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题目为编者所加

2014年6月10日,在央视《艺术人生》栏目组实习的弦子被主持人朱军在化妆间猥亵,因为阎维文等人进入化妆间,朱军停止猥亵,在5分钟的过程里弦子表示了拒绝。

2014年6月10日,弦子与同学、亲属沟通询问应该怎样处理,得到的回复是不要声张。

2014年6月11日,弦子与Z老师沟通,Z老师建议弦子报警,在Z老师、Z老师的朋友(身份为律师)和同学的陪同下,弦子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羊坊店派出所报警。警方对弦子和Z老师分别作了笔录,在完成1个小时的笔录后,警方前往央视,在出事的化妆间进行现场调查并调取了监控视频,稍晚,警方在弦子的贴身衣物上进行DNA提取,并向弦子等人播放了监控视频。在视频回放过程中,警方指着弦子擦嘴的画面说,“这个视频可以作为你被朱军强迫的证据”。

2014年6月X日,羊坊店派出所的值班警官告诉弦子,现在由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负责处理此案。当天晚些时候,两名警官告诉弦子,“朱军是正能量,要考虑这件事的影响”。(具体日期记不清楚了)

2014年6月X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在没有告知弦子的情况下来到位于武汉的弦子父母家中,向其父母施压,并要求弦子父母写下保证书,承诺不再提及弦子曾经被朱军猥亵一事。(具体日期记不清楚了)

2018年7月26日早5:17,弦子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第一篇锤子便签长文,讲述了四年前的事情经过和过往四年的反思,她的朋友在朋友圈看到长文后发表在自己的朋友圈,这个朋友同时也是麦烧同学的朋友。

2018年7月26日早6:42,麦烧同学在微博上发表了从朋友的朋友圈看到的弦子的长文,并注明:朋友的朋友曝了央视主持人@99。

2018年7月26日8:50,麦烧同学在微博上发表的弦子的长文被屏蔽。

2018年7月26日22:46,弦子的同学阿桑发布长文,讲述了事发当天弦子向他求助,以及在央视《艺术人生》栏目组工作的M老师向他和弦子施压的经历。

2018年7月27日15:22,财新网发布了报道《女实习生指控主持人性骚扰》,在这篇当天被转发11000次的报道中,记者采访了弦子、Z老师、曾陪同弦子报案的Z老师的律师朋友、阿桑、羊坊店派出所和朱军,其中,羊坊店派出所和朱军拒绝作出回应。这篇报道是国内媒体关于此事的第一篇较为全面的报道。当天还有其他媒体做了采访,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均未能发表。在发布5小时后,财新网的报道被删除。

2018年7月28日凌晨,清华大学副教授、公共知识分子刘瑜发表《关于me too》一文,她认为诸多性骚扰案例诉诸网络有大字报之嫌,她建议将寻求司法途径以解决问题作为首选。当天,这篇文章引起了公众知识分子的热议。

2018年7月30日,在律师的陪同下,于下午两点半到达羊坊店派出所,索取四年前的调查结果,被告知案件已由北京海淀分局负责。弦子和律师在羊坊店派出所等到晚上7点,北京海淀分局的一位警官来到派出所,让弦子就当年猥亵事件与锤子便签传播过程重新做了笔录并签字。羊坊店派出所承诺第二天会通知弦子并给她四年前的立案回执,但弦子至今未接到派出所电话。

2018年8月14日晚,麦烧同学被施压,“如果不删掉和朱军有关的微博就要退掉目前所租的房子”。这一问题在第二天媒体报道后得到解决。

2018年8月15日中午,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律师声明,针对7月以来网上流传的“朱军性骚扰(猥亵)实习生”的信息为不实信息,并强调该所对此进行了长达20天的调查、取证。该所已经代理此案,并于8月15日将本事件的新浪微博原发者和转发用户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2018年8月15日晚,《新京报》发布《朱军发声后,爆料人和当事人希望对簿公堂丨独家》报道,这篇发表在公众号的文章于第二天被删除。

2018年8月16日,麦烧同学发布微博寻求更多的被朱军性骚扰的受害者站出来与她和弦子取得联系,并将该微博置顶。

2018年8月16日晚,弦子发布微博回应朱军的律师声明,称“麦烧同学不是造谣,所有传播那篇文章的朋友也不是造谣,因为那是真相,是我的真实经历,我万分期待朱军的律师函能给我一个契机,让真相能够被证明是真相”。当晚,《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发布《专访朱军“”爆料人:若上法庭,不会退缩》,该篇报道至今未被删除。

2018年8月17日,弦子发布《关于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律师声明”的声明》,称“希望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能够严肃认真对待事实和法律,而非继续破坏法律和’律师声明’的严肃性。如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继续传播“朱军性骚扰(猥亵)实习生(我本人)为不实信息”的谣言,本人将依法对星权律师事务所及相关代理律师进行追责”。

2018年8月18日,弦子的微博被限制转发,只能发布微博,其他人不能转发其微博内容。

2018年8月20日,媒体发布报道《性骚扰当事人视频自述:朱军给我看手相,手伸进裙底未遂后强吻》,面对镜头,讲述了四年前发生的事情,并希望更多受害人能够站出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2018年8月22日,《人物》杂志发布了对弦子的报道:《举报性骚扰之后》,这篇以自述为切入的报道在微博上已被转发12000多次。

2018年8月23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对北京龙泉寺学诚性侵等问题的核实结果,7天后,学诚被免去北京龙泉寺住持(方丈)职务。

2018年8月22日至23日晚,弦子不断接到异地恐吓电话,电话中以弦子母亲的安全来威胁;23日晚,恐吓电话和录音在微博上得到披露。

2018年8月24日下午,在等待9天仍未收到朱军起诉书副本的前提下,麦烧同学在微博发布《针对“朱军律师声明”的回应》,呼吁朱军的律师和其律师取得联系,以便尽快推进司法进程。她在回应中表示,“这一案件不仅关乎我本人和受害人的自身利益,也将作为一个标尺来判断中国司法是否能够保障女性的合法权益”。

2018年8月27日,麦烧同学和律师前往公证处,对证据进行了公证。当天,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宣布,针对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的性骚扰问题,民典法将对性骚扰作出规定。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行动或者利用从属关系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用人单位应当在工作场所采取合理的预防、投诉、处置等措施,预防和制止性骚扰行为。

2018年8月28日,麦烧同学发布微博称,“新浪把我微博上已被屏蔽的关于朱军的微博都解禁了”,她认为可能事情出现了变化。

2018年8月29日,更多消息称,朱军性骚扰(猥亵)女实习生一事可能受到了内部处理,弦子和麦烧同学表示,“我们想要的是法律上的交代和进步,同时要求央视作为工作场所的负责人公开调查结果”。

2018年9月3日,由朱军主持的《中国民歌大会》节目(重播)出现在央视三套,并将连续播出8天。当天,麦烧同学和弦子对此发布微博表示不满。该条微博被转发10000次。

2018年9月4日,央视三套停播了原计划播出的《中国民歌大会》节目,在未来一周的节目预告中,该节目消失。

2018年9月5日,弦子的微博可以转发。

相关阅读:

【网络民议】我军哥各方面打点好,又能硬起来了

【网络民议】微博曝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实习生

【真理部】朱军有关信息

一五一十 | 朱军不小心泄露了“国家机密”

雄韬文传 | 朱军ME TOO当事人露面:我希望再没有人受到伤害

立此存照】努力保护国民小军军

 

2018-07-26-3-1-e1532603964794.jpg

中国数字空间 |  me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