于靠窗的左手边(进门面对窗子的左手边),对面和右侧分别贴着摆放的是另外两个老师的办公桌,还有一张或两张办公桌靠近门口。

当时办公室里只有任继长一个人,他要求我把门带上(所以门是没有锁上的)。他坐在椅子上询问了我为什么没有回校开班干部会议、知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等等,我一直低着头回答。然后他要求我在未回校班干部表格上签名,我就低下头去签名。他乘我签名的时机,起身从背后抱住我,摸我的胸部,并且用嘴舔我的脖子后方。我当时脑袋嗡的一声之后就是一片空白,等我的神志反应过来了,我试图挣脱却被他大力拉回。他坐到椅子上,把我拉到他两腿之间,用两腿夹住我,一只手抱着我的腰,一只手抓我的胸部,并且不时掐乳头,我感觉到疼痛。他一边猥亵一边说着班干部应该以身作则这样不守记录是很恶劣的等等话语,言辞十分严厉。我心里极度恐惧,身体僵硬根本没办法动,唯一的身体感知是来自乳头的一下一下的疼痛,每一秒钟的时间都是那么的漫长。我那天穿了一件玫红色的雪纺短袖上衣,领口是娃娃领带绣花的,那时我已经开始发育,但是还没有到穿内衣的程度。最后有女老师敲门,我才被任继长放开,我跑着逃离办公室,门口那个抱着书本的女老师我没有注意是谁,但是那女老师穿着藕荷色的上衣,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颜色,之后,我一直把这个藕荷色当成是天使的颜色。

事后我处处避免与任接触,远远看到他都会绕开走,打死我也再不敢和任有单独相处的时间。我性情大变,原本活泼开朗的我一下子变得很沉默,不太和其它同学互动,有时候一整天也不会和其他同学说一句话,这个情况一直到升入高中才开始好转。我对男生变得特别防备,表现出来的就是我会对男生十分十分地凶。我高三的时候,任继长在校门口抓迟到的高三学生,我被他叫到办公室批评(门开着),我问任,你还记得我吗?任一脸茫然,显然已经不记得了。

任继长在二中任职期间,他的作风问题是人尽皆知的,任会在公开场合色咪咪地盯着女学生一直看一直看、强抱强摸女学生,摸手摸背并且一直摩擦都是家常便饭,而且任根本不避讳是公开场合也不避讳是否近距离有其他学生。很多女生都如同我一样,处处躲避着任。二中的其它老师和学校领导也应该都有知情,因为这些举动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后有听说曾经有女学生和女老师的举报,但是最终都不了了之息事宁人。

我的中学时期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时中小学生个个老师的命令绝对不敢违抗,受到老师的批评责骂连大气都不敢出。那个年代根本没有什么性教育,老师和家长都少有提及此方面的事,年幼的我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清楚的,只是知道这事一定是不好的,千万不能再发生了,而对于此事的定性认知和严重性认知一直到进入社会才慢慢地清晰起来,那也是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循序渐进地清晰起来的。所以当时这个事情不要说是去报警或举报,就连父母或者最要好的女同学都不敢告诉。90年代或之后出生的人可能很难理解,那时中国改革开放伊始一切都还在新旧更替之中,跟现在的社会文明进步无法相提并论。

从发生那一刻起我就把这件事深深埋起,但从未能摆脱,虽然30年中少有忆起,但是每次只要一想起都是那么地清晰。懂事一点后,我觉得男人都很恶心,如有男性善意纯真的对我表示好感,我常常是内心满是厌恶地把他们骂走。即便到后来有了相处的对象,我会经常突然情绪大变大发脾气。跟我相熟的朋友们,都评价我至今未婚是因为我的温柔从来不超过三分钟。我甚至到现在都有这样的想法,没有小孩挺好的,至少不用担惊受怕,因为如果有相同的事情发生我自己小孩的身上,我会完全崩溃。作为一个在中国传统教育制度下长大的女性,我至今都没有办法去评估这件事情对我的伤害有多深影响有多大。

离开杭州二中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有怨恨过学校,心里有埋怨过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不争的事实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可怜年幼的学生们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而为什么已经成年的老师们领导们会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有听闻任也对女老师下手,女老师们敢怒不敢言,也有女老师告发任后被强加一个你情我愿的帽子息事宁人。这个世界怎么了?升学率就是这么重要吗?重要过孩子的安全和名节?

地球上没有任何人知道此事,直到前几天。我当时看着ZWZJ的报道,我是气愤的,我气愤为什么作恶的人还可以如此厚颜无耻的嚣张,我气愤对受害者凶残的语言暴力攻击和威胁;我是感到愧疚的,当初没有能够勇敢的站出来,想到在这漫长的30年里,一定有很多初中女生、高中女生乃至女老师都受到了任继长的祸害,我很揪心;同时,最多的是担心,虽然我没有孩子,但我身边的同龄人的小孩差不多都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或者已经在上学了,我担心任现在还在危害着我这一代人的孩子们。由此,我站出来了。我从未想过去针对某个学校,二中、学军、文澜,都是最好的中学学府,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我只想曝光任继长,让大家警觉,从而能够更好的保护更多年幼的女学生们。

这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逞英雄的事,这是一件需要极大勇气的事,这是一件对我没有任何利益只会让我受伤乃至有生命危险的事;这是一件很令人悲伤的事,一件令人发指的事,也是一件令人深思的事。让我感动的是事情爆发后,杭州二中的校友们对我的支持,自发地组织起来,帮助我收集证人证言,鼓励我安慰我,告诉我不是一个人并且会把此事进行到底。

在此,我们呼吁那些在这30多年漫长的岁月里被任继长猥亵性骚扰过的未成年受害者、目击者和知情者,把事实写出来,释怀放下,对于你们讲诉的事实真相,只有在经过你们的同意后,才会以匿名的方式公开。

国内请发:[email protected]

海外请发:[email protected]

最后,呼吁大家能够更多的关注到未成年孩子的性骚扰问题,家长们能给孩子们多做这方面的教育多给警示,孩子们能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周围的人们也能及时制止和站出来保护,给我们国家的下一代创造一个安全的健康的成长空间。

 

2018年8月2日, 4:37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