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责难“娘炮”和污名“当权女人”,其实同属一种恐惧

三千年前的一个黎明,周武王姬发在镐京郊外的牧野,对他率领的多民族联合军发布了讨伐商纣王的最后决战动员令。

他列举了商纣王的三个罪状,其中第一条、也是莫名其妙地位于最基础位置的一条,就是“惟妇言是用”——对于周人来说,女人的话被男人重视,是很严重的逆天而行越俎代庖阴盛阳衰乾纲倒转……后果就是“牝鸡之晨,惟家之索”:女人干政,国之将亡;女人当家,家道中落。

tvb版封神榜

妲己在海报上的c位显示了她是“问题症结所在”

商人和周人不一样。商文化中妇女地位比较高。女人直接参与政治和祭祀的情况是不罕见。商末妇女也是十分活跃,祭祀、统军等重大活动一样不落下。这也许是母系文化残留,也许是泛神论的生殖崇拜使然。

而周这个有着把帝王的母亲当成浑浑噩噩生了神童都不知道的蠢女人的传统的族群(点击阅读原文,见我以前一篇文章《这一次,我们为女人封了神》),后稷家族父系祖先谱系为主的农业社会形态,当然把“听妇人言”看成比暴政更严重的罪行了。(实际上关于历史上商纣王是不是一个暴君,也有很多争论。)

《封神》一文的配图,肖美丽画的

社会似乎在进步,但妇女地位则未必跟着一起进步。从此,“牝鸡司晨”就成为了女人干政/当政的贬义代名词。牝鸡即是母鸡,司晨则是打鸣。这个污名背后的理论基础是,打鸣是公鸡的事情,你一只母鸡不好好在家生蛋,反而抢了公鸡的工作,那不是家不成家,国不将国吗?

汉代对女人当家作主的仇恨更上了一个新层次。他们把“牝鸡司晨”作为一种凶兆,纳入了易学系统:“牝鸡司晨,主作乱根”。有的汉代大臣在劝谏的时候,还认为有一种情况比牝鸡司晨更加恐怖,就是牝鸡雄变——母鸡本来抢了公鸡的工作,现在还从体型上慢慢变得壮实,如同公鸡一样“伟岸”,这这这这这怎么得了吓到老臣的小心脏了一定得取缔啊……

想起最近很多男人奋力出击对“娘炮现象”作出垂死挣扎式的鄙视,和长久以来那种“女人就应该有女人的样子”的规训,我会惊讶于三千多年来男权集团用尽了每一秒通过性别规范来让每个人都听听话话,最大限度维持一个老旧的、男强女弱的稳定结构。

从本质上说,对气质阴柔的男性的歧视,与对希望在公共领域发挥作用的女人的贬抑,都来自同一种恐惧,一种稳定的父权根基将要被破坏的恐惧。男不像男,女不像女,那口3000年的棺材也许正在被挖出来焚烧——从各种女性为主的自媒体平台对“男性气质”满满嘲讽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中,我能看到一些骚动。

话说回来,对于打鸣的母鸡,他们说其“雄变”、“大凶”;对于掌权的女人,他们当然用力贬斥。牝鸡司晨这个污名用得最广泛的,是在武则天身上。

 

武则天作为中国唯一一个女皇帝,被男人们怒骂母鸡抢了公鸡活儿的情况非常普遍。宋代史学家范祖禹在编写《唐鉴》的时候,因为对武则天“违背天理”感到非常愤怒,拒绝承认武则天的统治,于是把她从属于帝王的“本纪”中踢了出来,仅仅把她称为中宗的母后。

大周天授圣神皇帝武曌表示:

除了这些明晃晃的、因性别导致的骂名,那些暗搓搓的看似与性别无关的批评则更加有迷惑性。武则天靠着杀人滥刑和酷吏治理国家的故事让我们都有一个她是暴君的印象。另外,她“靠性生活养生、养男宠一夜榨干30人、还搞人兽交”之类的猎奇文章更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成为很多自媒体的黄色文章大传特传。这些评价堆在一起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残酷太变态了——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些行为拉出来套在任何一个男皇帝身上看看,可能都会觉得,eh~还好吧~皇帝都是那样的啦~不严苛一点怎么治国~

大家都说“这个和性别没有关系,我们只是以事论事”,但其实他们使用的分析方法本来就是性别歧视的。就像“女司机”常常被污名一样,一些人类共享的缺点往往会被首先安在破坏性别规则(比如做皇帝,比如开车)的女人头上。

后人对武则天的残暴最大吹特吹的,莫过于《焦骨牡丹》的传说了。相传武则天登基之后的某个冬天,她突然很神经病地下圣旨要求御花园满园百花齐放。这个圣旨吓坏了百花仙子,纷纷表示要开花否则怕被武则天报复。只有牡丹仙子说,武则天这个霸道的女人不仅管人间,还想管我们仙界?花开花落各有节令,岂容你逆天乱地!

于是,(和历代怒骂武则天牝鸡司晨破坏自然规律的男人想法出奇地一致的)牡丹仙子她就死不开花。武则天知道之后特别暴怒,要求武士们放火焚毁这些抗旨的牡丹,并且把她们贬到洛阳去。谁知洛阳人们超级欢迎牡丹,各种培育移栽,最后牡丹反而在洛阳怒放,过着幸福的生活。

 

这是一个典型女人斗女人的故事。用牡丹仙子的骨气和幸运,衬托武则天的神经质暴怒——看吧,连仙界姐妹斗看不惯你破坏自然规律。可是各种历史文献却表示这个传说是假的(这……还能是真的吗)。比如传说发生那一年,她已经迁都洛阳了;比如武则天其实极富感情,尤好牡丹,她主持培植了很多牡丹品种,还把一些珍稀品种移植到洛阳去。

 

从一个小小的传说我们可以看到希望掌权的女人们是怎样被以男权文化为大脑的文人墨客们传为面目狰狞狂暴愤怒蛮横不讲理的疯女人的。女娲被男族屠杀从此中国上古传说中的女神沦为配角;周人讨伐商纣王时用牝鸡司晨大作文章只为否定女性文化;恩格斯笔下的私有制家庭出现慢慢挤走母系公社形成父系氏族……男神杀掉女神,男权取代母系,整个社会还是在不停向前,经济发展、政治改进、文化昌盛,但女人的地位却未曾随着这些进步而提高,反而时不时出现一些让人呕吐的倒退。

不得不祭出使女的故事配图

 

无孔不入的文化习俗是我们需要非常警惕,并且需要我们时不时重新思考不停验证的。因为这些文化习俗、传说故事的根基,就是当权男人们像油污滲进毛孔般的洗脑宣传,女人浸泡在这些油腻腻的宣传话语中也许会渐渐相信并且用自己的肉身实践那一套按部就班的、“遵循天理的”生活方式和人生发展路径。

 

尽管我反对把女人比做母鸡这种粗暴的失当类比,但同时我又不得不对打鸣母鸡表达更高的敬意——女人要违背所谓的天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已经那么难了,何况是一只女鸡?我们从来都说女权不是为权力的权,而是权利的权,可是我们也要看到,当女人追逐权力的时候,她们被当成了怎样的不正常人类来看待,她们争权的诉求是如此地正常合理,却又遭遇了怎样的困境。

从开始有这个为女人的权力正名的想法开始,肖美丽和我用了整整三个月,设计了这一款“牝鸡司晨”中式外套。南方的秋天(是没有的)将至,我愿意身披一只司晨牝鸡,从那种按部就班性别规范中越走越偏,偏到没有人再敢把乐意当家掌权的女人污名成一个祸害。

好了我要卖广告了。这款重工刺绣中式外套上牝鸡的丰羽,是肖美丽快要瞎掉地一根一根画出来的。金银线刺绣,祥云下百花中,这只打鸣母鸡比凤凰还要漂亮。

前襟是中式褙子设计,秋天和空调房里都非常舒服。

这件外套我们是不惜成本做的,因为要表达女人的大气和女皇的稳重,一般的面料倒是怎样也缺一分凌厉。所以我们挑选了这种布料,里外两层,外层透气垂坠,里层细腻亲肤。

购买链接(复制文字到淘宝打开)

【牝鸡司晨-原创自制-独品商店-改良中式古典外套,颇具文艺风的改良夹克衫外套,采用纯棉面料,上身亲肤舒适】,http://m.tb.cn/h.3U0q2mC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q73pbWk0bMb€后咑閞淘♂寳♀[来自超级会员的分享]

谢谢你打赏给我买热巧克力喝

 

相关阅读:

2018年9月3日, 12:15 下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