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 | 不请自来的客人 中共「结对认亲」入侵维吾尔家庭

不请自来的客人 中共「结对认亲」入侵维吾尔家庭
联合报 记者梁采蘩╱即时报导 2018年11月30日 09:37

流亡土耳其的维吾尔人阿比利兹(Ablikim Abliz)提供给《美联社》的照片,显示他叔叔一家人与一位不知名的汉人合照。阿比利兹表示,这名汉人男子是中国当局「结对认亲」计画的一员,被派来监视他叔叔一家。美联社

《美联社》报导,据中共官媒指出,截至今年9月底,已有110万名共党干部「寄宿」少数民族的住家,进行所谓的「结对认亲」,即让一名共党干部成为一个维族家庭的「亲戚」,借交流之名行监控之实。

《美联社》指出,事件发生在中国新疆,当地居民多为穆斯林、是讲突厥语的维吾尔人,长期以来都有报导指出,他们在汉族的统治下受到歧视。

《美联社》独家报导,虽然中国当局将「结对认亲」描述成一项情感与文化交流计划,但流亡土耳其的维吾尔人表示,他们的亲人认为,这场运动是对维族仅存的安全之处发动的冷酷入侵。他们认为该计画目的在强迫维吾尔人过着跟汉族一样的生活,进行同化运动。

受访维人伊德瑞斯(Halmurat Idris)表示,他一看到大姊在社群媒体上发布的一张照片,就知道事态严重。照片中,39岁的姊姊与一位伊德瑞斯不认得的年长女性站一起,两人看起来皮笑肉不笑。

伊德瑞斯当下就知道,这位老太太是间谍,中国政府派她来渗透进姊姊的家庭。

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统治下,维吾尔人的家园正受到铺天盖地的监视,无论是街角的武装检查哨,或具备人脸辨识功能的闭路监视器,都在不间断地检查过路人。

现在,维吾尔人表示,他们连在自家都得活在「老大哥」的监视下。英国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民族学家芬利(Joanne Smith Finley)将这套系统,与前东德国家安全部(又称史塔西Stasi)的监视计画相提并论。

住在伊斯坦堡的维吾尔人向《美联社》分享,他们的新疆亲戚被迫接待共党干部的遭遇。他们说,挚爱的亲人连在自家中都如坐针毡,生怕任何一点出错都可能导致被关进拘留所或更糟的下场。对伊德瑞斯来说,看到他妹妹与那位老太太,以及她们脸上虚假的微笑,让他感到作恶。

「我想吐」,这位49岁的石油工程师厌恶的摇头。

近年来,穆斯林少数民族和汉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爆发,引起维吾尔分离主义者的暴力袭击,也导致中共当局广泛定义「极端主义」,展开严厉打击。根据专家与人权团体估计,有1百万穆斯林被置于拘留营。

流亡的维吾尔人表示,他们亲戚被迫接待共党干部进入自家时,心里想的尽是被送入拘留中心的可怕景象;被关进去过的人说,那里是政治再教育营。

23岁来自乌鲁木齐的维人尤努斯(Abduzahir Yunus)就表示,仅是祷告或持有可兰经「就可能祸及全家。」现居伊斯坦堡的尤努斯说,他父亲以前常感叹,一星期要被居民委员会的主管拜访3到4次,对方是个中年汉族男子。

去年12月,新疆当局策划了「结亲周」活动,让逾1百万的党员干部进入少数民族家庭。后来证实,「结亲周」是为了这项家庭寄宿计画所做的暖身。新疆统一战线工作部今年2月表示,政府人员应每两个月住进指派家庭一次,每次寄宿5天。

今年初,维人阿比利兹(Ablikim Abliz)端详了一张他叔叔全家福的照片,里头有一位不知名的汉人抱着孩子坐在一起。他叔叔把照片发布在微信页面上,并注有「汉族兄弟」的标记。

58岁的阿比利兹表示,他留在中国的亲戚全家都被送进拘留营,所以他看到叔叔的照片时,当下反应是松一口气。因为如果当局指派了一位「汉族家人」给叔叔,就代表叔叔已经安全了。

但这种安心是短暂的。阿比利兹一位友人今年夏天本想去探望这位叔叔,但他告诉阿比利兹,叔叔家的前门被封住了,上头还有警方封条。从那时起,阿比利兹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家人的消息。

相关阅读

2018年12月9日, 6:51 上午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