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 | 请用管我读金庸的劲头来管疫苗

疫苗的事又发生了

无fk说,只有再推一下旧文

希望这篇小破文以后不会再有用

文/

2016年3月

疫苗的事儿刷屏了一天,也撕了一天。从“疫苗之殇”起,一直吵成“我是你爸爸”,我觉得手机都变沉了,装满了大家的口水,晃一晃都带响。

我只在这个小文章里讲点心里话。

小时候看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有一个挺大的困惑,是关于那个法海和尚的——他的降妖除魔,只管许仙的老婆,不大管别的妖怪。他总是很认真地管许仙和谁睡觉,却不大管金钹法王点火放炮。

故事大家都很熟悉,法海对于许仙谈恋爱的事,特别上心。当然了,我不是说他不该管,慈悲为怀嘛,他见不得许仙误入歧途,也很可以理解。而且他也管得很有效,对许仙引导、劝告、循循善诱,必要的时候也使用手段。

何况这也算是法海的职责,白素贞毕竟是妖。法海也是在做份内之事。

可让年幼的我一直很疑惑的是,法海碰到那些更坏、更歹毒的妖怪,比如金钹法王的时候,怎么就不太管,或者管出很多漏洞,好像不关他的事一样?

要说危害,金钹法王是凤凰山妖怪集团的首脑,危害大得多。和白素贞相比,应该说更远远关系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白素贞某种意义上是群众喜闻乐见的,而金钹法王是群众深恶痛绝的,十个白蛇也不如一个金钹法王害人。

这个疑惑,一直困扰了我好久。

后来我写专栏。众所周知我的主业是读金庸,每天的工作就是写小文章解读武侠小说,顺便也解读一些唐诗。这些文章不时被管理、被隐藏。这个应当理解,我们都得依法接受管理,不能像许仙那样在金山寺大吵大闹。我的态度是充分理解、积极配合的,大家都是为了传播正能量嘛。

事实上,对我读金庸的管理和服务,是很细致很到位的,文章的甄别、处置工作都做得很细,不管早晚、节假日都有管理服务人员在岗,有时候一两年前的文章也会被翻出来隐藏了。这个是很好的工作作风。

由此我想,在一些更大的事情上,能不能也拿出这种劲头来管好?比如最近疫苗的事,牵涉那么多省份,它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效果。我们还必须自己科普,把自己弄成专家,才能搞清楚接种后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

这一方面固然反映出我们打击的力度加大了,见了成果,反映出信息披露上的进步,但另一方面也看出监管还有漏洞、还有不足,还有没管好的地方。

一个读金庸的小专栏,相比于孩子的疫苗,孰轻孰重不难分辨。读金庸应该说没什么危害的,金庸老先生都九十二岁了,就好像赵敏心里想的:张三丰都一百多岁了,我们打不打他也没什么分别。至于我这个专栏,更是可谓渺小,没有多大产值,养活我自己绰绰有余,但也仅此而已。可疫苗却是关系下一代的健康,关系很多个家庭的幸福。

我的专栏写不写,不会有孩子因此有什么健康问题,不会有家长伤心难过,能有一两个女读者为我难过一下,我就很满足了;可疫苗有一点点问题,后果就严重了。

所以,希望管理疫苗的时候,也能这样仔细甄别,查无遗漏;希望也能总有人在岗;希望也能充分掌握信息,追溯源头。请用管理读金庸的劲头来管疫苗吧。

文章写于2016年,金庸老爷子还没去世

2019年1月12日, 6:27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