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诗琪:民女跪谢鄂州市公安局为家父赐名“范剑”

作者:图图是我的涂涂

拘留通知书上的看守所,律师会见时查无此人,后发现父亲被警方化名“范剑”羁押在通山县看守所

民女已经为恶州市公安局某些人整理出洋洋洒洒十万字手稿,拜其所赐灵感,准备取名《范剑是怎么样炼成的》。民女保证所写之言,包括标点符号都是事实,每篇均以铁的事实证据说话。此为序言开篇,日后一定勤奋更新,绝不太监,除非我死,但是本人保证不会自杀!

树新风与吹牛逼

我叫涂诗琪,是一名普通的女孩,来自湖北省鄂州市葛店开发区,这里正经历一场运动,对于我而言这是一场噩梦。这就是扫黑除恶运动,于国人而言,对此举无不拍手称快,当然也包括我涂诗琪。但是,通常情况下,高层树新风,底层翻译成Tree new bee(吹牛逼)。身为底层的黎民百姓,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运动就像一场洪灾,洪水涌来,势必泥沙俱下。

然而,浑水之中,利于摸鱼。有人借此平台,长袖善舞;有人与公权力勾兑,多钱善贾!

通过我笔下记录的十万字纪实,希望让国人知道有一座城市,叫“恶州”;这里有一个开发区,叫“割店”。

顾名思义,你也许可能会联想到这里的韭菜有多苦,虽然此处未至于寸草不生,但是有人借着一场运动,稂莠不分,割绝人毛……以扫黑除恶之机,行杀良冒功之实。

富豪榜与杀猪榜

家父名叫涂志巍,在鄂州市葛店开发区一名叫徐作凯的老板手下打工,至今已有十余年。徐作凯是葛店开发区较有名气的地产商,家资殷实,其人于2017年5月初从国外探亲归来时,被鄂州市民警带走,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失踪大半年。随后,我的父亲涂志巍步其后尘。

在苦苦寻找父亲的下落无果之后,我才知道割店之内,某人正在沐浴着扫黑除恶的春风,肆意妄为!而富豪榜向来被公认是杀猪榜,皆是以肥致祸,只是没想到在割店地区被诠释得如此淋漓尽致,生动形象。

走在喧闹的恶州街头,我听到硕鼠在欢呼歌唱!给人一种错觉,总认为恶州是孟子的故乡,因为孟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恶州有人办大案如烹小鲜,咸淡全凭手抖,真假可以私人订制。具体事实,此文按下不表,后面详述,相信定会震惊全国!

涂志巍与范剑

自2018年4月21日父亲被恶州市民警带走后,警方留给我母亲一份拘留通知书,上面赫然写着“现羁押在鄂州市第一看守所”,然而我方委托的律师被该看守所告知查无此人。在父亲被失踪的日子里,我和母亲整日争分夺秒,四处打听父亲的下落。

每一天,我都害怕天黑,可是夜总是叫人无奈。我乞求每天的太阳不要离开,可是她总是坚持明天再来。

在寻人半年之间,几乎耗尽父母毕生奋斗得来的小康之家积蓄,我们母女提心吊胆痛苦不堪,多位律师对我们母女心生怜悯,表示十分无奈。

看着这支离破碎的家,想起父母诉说的旧事:

在我小时候这个家很穷,除了风雨乐意光临之外,就连耗子进去,都是哭着出来的。然而这让我想起鸡窝,那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简陋的家,可是它却孕育出这个星球上敢于碰石头的鸡蛋。我深知,一个石头在一万个鸡蛋跟前,都不存在寡不敌众。可是,作为一名94年的女孩,窃以为所有的身躯,均有血肉的脆弱属性,但是一旦加注了反抗的精神,那……便是钢铁的长城!!!

世间有一个永恒的定律: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为了父亲洗清冤屈,我敢于挑战全世界!

被无情的警方违法剥夺父亲律师会见权利期间,我决定自学法律,坚持笔记。

在不久后的一天,我接到某位好心律师的电话:“你父亲涂志巍找到啦!还活着呐!”

我喜极而泣,律师在电话中简单述说了父亲被失踪的原因:

涂志巍其实一直被秘密羁押在湖北省通山县看守所,在羁押期间,其被化名“范剑”!

苍天呐,大地呐!这是哪个有才的警察,赐予我父亲这么可爱的尊姓大名?!家父得此美名,本人全家得感谢您八辈祖宗啊!

在此,我欠各位读者几张尊贵的图片,法律有规定,律师暂时不能向家属出示卷宗。待到家父被黑打开庭之日,案卷得以解禁之时,本人定有更大惊喜敬郷诸位,让诸位看看什么叫“从前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

办案与作案

就在这个清明节,我笑着给自己烧纸,我要成为某些人梦中的厉鬼。我深知导弹威慑力最强时刻是它在导弹架上的时候。所以,我以后每天都会质问纪委的同志,我透露的谜语,他们何时揭开谜底,我要让这些人惶恐不安,日夜煎熬!因为女人心是海底针,某些人不知道我哪天心情不好,一不小心手贱按下那些导弹的按钮。

多行不义必自毙!夜路走得多,难免不遇鬼!

在此开篇之文,我问问某些人几个问题:

我只想知道,某人勒索的八十万软妹币,是否向他的兄弟们分享?不承认也无妨,因为事实总能战胜雄辩,任凭某人巧舌如簧,奈何我手里录音也疯狂……

我还想知道,据官方报道熊某才被罚没的两个亿家产,当下又有几块躺在国库?有些人的偷梁换柱之术真是炉火纯青,纪委查查这里有什么勾当!

徐作凯被非法剥夺律师会见权利的时候,律师提出徐作凯不符合三类不予会见人员范畴,有人立即告知律师明天来给你出具一份“涉嫌重大贿赂”的刑拘通知书,这是否是私人订制?

是谁进入看所守强迫徐作凯将名下土地股权转让给吴某某,公安是否沦落成某些真正黑恶势力的保安?

……

无数次,我脑海中浮现出警察叔叔们汗水湿透衣背,临时翻遍刑法,为涂志巍,徐作凯削足适履附会各种罪名的可爱画面。我不敢不由衷地说一句:同志们辛苦了!

我要大声质问:某些人你们到底是在办案还是作案?你们将案件故意指定到恶州市下面区一级法院审理,企图将此案终审权力封锁在恶州市,到底在害怕什么?所谓的用心良苦,于斯为最。

也许,徐作凯本就不该恋这恶州城,我痛恨他的回国。古语云:君不正,臣投外国;官不义,民走他乡。

在恶州这片土地上,百姓是否还能说话?我深深知道,当法治闭上双眸,黎民百姓无论如何睁大着双眼,永远说的是瞎话。何况,科学在进步,维稳病发明出一种新疗法,叫封口,包治百病,因为无法呻吟的痛,对于医生而言——叫治愈。

人民,赐予你权力的缰绳,你却信马践踏公平与法治。请你不要忘记,王立军在里面正向你微笑招手!​​​

图图是我的涂涂
关注341粉丝579

简介: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相关阅读:

2019年4月8日, 6:13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