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马狮子座 | 艺术宋庄,冻毙于2019之冬

小河弯弯向南流,宋庄南边是通州。

2019冬,宋庄身侧的温榆河潮白河,冰冻三尺彻骨寒。宋庄南边八公里外的通州城,大红灯笼高高挂。

冰火两重天。

1月11日,北京市级行政中心正式迁入城市副中心,通州。

1月25日,宋庄艺术区牌楼伫立十几个春秋后,被拆。

1月26日,宋庄多位艺术家的房门,被敲响。

1月28日,首届宋庄年度艺术盛典,被叫停。

宋庄官方给出的理由,是”为了稳定大局”。叫停的时间,恰好在29日活动新闻发会布举办的前一天。

一个由新浪当代与中国宋庄艺术论坛联合发起的、尝试构建宋庄“开放、包容、理解、呵护”观念价值体系的艺术活动,这次得到了理解,却并未得到包容与呵护,就此夭折!

。。。

培育一个艺术宋庄,需要无数个寒暑;

冻毙一个艺术宋庄,只需要一个最冷的冬天。

1994年,方力钧、岳敏君、刘炜等数位实力派画家,逃离了喧嚣而逼仄的圆明园村,迁徙到帝都边缘的另一个小村。在宋庄,他们在河岸打鱼、烧烤,他们在农家小院里作画、晒太阳。。。

2000年,宋庄小堡村依然没有路灯,依然只有一家饭庄,但已有近百名画家在此驻扎聚集。“黎明前的地平线上的曙光已慢慢升起,照耀在我们的精神之路上。一种新的生存形式已在华夏大地上的古老而残败的园林上确立。。。”

曾经用来形容圆明园艺术村的词句,同样适用于此时的宋庄。

2005年,是“中国宋庄”之元年。

这一年的10月22日,第一届宋庄艺术节开幕。在小堡村2000米长的街道上,露天展出300多位宋庄艺术家的作品。活动历时三天,到场观众10万之众,许多画家的作品被藏家打包买走。

宋庄火起。五湖四海心怀梦的艺术青年接踵而至,中国规模最大、世界范围知名的艺术聚集区就此形成。

2008年,深受金融危机的波及,外向型市场的中国当代艺术走向没落,宋庄的主角也让位于传统艺术。

2012年,国家画院的大旗插在宋庄,民间宋庄的原生态迎来第一波“入侵”。

与此同时,帝都城市的大饼越摊越大,宋庄如同大饼上的一粒葱花,在淹没中点缀,在点缀中淹没。。。

2017年3月29日,画家沈敬东在朋友圈发出紧急求援:“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要强行拆我宋庄的房子,看到信息的朋友速来声援,拜托了!”

。。。

从宋庄艺术家的房子被拆

到宋庄标志性的艺术区牌楼被拆

再到宋庄民间发起的艺术活动被拆

现在的宋庄

已失去原有的生机

悟空戴上了紧箍咒

就不再是齐天大圣

艺术戴上了紧箍咒

就不再有诗和远方

艺术之宋庄,终于在2019年的冬天熄灭了内心的火,冻毙!

 

相关阅读:

2019年1月29日, 8:21 下午
编辑:
分类: 焦点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