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寻月小组”微信公号已被屏蔽,相关微博和转发也遭到删除。下文内容来自 @昂起头head 被删长微博图片,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转为文字。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专题:北大岳昕

微博用户 @昂起头head 被删微博截图;该账号目前已被清空

我们不清楚这篇文章能存活多久,为了让更多人看到,请您阅读后尽快帮助扩散,感激不尽!

北京大学的师生、校友:

你们好!我们是寻月小组的成员,是生活在燕园的普通同学。期中季本是复习备考的时候,可是顾和岳两位失踪女生的安危始终牵挂着我们的心,不少同学更是夙夜难安。怀着极为沉重的心情,我们写下这段文字,以此向大家说明两位女同学的遭遇和寻月小组的情况。

为什么叫寻月小组?顾名思义,两位主人公的名字中带“yue”字。

顾佳yue(编者注:),北京101中学毕业,2011年至2016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

Yue昕(编者注:),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毕业,2014年至2018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东南亚系。

因为一直以来对底层的关心,她们在今年暑假得知南方某工厂工人维权的消息后,身体力行支持工人维护合法权益。不曾想,关心底层的热心让她们横遭失踪厄运,迄今已逾两月。

8月24日清晨,熟睡的人们还沉浸在梦中,两名女生分別在各自的住处被警方拖走,其中顾学姐的房门甚至是被跨省抓捕的广州警方悄无声息地卸掉的。两个月之后,当网上先后出现寻找北大女孩岳Xin和顾佳Yue的寻人启事时,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才明白——时至今日两人竟然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与其说二人是被抓了,倒不如说是被广东警方强迫失踪”了,这显然已经超出法治社会的底线。

在整个过程中,二人所经历的遭遇至少存在以下不合理合法之处:

1、程序严重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未经合法程序,任何机关和个人都禁止非法拘禁或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假如在支持底层工人维权时因触犯法律需要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刑事拘留、逮捕、监视居住)时,那么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理应通知家属并告知其所在地、触犯的法条及涉嫌罪名。但是当我们询问家属的情况后,其家人表示并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和通知,同样不知道女儿下落及面临的处境,身心倍受煎熬;

2、实体严重违法。两人被带走的原因至今没有定论、无凭无据,目前不少网友推测是与支持南南方工人维权行动相关,但是即便如此,支持工人维权行动本身不构成犯罪,二人在此期间也未有其他任何触犯刑法的行为;

3、网络严格禁言。两位女同学的相关消息每每公布到网上后,无论是微博、微信,还是豆瓣、未名BBS,都很快遭到删除处理,哪怕这些消息仅仅是有关于她们大学期间为同学、为校內弱势群体的点滴付出。不仅她们的人身失踪了,而且名字也成为敏感词

暂且先不争论事件的始作俑者,单就这三条不合理之处而言,每一条都在告诉我们两位学姐绝不应该遭到这样的待遇,每一条都在诉说着当今社会不曾被揭开的某些不公。

以上信息,寻月小组的每个成员皆可实名保证其绝对真实性。

10月28日,北大2018届毕业生张圣ye(编者注:),发起“寻悦行动”,希望争取更多同学的关注与支持,要求广州增城警方对顾学姐的遭遇予以回应——倘若顾学姐涉嫌违法犯罪,那么广州警方理应给出其所违反的法律条文;倘若没有,自然应当恢复其人身自由。

事实上,从10月19日北大2015级本科生展Zhen振(编者注:展振振)发起“寻找北大女孩岳昕”的活动至今,来自全国各地每天都有支持者致信或致电广东公检法机关,要求妥善处理此事,依法依规解决两位学姐的“问题”,而非其他。结果呢?迟迟得不到正视与回应。

我们真的很着急,假如犯罪分子绑架了我们,我们可以去找警察,但是当地方警察知法犯法、非法拘禁公民,检察院和政法委不作为时,我们应该找准帮忙呢?

坦白地说,在这样的情形下,放弃寻找她们的念头曾无数次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尤其是当身边同学反复劝说即便是法治社会也不代表所有真相都能被澄清的,何况学生支持工人维权直接触及地方利益,要彻底解决问题更是难上加难。

可是,如果说我们现在的压力大,难道当初岳学姐为了推动校园反性骚扰机制的建立而遭到的约谈压力就小了吗?我们甚至不敢想象,今天她们二人又正在怎样的地方,默默忍受着多大的孤独与无助。

在线上难以发声的情况下,我们想到了两名学姐永远的母校,想到了千千万万的北大同学、校友,于是在10月31日和11月1日,我们在农园食堂一层和学五食堂二层,采取发传单的方式以呼吁同学们的关注,争取更多人的支持。除此之外,我们真的别无他法。

饶是如此,在我们现场多次陈述原委后,校内相关部门对我们仍旧对抗心理突出,由此引发的大大小小的冲突实在偏离了我们的初衷,在客观上也打扰了同学的用餐环境。在此向这些同学致以歉意,但这些外在的干扰不影响对行动内容本身的关注。

两位学姐离我们并不远。

岳学姐是今年才刚刚毕业的,或许离我们更近一些。2014年北京市高考作文满分获得者、人大附中毕业生、到乡村支教普及反性骚扰知识的公益人士、看到北京缺少成分血的新闻后和积极号召同学献血的奉献者、2018年北大校园反性骚扰机制的推动者,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很多北大人的影子,看到了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精神。

顾学姐比岳学姐早两年毕业。作为高考成绩在北京市排名前二十的学生,社会责任感驱使她选择就读于北大医学部八年制临床医学,作为北大十佳社团阳光爱心诊所的骨干,在整个大学期间做了很多志愿活动,诸如医学讲座、工友义诊、工学晚会等。前不久听闻顾学姐的消息后,农园一层的一位师傅主动拉着我们询问她的境遇。

在燕园,她们说过很多话,写过不少文章,做过好些事。不只是我们,我们相信她们的同学、好友、老师同样能够证明她们的为人。

因此,我们成立了寻月小组,旨在号召更多同学关注顾和岳两名学姐的遭遇,汇聚所有坚持正义的人士,共同商讨、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以实际行动帮助两名学姐重获自由。

要达成这样的目标,自然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我们需要向大家澄清事实,避免流言四起从而对事件走向造成严重干扰;我们需要与校方积极沟通,减少不必要的冲突,尽可能保障校园环境和谐安宁;我们需要凝聚关注者的建议和想法,向有关部门提出有针对性的倡议。

我们迫切地期待两位学姐能够重获自由,能早一天便早一天。当然,我们很清楚面对的是什么,所以即便我们不能很快达成目标,也已做好相应准备,今后将持续用行动支持我们两名可爱善良的学姐,不会放弃对正义和良知的坚守。

前路漫漫,目前我们的力量很有限,我们在很多方面也需要帮助,因此期待更多北大的师生、校友、社会正义人士,特别是两名学姐的老师、同学和朋友加入寻月小组,有一分力便出一分力,有一束光便发一束光,为了她们的自由,也为了照亮社会的公平正义之路。

微博:@寻月小组2018
邮箱:[email protected]

北京大学寻月小组 2018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